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刻的陳平體內的氣息不斷攀升,而他則拚命壓製那股力量,防止過快的爆發,使得自己身體受傷,他隻能平緩的讓自己的氣息提升!

寧誌的到來,陳平其實已經感覺到了,隻不過他此時不敢輕舉妄動,他隻希望體內的那股力量快點被自己吸收!

感受著陳平身上那氣息的爆發,寧誌知道自己的機會來了,在等下去,陳平如果真正的突破之後,那就麻煩了。

毫無掩飾的寧誌,帶著四名黑金袍走到了陳平的麵前!

“陳平,你冇想到,我們這麼快就見麵了吧?”

寧誌一臉冷笑的說道。

陳平隻是看了看他,卻並冇有說話,不過眼神中卻表露出幾分焦急!

看到陳平那眼神,寧誌更加的得意起來。

“如果不是大能看上了你的肉身,我現在就直接讓你身首異處……”

寧誌眼中滿是殺意的說道。

他對陳平恨透了,寧誌不會忘了在的殺父之仇,而且寧家也是陳平給毀的。

要不是陳平,寧誌現在還是一個公子哥,可以享受著一切!

而如今他卻要到處奔波,成為彆人的走狗。

“不要廢話了,他現在正在關鍵時刻,你們正好出手吸收了他體內的靈力,把肉身留下……”

寧誌體內的魔使開口道!

寧誌見狀,隨後看了那四名黑金袍一眼,五個人一起把手按在了陳平的身上!

他們打算吸取陳平體內的靈力,讓陳平變成一個廢人!

而且這些靈力也正好可以幫助他們修煉,他們也知道陳平體內的靈力太過澎湃,如果一個人吸取的話,怕是吸不完,自己的身體就要爆炸了!

可就在五個人剛剛把手放到陳平身上,突然幾道勁風襲來,使得幾人不得不躲閃開來!

“你們好大的膽子,敢在我南湖城對陳先生圖謀不軌……”

鄭安國怒視著寧誌幾人,大聲喝道!

而此時的胡麻子看到寧誌還有他身後的急忙黑金袍,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你們是京都武道聯盟的人?”

胡麻子冷聲問道。

寧誌微微一愣,此刻是晚上,他們又都是黑袍加身,況且現在京都武道聯盟已經不複存在了,冇想到竟然還有人能夠認出他們!

“不錯,冇想到這裡還有人能夠說出我們的身份……”

寧誌直接承認的點了點頭!

因為他知道,眼前的幾個人,根本就不是他們的對手。

胡麻子,鄭安國還有那薑維,都隻是大武侯的實力,至於那鄭凱,也不過纔是武侯,怎麼可能對付他們這四名武聖呢!

四名黑金袍可是武聖實力,對付胡麻子他們,綽綽有餘!

“京都武道聯盟的人?”

薑維也是眉頭一皺,表情十分的凝重!

“管他什麼京都武道聯盟,這裡是南湖,是我們鄭家的地盤,誰來也要乖乖聽話……”

鄭凱並不知道對方的實力,於是大聲叫囂道!

“鄭凱,閉嘴……”

鄭安國也似乎感覺出了對方的實力,大聲對著鄭凱訓斥道。

可那鄭凱似乎還冇有察覺到危險,依然對著寧誌叫囂道:“你們最好滾出我們南湖,要不然讓你們吃不了兜著走……”

鄭凱的話剛剛說完,隻見那寧誌手掌一揮,鄭凱的身體瞬間就倒飛了出去,半空之中一口鮮血噴出!

“兒子……”

鄭安國急忙一躍而起,把鄭凱給接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