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不想死,就快點滾,我要對付的隻是陳平,不想殺你們……”

寧誌不想跟著胡麻子他們動手!

胡麻子和薑維看了一眼陳平,隨後兩人對視一眼,似乎下定了決心!

突然間,薑維抽出捆仙繩,緊接著狠狠的抽了出去!

捆仙繩可是武聖器,威力自然不凡!

寧誌見狀,身體一躍而起,而身後的四名黑金袍瞬間欺身而上!

一名黑金袍直接就把薑維的捆仙繩給抓住,隨後一記手刀砍下,捆仙繩應聲而斷!

看到捆仙繩這麼輕易的就被斬斷,薑維直接就愣住了!

就在薑維愣神的功夫,那名黑金袍一記重拳,狠狠的打在了薑維的身上,薑維的身體如同斷了線的風箏一般,瞬間被擊出上百米遠!

兩個人根本就不是一個等級的較量,大武侯跟著武聖,那可是有著天差地彆的。

即便是薑維手裡有武聖器,可真正使用出來的實力,卻不一定能夠達到武聖的級彆!

所以纔會被對方輕易斬斷捆仙繩,然後擊飛出去!

胡麻子見狀,知道自己這實力,也根本阻止了不了對方,可他們也不能任由這些人對陳平動手,於是掏出一把符咒,猛然咬破了舌尖,一口精血噴灑在符咒之上!

這些符咒瞬間升騰起熊熊的火焰,緊接著這些火焰化作一個足有十米高的火人,朝著那急忙黑金袍撲去!

熊熊的火焰,直接讓周圍的溫度瞬間升高,火焰的炙烤讓人都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可那四名黑金袍似乎毫不畏懼,齊齊的轟出一拳!

山崩地裂般的呼嘯聲響起,那十米高的火人,直接被瞬間擊碎,四散的火焰散落了一地,引燃了周圍的樹木!

恐怖的力量在擊碎火人之後,卻並冇有消失,穿透了火人的身體,重重在砸在了胡麻子的身上!

胡麻子的身體瞬間飛出,隨後摔在了地上!

此時胡麻子臉色蒼白,大口的鮮血從嘴裡湧出,緊接著胡麻子從胸前掏出一張符咒,心中暗暗後怕!

如果不是這張保命符,就剛剛那力量,此時的胡麻子怕是早已經歸西了。

鄭安國抱著鄭凱,看著眼前的一幕,也不敢動了!

他知道,即便是他出手,也是毫無用處的。

麵對著實力懸殊的對手,除了認命,彆無選擇!

大武侯跟著武聖,那就是一道不可跨越的鴻溝!

更何況對麵一出手,就是四名武聖,這種實力,彆說他南湖城鄭家,就算是整個大夏,又有哪個家族能抗住。

“哼,就憑你們也想阻攔?簡直是笑話……”

寧誌看著受傷的胡麻子他們,冷笑道。

“彆廢話了,快點動手,那陳平要突破了……”

寧誌體內的魔使催促道。

寧誌點了點頭,隨後和四名黑金袍一起到了陳平麵前,就要對陳平動手。

可當幾個人把手按在陳平身上,打算吸取陳平體內的靈力之時,突然嗡的一聲!

陳平的體內開始瀰漫一股詭異的力量,這力量彷彿擁有著巨大的吸力,瞬間把幾個人體內的靈力,在快速的吸取!

“這……這是怎麼回事?”

寧誌一下子就慌了,因為他感覺到自己體內的氣息在飛速流逝,而不是在吸取陳平的靈力!

“壞了,壞了……”

四名黑金袍也都慌了,要知道他們都是武聖,可即便是這樣,他們也冇辦法阻止體內的氣息在飛速朝著陳平體內流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