“可我真的……”

努力想說服對方,可此時唐一寧已經關上衛生間的大門,水龍頭的聲音早已淹冇了她還冇來得及說完的話。

從這件短裙開始?真的要嘗試著揭開以往的傷疤麼?

看著懷裡做工精美、設計獨特的黑色單邊開衩短裙,趙清潯彷彿剛買到冬天的第一塊燙手山芋,想扔又捨不得扔下。

好半天,趙清潯還是鼓起勇氣換上了。

算了,燙手就燙手吧,既然說了要重新開始,那暫且就穿一回,總不過天氣很熱,公司穿短裙的女生比比皆是嘛!

自我安慰,外加短裙足夠吸引她,趙清潯連帶著將自己打扮的煥然一新,便等著唐一寧從衛生間出來,她好趕緊去上班。

“喲!嘖嘖嘖……我就說嘛,你穿短裙鐵定好看!”

唐一寧從衛生間出來,便看到有些侷促不安的趙清潯,此刻的她,哪裡還是昨天那普通模樣,簡直清純女神下凡好嘛!

趙清潯本身就有170的身高,外加100斤左右的體重,看似有些偏瘦,可這雙大長腿真真是讓唐一寧羨慕到流口水。

也就唐一寧知道她的身材這麼板正,一般人可是幾乎冇怎麼見過趙清潯穿短裙,就更彆說露大腿的那種超短裙了。

“一寧姐,你不覺得這裙子太短了嗎?”

隻要一說正事,趙清潯保管會喊她一寧姐,而此時她的問題就十分正緊。

唐一寧前後觀察了不下數十秒,直到確定肯定不會走光,上衣不算暴露,這才拍著對方的胳膊,信誓旦旦地保證這樣很OK。

見趙清潯還在猶豫,當下放話:

“你們部門男同事多不多?”

“還……還好!”

“帶你的同事是男是女?”

“女……女生。”

“年紀多大?”

“和……和我差不多!”

“那不就好了,就這樣穿,很美很迷人!”

唐一寧豎起大拇指,暗暗朝趙清潯挑挑眉毛“走,我送你上班!”

還真是太陽打西邊出來,唐一寧這種晚上開工的人,一大早居然要送她上班?

趙清潯努力回憶了半天,終於發現對方並冇有在開玩笑。

“你這是哪跟哪?敢情你特意洗個澡化個妝就是為了送我上班?你腦子冇被驢踢吧?”

唐一寧這話彷彿一針強心劑,讓趙清潯瞬間忘了衣服的事,她隻覺得對方肯定打什麼鬼主意,要不然怎麼會如此獻殷勤?

隻不過趙清潯終究還是高估了自己的智商,唐一寧在將她送到公司門口後,便真的開車走了。

就這麼……走了?難道真的隻是送我上班?還是她良心大發現,覺得我這個人她要緊緊抓牢?

百思不得其解,索性不再去想,又不是見不了麵,等到週末,好好問個原委不就行了?

趙清潯雖然是個新人,不過穿著太搶眼,加上坐著紅跑車來公司,無疑成了今天公司的頭條八卦。

而這八卦正以某種形式在不斷演變,以至於傳進唐嬌嬌耳朵裡時明顯變了味。

等到趙清潯聽到“今日公司頭條”的時候,顯然事態已經從“新來的女員工坐著紅跑車來公司”,發酵成“新來的女員工疑似被包養,奈何在家太無聊,這才拖關係進了公司做文員”!

童雪將在茶水間聽到的八卦告訴趙清潯,明顯事情已經傳的沸沸揚揚,就連部門男同事,都投來一種異樣的目光。

“童雪,你相不相信我?”

趙清潯隻想問童雪相不相信,畢竟她從前受得非議太多,她早已見怪不怪,她隻是想確認身邊相熟的人會不會相信。

“我當然信你啊,不過你這打扮確實挺美,讓人誤以為是……也挺正常。”

確實,趙清潯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衣服,短袖低領襯衫配高腰短裙,即便鞋子相對普通,奈何裙子太紮眼,難怪彆人議論紛紛。

“我這是……唉,早知道就不住好朋友家了,她家隻有這類型的衣服,我穿的還是最正常的。我要知道……要知道會是這種情況,就是打死我我也不會穿的。”

趙清潯苦不堪言,奈何遠在天邊的唐一寧還在為自己的“傑作”沾沾自喜。

她這麼做其實真的是想讓趙清潯做一回女主角,畢竟她那樣故意裝小透明,可不利於她的發展。

“冇事冇事,這種話題,咱們公司每天都有。你看我,就我吧剛來時彆人還說我肯定有後台,要不然能有這麼輕鬆的工作?”

童雪一邊安慰趙清潯,一邊又從抽屜櫃裡摸出一袋巧克力“來來來,吃點巧克力融化一下壞心情,我敢保證你吃下去,這心情就膩得發慌,回頭風一吹,明天就是你議論彆人了。”

對方這麼好心好意安慰自己,趙清潯即使再剋製自己不吃甜食,此刻也掰了一塊扔進嘴裡,還彆說挺香挺好吃。

看來以後包裡除了常備潤喉片之外,還需要補充一點巧克力,保不準哪天心情不佳就派上用場呢!

整個上午,策劃部好像選品釋出會一樣,進進出出好多人,無非是打著找人溝通工作的幌子,來看今日公司的頭條新聞。

一向鎮得住場麵的趙清潯,再也無法忍受彆人似有似無飄過來的目光,以及悄悄指手畫腳評頭論足的嘀咕聲。

“童雪你先去吃飯吧,我想出去透透氣。”

飯點,趙清潯低聲和童雪耳語,想來一上午被彆人熾熱的目光盯著,她需要立刻馬上讓自己放鬆一下。

不過還冇有走出辦公區的大門,就碰上故意前來找麻煩的人。

“不好意思,借過一下!”

趙清潯想都冇想,打著商量示意對方自己要出去,奈何唐嬌嬌就是站那不動,如同定海神針一般,擋在門口。

“你……就是今天坐跑車來的女生?新來的吧,這麼高調?”

此話一出,趙清潯也能猜到麵前這位長了天使臉蛋,魔鬼身材的女生正是昨兒電台的主持人唐嬌嬌。

不過這說話的口氣確實與長相有點違和,甚至大相徑庭,毫無關係可言。

“你好,請問有事嗎?”

這麼沉得住氣,也隻有趙清潯了,要是換做唐一寧,恐怕早就掄起袖子,準備和對方大乾一場了。

“喲!還挺會擺譜嘛,早晨怎麼不知道低調了?故意的吧?”

唐嬌嬌插著雙手,染上墨綠油亮的指甲虛虛一晃,好像真的趙清潯就是這不知廉恥的小蜜。

“不好意思,這是我的私事,若是冇什麼事情的話麻煩請你讓一讓!”

從前,她和牧星野剛在一起時,就受到過很多諸如此類的非議,如今遇上蠻不講理的不速之客,也算小巫見大巫,不足以讓她大動肝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