烏雲蔽天,大雨傾盆而下,突然一道閃電劃破天空,帶來片刻的光明!

墜魔穀,天魔殿之外。

千餘丈的廣場之上兩撥人正在對峙。

一方以一手持赤色長劍身穿青袍的青年為首,在其身邊站立十數人,氣勢外放,其中竟然有六人為半步聖王。

另一方為首的是一位黑袍青年,手握一柄漆黑長劍,麵容俊逸卻是額頭正中有一豎瞳平添幾分妖異邪魅之感。

身後四人同樣是半步聖王,但卻是氣息紊亂,顯然是受了不輕的傷。

青袍青年長劍一指,傲然的開口道:

“林天羽,如今魔域七派三宗就隻剩下你天魔宗,你們還要負隅頑抗嗎?不如自廢神海,我還可留你們一命!”

林天羽卻冇有回對方的話,而是掃視了對方身後眾人。

有落清門掌教、玄天宗宗主、問酒山莊莊主等正派,也有血煞派血魔老祖,鬼靈宗宗主等魔教叛徒,直到看到青年身邊一位身穿落櫻紅裙的絕美女子,林天羽就這樣盯著對方,滿眼複雜之色,而對方看向林天羽卻是滿眼仇恨。

青年見對方無視自己,而是緊盯自己身邊女子,頓時怒了,舉起手中長劍,氣勢外放,竟也是半步聖王之境。

“天絕一劍!”

赤色長劍上的氣勢猛然暴漲,青年身上劍意爆發一劍刺出,竟引得身前的虛空不斷扭曲。

劍氣來到身前,林天羽卻是不慌不忙,抬起手中黑色長劍,一個普通直刺,長與劍氣對撞,劍氣竟被直接湮滅掉了。

林天羽身上的氣勢也是爆發開來,狂暴的威壓讓在場眾人皆是身上一沉。

林平安看向青年緩緩的開口:“莫天恒你就這點能耐嗎?”

“這股威壓!難道他已經突破到那個境界?”莫天恒身後一老者驚駭道。

“他的氣息隱約間勾連天地,剛剛那一劍上蘊含的道韻,和我宗門中古籍記載的一模一樣,這是突破聖王境的標誌!”玄天宗宗主回答了他的疑問。

莫天恒此刻被威壓壓的渾身骨頭都在顫鳴,牙齒咬破舌尖,手中快速結印,一指點向眉心,莫天恒的氣息竟是飛快的變強。

林天羽自是不會任由對方施展手段,凝聚聖元,一個陣法籠罩廣場,眾人腳下是一張巨大的陰陽圖,黑魚在林天羽一方,白魚在莫天恒一方,“陰陽天火陣起!”

廣場上頓時燃燒起黑白色火焰,黑色火焰撲到林天羽眾人身上並未造成傷害,反而增強了眾人的氣勢,而白色火焰粘在莫天恒等人身上卻是如同附骨之蛆一般迅速蔓延至全身,場麵一下子亂了起來,各自施展手段抵起白色火焰,可是聖王的攻擊豈是這樣好抵擋的,轉瞬那些聖尊之下的人便是被燒成灰燼。

林天羽卻並未就此停手,聖元瘋狂湧動,手中長劍蘊含天地威壓向著莫天恒斬去,身後幾人也是各自施展手段。

“保護莫小友!”落清門掌教閃身來到莫天恒身前神力暴漲,形成一顆神力巨樹籠罩方圓百丈,其餘人也是各自施展手段,有百丈獸影,有神魔法身……

轉瞬之間,長劍來到眾人麵前,帶起的威壓讓虛空為之崩裂,率先接觸的神力巨樹被黑色長劍一碰,便是如同玻璃一般破碎開來,其餘的獸影、法身、劍影等攻擊皆是未能阻擋林天羽片刻,擋在麵前的眾人皆是被一劍擊破向後拋飛而去,落在廣場上濺起漫天塵霧。

長劍直刺向莫天恒麵門,就在長劍離麵門不過數尺距離之時,莫天恒猛然睜開眼睛,雙瞳變成赤紅色,渾身也冒起血色火焰。

莫天恒雙手迅速結印,

“封天印!”

一道掌印從莫天恒手中激發而出,與長劍碰撞,不過阻攔長劍一個呼吸,便也是碎裂開來,長劍再次襲向莫天恒。

但之前片刻的阻擋也是讓莫天恒有了喘息之機。

閃身後退百丈,盤腿坐於虛空,神海之中衝出一個和莫天恒長得一模一樣的透明小人。

小人雙掌向天,嘴中念動著什麼,忽而天空一聲巨響,烏雲遮蔽的天空忽然裂開一道口子,從中灑下一縷赤紅光芒,照在小人身上,小人身形瞬間暴漲到三丈高,身上的服飾也變成了赤色鎏金鐵甲,頭戴鳳羽紅盔,手持赤炎長弓。

透明人影瞬間睜開雙眼兩束神光猛然爆射而出,右手持弓左手拉弦,熾烈的神炎迅速凝結成箭矢,“嗖!”的一聲,神炎箭矢劃破虛空撞向林天羽。

劍尖與箭矢碰撞,餘波轟然爆發,林天羽被震退數步,而莫天恒如同斷線的風箏,拋飛而出。林天羽穩定氣息之後,迅速提起聖元再次一劍刺出,直取莫天恒項上人頭。

“噗哧!”

長劍刺破身體血液飆射而出,林天羽看著擋在身前對揹著自己那個紅裙女子,心中猛然絞痛。

但女子根本冇有回頭看他一眼,顫抖的伸出手掌撫摸了一下莫天恒的臉龐,轉瞬便失去了生機。

莫天恒的眼中隻是閃過一絲可惜之色,便是乘機再次後退,大聲開口道:

“諸位,天道不公!讓這魔頭先臨聖王之境,還請諸位助我一臂之力,否則若是這魔頭今日離去恐會讓大陸生靈塗炭!”

說完便是盤膝坐下,身上氣勢猛然爆發,而那些被重傷倒地的人一波也是盤膝而起,身上神力傳向莫天恒,另一部分人衝向林天羽,為莫天恒突破爭取時間。

林天羽卻恍然未覺般,放下長劍摟起地上已然氣絕的女人,運轉聖元收集起其散落的魂魄,可最終也隻追回一縷殘魂,小心的用聖元將其包裹,收入自己的神海之中。

“吧嗒!”

兩滴淚珠掉在女子臉龐上,林天羽輕輕拂去淚珠,手掌輕輕摩擦著對方臉頰,恍然間又回到了百餘年前那棵樹下。

兩人也是這個姿勢,不過女子卻是笑著看林天羽:“天羽哥哥,你什麼時候娶瑩兒啊?”

場景突然一轉碧落崖邊“天羽哥哥,你就放過天恒吧!算瑩兒求你了好不好?”。

場景再度轉變,中都炎皇秘境,“林天羽,你為什麼總是要針對天恒!”。

“瑩兒,不是我要和他作對的啊,明明是他來搶奪我先發現的……”看著已經遠去的瑩兒,林天羽的聲音越來越小。

越來越多的場景閃現眼前,林天羽身上的氣勢越發狂暴,身邊的那柄黑色長劍發出嗡鳴,但林天羽恍然未覺,氣息越發凶戾。

就在這時他那幾個手下也被擊敗,幾個人衝至林天羽身前,眾人見林天羽未做防禦,而自己等人的攻勢已然臨近。

落清門掌門臉上已經露出勝利的笑容,可是下一瞬間狂暴的聖元猛然從林天羽身上爆發,轟然一下,將眾人壓倒在地,連站立都做不到。

林天羽握起長劍,走到眾人身邊,也不施展劍招,就這樣一劍一人,將七人斬殺,提起長劍一步步走向莫天恒,額頭上的豎瞳已然睜開,散發出陣陣邪異的光芒。

察覺到林天羽已經將阻攔眾人擊殺,而自己突破還差些許的莫天恒心中大急,身上的吸力猛然爆發,身後給他傳輸神力的幾人本就身負重傷,而且已然傳輸了不少神力給莫天恒,此時莫天恒身上暴漲的吸力眾人連斷開連接都做不到,不到一個呼吸的時間,便是全部被吸乾神力,倒在地上變成一具具乾屍。

吸收了眾人神力的莫天恒身上氣勢猛然爆發,一道光柱沖天而起。

“轟隆!”

天空猛然降落一道雷霆劈在莫天恒身上,天雷的威勢讓林天羽意識猛然一醒,雖然天雷的能量無法對他造成什麼傷害了。

但天雷中還蘊含著法則之力,對他人考驗的法則之力外人猛然接觸,與自身感悟的法則之力兩者相沖,後果不堪設想。

況且以對方此時的狀態,就算是渡過雷劫自己也能隨意拿捏,念及此處,林天羽也隻能止步等待對方度過雷劫。

天空劈落的雷霆越來越多,逐漸在地上形成一座方圓十裡的雷池,雷池之中天雷混雜著法則,莫天恒此時渾身焦黑,氣息幾近消失。

“轟隆!”

隨著第八十一道雷霆落下,天空中烏雲翻滾,但卻也再無雷霆落下,雷池之中雷霆翻滾,狂暴的火源法則之力亂串,但卻是在一點點的融入莫天恒體內。

數個時辰之後,雷池之中卻是平靜了下來,坐於中間的莫天恒體表的焦黑正一塊一塊的脫落,露出裡麵晶瑩的皮膚。

見此,林天羽臉上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提起長劍衝向對方,可就在此時異變陡生,天空突然一道白光衝破烏雲,灑落而下,籠罩住莫天恒,一個個法則符文在白光之中跳動,接連湧入莫天恒體內。

“法則灌頂!該死的天道!”林天羽見此臉上湧出猙獰之色,“既然你要這樣,那就誰都彆好過,大不了都去死,看你這天道是否還有能力再弄出個主角來!”

林天羽全身一個個黑色法則符文湧現,轟然燃燒起陣陣黑色的火焰,竟是燃燒起法則之力,一個個法則符文湧向額頭的豎瞳。

林天羽手訣變換,身後也是出現一個人形虛影,不過卻是金色的,虛影身上也是燃燒起陣陣金色火焰。一道黑色一道金色的光束分彆從林天羽**與虛影的豎瞳之中從衝出,直直衝向莫天恒。

此時盤坐在地上的莫天恒雖然心中焦急卻也無半點辦法,法則灌頂之時,自己根本無法操控自己的身體。

轉瞬兩道光柱來到籠罩莫天恒身周的白色光柱上,與之碰撞瞬間,白色光柱便是被消融出兩個孔洞,毫無懸唸的,光束穿過莫天恒身體,半邊身軀被湮滅,藉機莫天恒也強行脫離了法則的控製。

“噗!”

莫天恒吐出一口鮮血,一是因為林天羽的攻擊,一是強行脫離法則灌頂帶來的副作用。

莫天恒運轉聖元修複身體,卻感覺傷口上的吞噬之力,一下子莫天恒慌了,他這次真正的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脅。

連忙開口道:“林天羽,等等!你我現在皆是突破到了聖王之境,壽元天齊,何必在此打打殺殺,不如讓我就此退走,這大陸你我各分一半如何?”。

見林天羽冇有的動搖的樣子,連忙繼續說道:“我也可以賠償你損失,不就是打碎了你的宮殿,死了一些仆從下人嘛,我可以賠償你神晶,秘寶,神藥,有了這些你可以再建立十個天魔宗!”

聽到此話,林天羽也是收了威勢正好自己也需要時間準備下次攻勢,譏笑開口:

“不過是死了些仆從下人罷了?你說的好啊,不愧是名門正派,我天魔宗約束魔門中人,數百年間從未大開殺戒,從未侵擾你正派之地,你們倒好,打著除魔衛道的名義進攻我魔門之地,伏屍百萬血流千裡!這就是你正派的作風?”

頓了頓指向廣場邊上的屍體憤怒開口:

“還有你所說的這些下人,他們有的是我的師伯,有的是我的師弟,有的是我的師侄。陪我度過了百十年的時光,我無法像你一樣泯滅人性,冷血的麵對他們的死亡!若不是這該死的天道處處庇護你,你不知道死在了哪個角落,你個天道的傀儡給我受死吧!”

林天羽已然凝聚好了攻擊,兩道神光衝向莫天恒。

林天羽的話似乎刺痛了莫天恒的內心,他從小父母雙亡,在家族中處處被人打壓,長久以來他的心思日漸扭曲,他見不得自己冇有的而彆人有。

當他遇到機緣乘風而起時,他回到了自己出生的那個小城中,親手滅掉了自己的家族,往後他更是搶奪彆人的機緣,一言不合滅殺彆人家族,就算當時自己打不過,逃離出去曆練一番便能快速的破境,然後回去報仇……

見到林天羽的攻擊再次襲來,莫天恒也是身上紅色法則符文湧現,不過由於他才突破,而且法則灌注隻接受了一半,此時僅僅身軀之上有法則符文,紅色的法則符文燃燒起來,那赤甲虛影再次浮現,不過這次的神炎箭矢已然不是之前的能比較的了,上麵燃燒的是法則神炎。

法則神炎同光束碰撞在一起,炸裂的法則之力將方圓千裡之地破壞殆儘。兩人都被擊飛。

天空之中一股令人心悸的威勢正在醞釀。

兩次燃燒自己的法則與神魂,林天羽感覺到此時虛弱無比,但是看到對麵的莫天恒,大半身軀都不見了,隻剩下半個軀體與頭顱。

林天羽笑了,笑得燦爛無比,抬頭朝天空比了一箇中指,身上一股毀滅氣息散發而出,莫天恒見到此景驀然變色,想要逃離,可他重傷至此又能跑多遠呢。

林天羽燃燒著最後的法則之力與神魂,轉瞬便是來到了莫天恒身前,大笑道:

“跑什麼呢?來!睜大眼睛好好看清楚我給你專門放的煙花!”

林天羽額前的豎瞳黑色光華猛然爆發,身軀猛然炸裂,被吸入豎瞳之中,法則之力,神魂也湧入其中,豎瞳黑色光華猛然爆發,然後再度收縮再膨脹如同跳動的心臟,接連數下猛然炸裂開來,黑色的光華伴隨著恐怖的吸力爆發開來!

“不!”

莫天恒隻來得及爆發出一聲不甘的怒吼,便被湮滅在黑色光華之中。這一天,全大陸的人都看見了魔域方向那個遮天蔽日的黑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