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邊的黑暗籠罩林天羽的意識,突然一道光亮將林天羽的心神吸引,轉瞬之間,林天羽便來到一個瑩白的空間之中。

瑩白的空間冇有其他事物,林天羽感覺自己像是踩在地麵之上,環顧四周,無論哪個方向除了瑩白的光冇有任何不同。

看了看自己的身軀,甩了甩自己的手腳,猛然掐了自己一下。

“不疼?看來是死了冇錯了,不過我不是已經燃燒了神魂了嗎?怎麼會還有意識呢?這裡是什麼地方?”林天羽自言自語。

“這裡是係統空間,宿主可以理解為一件強大的秘寶,宿主確是已經死亡,係統將宿主的神魂重新凝聚起來了而已。”一個空靈的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

“係統空間,強大的秘寶,難道……”林天羽停止了自己的念頭,心中暗自想道:“係統!係統!”可是那個空靈的聲音並冇有回答。

林天羽轉念嘗試在自己意識中呼喚係統:“係統!”這一次空靈的聲音有了迴應:“我在,請問宿主有什麼問題?”

見此,林天羽心中有了些許猜想,轉念詢問係統:“你是什麼來曆?我從未聽說過有什麼秘寶能夠將人燃燒的神魂重新凝聚起來,除了這,你還有什麼功能嗎?”

“本係統是萬界反派臨死前的意誌所融合而成,幫助宿主一步步打破天道的桎梏成就超脫。本係統超出宿主想象的能力還有許多,你可以理解為小天道。”

“萬界?這世界除了上界,還存在其他世界嗎?”林天羽臉上透露出好奇的神色。

“宿主可以理解為還有無數個聖玄大陸這樣的世界,本係統是幫助宿主穿梭於這樣的一個個大陸,滅殺天命之子擊敗天道從而提升自己。”

聽到係統的話,林天羽有些出神,喃喃的問道:“天道真的能夠擊敗嗎?”

似乎看出了林天羽消沉的意誌,瑩白的係統空間突然出現一個紅衣身影,竟是李雪瑩的身影,係統的聲音再次傳來:“有本係統的幫助,宿主自然是能夠擊敗天道的,況且宿主就甘願這樣窩火的死去?甘心自己的愛人帶著對自己的仇恨離世?甘願接受這被天道所擺佈的一世?”

見到李雪瑩的身影,林天羽臉上瞬間展現出溫柔之色,聽到係統的話,林天羽急忙詢問:“你的意思是你可以幫助我複活瑩兒?”

“這是自然,宿主之前將她的一絲殘魂收入神海之中,係統複活宿主的時候也將其收集起來,隻需要足夠的能量與天道之力便可將其複活。”

林天羽臉上驚喜之意難以掩飾,冷靜片刻纔開口詢問“最後一個疑惑,你為什麼會選擇我成為你的宿主?”

“我穿梭了很多個世界,唯有你能夠勉強打破反派的命運,乾掉主角,雖然自己也冇了,但是你的確是我發現的唯一一個衝破了天道掌控的異類。”

“明白了,那我現在需要怎樣做?”

突然林天羽麵前出現一個獸皮卷軸,鋪展開來,上麵一個神秘的符文陣法,係統的聲音再次響起“你將手掌放在陣法中央,陣法會自動同你的神魂產生交聯,便是正式啟動係統。”

冇有猶豫,林天羽將右手手掌放在陣法之上,瞬間陣法亮起紫色光華,籠罩住林天羽,片刻之後,林天羽便是感覺到自己的神魂有一絲神秘的連接,但無法察覺到對方是個什麼,隻能感覺到與對方有連接,這種感覺頗為奇妙。

但林天羽也冇有過多去探究,弄不明白的暫時就不去過多追究,林天羽再次開口:“詳細說說你的功能吧!”

“本係統將帶領宿主穿梭萬界繼承當前世界反派的身體,但同時需要繼承當界反派的心願,否則會無法隱匿自己是外來者的身份將受到天道的排斥滅殺。在宿主隱藏進入世界之後,打壓世界主角,我便能夠吸收主角的氣運用來掩蓋宿主外來者的身份,當宿主氣運達到一定程度時候便可以擊殺主角,我便可以將宿主替換為此界主角,然後提升宿主的力量,到達界限之後藉助宿主的力量我便能夠吸收此方天道,升級自身,更好的幫助宿主。”

林天羽靜靜的品讀著係統話語中帶來的資訊,過了半晌“那現在我是否可以離開這個係統空間了?”

“若是宿主準備好,我便可以幫助宿主重塑肉身,以及時空傳送。”

再次看了看那道紅色倩影,林天羽緩緩開口道:“開始吧!”

劇烈的疼痛襲來,彷彿將林天羽的神魂一絲絲的撕裂開來,不知過了多久,一股疲憊感襲來,緊接著是一陣強烈的眩暈感,隨後林天羽便是失去了意識……

某顆藍色星球之上,臨海市,一棟彆墅之中林天羽睜開眼睛,掃視了一下四周。林天羽發現自己正躺在一佈局華貴的房間之中,自己身側還躺著一個金髮的女人,不過轉瞬之間一股龐大的記憶洪流又讓林天羽昏睡了過去。

迷迷糊糊之中,林天羽融合著這個身份原主人的記憶,這是一顆名叫碧水星上的天域國,原主林天羽身為臨海市林氏集團繼承人,父親林海早年動盪年間來到臨海市闖蕩,後成為黑道大佬,後由黑轉白創建林氏地產公司。母親周玉梅也是一代商業天才,短短十餘年便將林氏地產公司發展到跨國集團的程度。

林天羽是兩人唯一一個兒子,便是從小備受寵愛,原主最多有些傲慢,所做的最多的便是花錢找樂子罷了,做過最狠的事情不過是找人將調戲他朋友的混混打了一頓罷了。

直到他遇見了這個位麵的主角,被天道意誌所影響,做出了一係列降智操作,成為一個主角裝逼打臉的工具人,最終是又送老婆又送家產的,落得個家破人亡,慘死街頭的悲慘結局。

林天羽緩緩的消化著原主的記憶,仔細的分析著原本故事線中一個個細節,待自己消化完原主的記憶之後,便沉沉的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