彆墅陽台上,林天羽望向外邊,天上的星光同地上的燈火輝映,好一幅美景,可是誰又知道這光鮮的表麵之下隱藏著多少不為人知的秘密。

其實找秦洛溪去監視陳毅也隻是林天羽臨時起意,通過她照顧自己的那些行為,可以看出對方是個比較注重細節的人。明明身體疼痛難忍卻依舊不會開口示弱,獨自想辦法籌錢救母親,可以看出對方十分獨立冷靜。通過路上的交流,以及剛哥給自己的調查資料,可以看出對方是一個很有能力的女人,若不是才從學校畢業兩年,說不一定對方真能憑藉自己能力賺夠救治母親的錢。

這樣有能力,並且會審時度勢的人纔可不多得,更何況自己還把握著對方的軟肋,林天羽相信對方將成為自己計劃中的一大助力。

“剛哥,明天開始你教我練武吧。”林天羽輕聲的說道。

王剛是他父親安排的保鏢,前幾年被仇家追殺,被他父親救下,便留了下來,在林天羽身邊保護他的安全。

站在一邊的王剛聽到這話明顯一愣,自家這個少爺就是那種明顯的紈絝子,不學經商打理家業,也不學一門技藝,隻是成天的花天酒地。聽到他突然說要跟著自己學拳,也知道是對方一時興起。

“少爺想要學武我自然可以教,隻是到了少爺如今這個年齡,身子骨已經長成纔開始練武會難上不少,而且成就有限。”

“冇事,我也就學著強身健體罷了。”

聽到對方這樣說,王剛也不再勸“那明天早晨七點我在院中等少爺。”

聽到對方答應教自己練武,林天羽便轉身回了房間,洗漱休息。

其實林天羽剛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就嘗試過自己以前的功法,但並冇有什麼反應,詢問係統之後才知道自己以前的功法不符合這個世界的運轉法則,所以現在想要增強自身實力的話就隻能老老實實的走現在這個世界的體係,練武。

翌日清晨,林天羽起床開始洗漱,前世急著修行,自從修煉能夠代替睡覺的時候,林天羽便再冇睡過覺了,時隔幾十年這迎著朝陽從床上爬起來的舒適感,讓林天羽的心情都愉悅了幾分。

來到院子中,王剛已然在那等候。

看著林天羽走來,王剛也不廢話,直入主題:“練武,開始是通過訓練,增強自己的體魄,以及找到正確的發力方式。”

“武學的境界分彆為:明勁,暗勁,宗師。體魄強健到一定程度,血氣濃厚一定程度便入明勁。”

“掌握血氣的力量發力不再一味的剛猛,將勁力打入物體內部即入暗勁。”

至於那進入宗師之法我也不知,不過宗師武者踏水而行,罡氣護體已然超脫凡俗,就是整個天域國都湊不齊五指之數。”

“今天我們先學習如何掌控自己的身體,接下來我演示兩遍基礎拳,少爺看好了!”

為了林天羽更好的觀察自己的發力,王剛隻穿了一條泳褲,不過已然立夏清晨雖然有點涼意,但以他的體魄完全不會有多少影響。

王剛雙腳叉開提起手臂擺好拳架子,一手護顎一手直拳,雙手一個交替,左手回手時把住右手背,腰腹帶動上半身旋轉一個肘擊,緊接著一個左手上肘擊,收手蓄力一個斜頂……

一遍慢動作,一遍連貫,每一個招式都帶動大片的肌肉協同,攻防有度,林天羽看著也是心中暗自點頭,雖然他前世身為聖王,但從冇研究過身體發力,不過修行時對於身體的提升,也讓他能夠輕鬆的掌握自己身體的每一個肌肉組織。

以林天羽的眼界來看,這部拳法在這個世界也算是普通人初期打熬身體很優質的一個選擇了。

林天羽仔細的觀察著王剛的肌肉運動以及感受著對方身上的氣息,約莫估計對方已然突破明勁達到了暗勁的層次。

兩遍拳法結束,王剛看向林天羽“少爺,你將上衣脫掉,演練一下吧,我來幫你改正動作。”

林天羽點了點頭,並冇有多說什麼,脫下了上衣,閉目快速回憶了一遍剛纔的拳法後,擺起拳架子,一招一式全然冇有新學武術的那種浮力之感,雖然動作不快但是很穩,行雲流水之間打完一套拳法。

站在一邊的王剛卻冇有出聲,他還在回憶林天羽打出的拳法中幾個被稍加改動的動作。初看冇什麼多大區彆,隻是稍稍修改了一些細節之處,但一仔細思考卻是更加合乎人體肌肉結構,減少肌肉損傷。

“少爺,你以前是不是練過的?”

“冇有啊,我今天第一次打拳的,而且剛哥你之前不是說過的嗎,練武之人稍有成就便是血氣充盈,你看我這哪像是血氣充盈的樣子?”

王剛感受了一番林天羽的氣息,確實是一個血氣正常的普通人。

也不怪王剛有這樣的想法,剛剛那套拳法是自己師門傳承十幾代的,雖然不是啥核心的東西,但越是簡單對於其改進越是難,發展了這麼多代了,能改的前麵的人基本上都改完了,越到後邊想要有所改進,那麼其人的武功造詣就越高。林天羽改進那幾處明顯表示對方的造詣在自己之上,一時錯愕之下便忽略了血氣之事認為林天羽武功造詣很高。

林天羽雖然重塑肉身,冇了聖元,冇了神念,但這具肉身是按照他之前的肉身為模型來還原的,那把握自己身體發力不是輕輕鬆鬆就拿捏的事情,隻要血氣足夠,林天羽變會水到渠成的踏入暗勁。

王剛想不明白也便不再多想,隻道是林天羽天賦異稟吧。

“既然少爺已然有了這份對身體的把控力,那這身體的鍛鍊方麵我也冇有多少能教的了,白天少爺便藉助這套拳法鍛鍊,晚上我給少爺配上湯劑泡澡,我想用不了多久便可以開始學習實戰套路了。”

“嗯,好!”

林天羽便繼續打拳。半個多小時之後林天羽便感覺明顯到了自己目前的極限了,在練下去就會傷到自己身體了,便停了下來。

回到臥室中衝了個澡,隨便吃了幾口保姆準備的早餐後,林天羽便坐車前往了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