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渡邊家彆墅!

陳平端著在首位,在他對麵則坐著一名身穿西裝,留著小鬍子的島國人!

“陳先生,我是島國武道界的信使,我叫武藤新一。”

武藤新一跟著陳平自我介紹道。

“你找我做什麼?難道是你們島國的武道界,打算臣服於我了?”

陳平淡淡一笑道。

其實陳平知道,這武藤新一來找自己,肯定不是島國武道界要臣服自己,他不過就是想想要噁心這個傢夥一下!

果然,陳平這一句話出口,武藤新一的臉色瞬間就變了。

不過最後他還是剋製住了,微微搖了搖頭:“不是,我是來給陳先生送戰帖的。”

說著武藤新一把一份十分精美的戰帖推到了陳平麵前!

陳平卻直接把戰帖丟到了一邊:“直接說……”

武藤新一看著陳平那狂妄的樣子,在極力的剋製自己!

“陳先生,你在我島國肆意屠殺,引起了我們島國武道界的不滿,所以黑木川崎前輩要約戰你,不知道你敢不敢應戰呢?”

武藤新一用帶著幾分輕蔑的口吻說道。

他是故意這樣,刺激陳平,讓陳平衝動下,答應這份約戰!

因為他知道,黑木川崎的名氣太大,他怕陳平聽說之後,嚇得不敢應戰!

“你不要用這種口吻,雖然那黑木川崎在你們眼中是島國第一人,可是在我眼裡,他屁都不是。”

“不就是約戰嗎,我應下就是了……”

陳平一愣冷笑道。

武藤新一眉頭一皺:“你太放肆了,黑木川崎前輩可是我們島國第一武士,活了將近兩百年了,可以稱得上是活神仙了,你竟然敢如此說他?”

“活神仙?你們見過仙人是什麼樣子嗎?”

“另外你不過就是個送信的,也敢指責我……”

陳平身上散發出一股龐大的氣息,恐怖的威壓直奔那武藤新一而去!

雖然武藤新一也是一名武者,可是在陳平這龐大的威壓之下,那可真就算不得什麼了!

武藤新一噗通一聲,被壓得跪倒在陳平麵前!

“今天我不殺你,不過我會讓你見識到,什麼纔是真正的仙人……”

陳平收起了威壓,那武藤新一才顫顫巍巍的站起身!

此時的他早已經臉色蒼白無比!

“好,三日後,富士山火山口,黑木川崎前輩會等你的……”

武藤新一說完,轉身就要走!

“等一下……”

這時,老範走了進來,把那武藤新一攔住,隨後說道:“既然是約戰,時間地點為什麼要你們定?你們可以定時間,但是地點要我們來的定……”

武藤新一一聽,眼角微微抽搐了兩下,因為黑木川崎根本就不會走出火山口,如果陳平真的自己定地點,那黑木川崎肯定不會去的。

“怎麼?難道你是怕自己根本就爬不上那富士火山口嗎?”

武藤新一開始用激將法了!

“好了,不要在用激將法了,時間地點隨你們。”

“滾吧……”

陳平不耐煩的擺了擺手!

武藤新一見陳平答應,心中一喜,快步的離開了,他怕陳平在反悔!

而老範則是看向陳平道:“陳先生,你上當了,那黑木川崎雖然厲害,不過離開那火山口,他的實力就會下降一些的,因為他體內的勁氣,大部分是吸取火山口岩漿的熱量所來的。”

“這也是為什麼那黑木川崎會一直在火山口內隱居的原因了,這是我廢了很大勁才搞來的資訊。”

看來老範知道陳平跟著黑木川崎必有一戰,所以一直在打探那黑木川崎的各種資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