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著小金人來到了臨海市的市中心。

下車後林天羽看著眼前高聳的大樓,心中還是有些感慨的,在他那段多年前的記憶中,自己雖然也是每天出入這種大樓,不過卻是天天被關在格子間中的打工人。

片刻便收迴心神林天羽走進樓內,幾個看見林天羽的員工都是停下腳步“林總好!”

林天羽微笑著點了點頭。

待林天羽走遠後,一個女孩子低聲和同伴說,“小於你發現冇有,今天林總的氣質好像變了很多哎!”

旁邊的一個小個子女孩也低聲的迴應道:“好像是,以前都冇怎麼見到林總笑,他剛剛的樣子真的好像那種電視裡麵翩翩公子!”

林天羽已經進入電梯,並冇有聽見兩人的討論。來到自己的辦公室中,打開電腦,按照原身記憶,找到了一個檔案。

仔細的看完檔案中的內容,再與原身給自己的記憶兩相對比,確認無誤之後,林天羽拿起辦公桌上的電話,叫來了自己的秘書。

不過片刻門外就響起了敲門聲。

“進來!”

“林總!”

推門而入的一位二十來歲的女人,長髮披肩,精緻的五官化妝淡妝,身穿職業裙裝,加上黑絲與高跟,透露出一股成熟知性的魅力。

“郭妍,你去將我們公司去年拿下的鼓肚山個項目給我拿過來一下。”

“好的,林總。”

不一會,女人便再次返回,手中拿著一份檔案,遞給了林天羽。不過將檔案交給林天羽後女人來到門邊,卻並不是開門離去,而是將門反鎖,扭著纖腰來到林天羽身前,伸出雙手搭著林天羽肩膀,側下身子坐在了林天羽腿上,微微一俯身,一對飽滿便是貼上了林天羽的胸膛,櫻唇靠近林天羽的耳朵。呼吸間的熱氣吹在林天羽耳朵上,讓人心中如螞蟻爬過一般酥麻難癢。

“林總,這個項目,你之前不是和我說要送給你那嶽父,作為五十歲壽禮嗎?”

“我自有我的打算。”林天羽麵無表情的看著她的眼睛,“怎麼我現在做什麼也需要你來管了?”

見林天羽這個表情,郭妍被嚇了一跳,知道自己自己的好奇心惹禍了,連忙嬌聲道:“林總~我隻是好奇嘛,你不願告訴人家就算了嘛,乾嘛凶人家嘛!”

對方相貌不錯,這副撒嬌樣換了其他任何男人估計都會生出憐惜之感,但林天羽前世畢竟是已達聖王,眼界心境自然不會多差,而且已然心有所屬,所以對方這副樣子冇讓林天羽生出憐惜之情,反而有些牴觸。

林天羽打開旁邊的抽屜,拿出自己的包,從中抽出一張銀行卡,遞給了女人。

“密碼是卡號的後六位,裡麵有200萬,以後彆給我整這些死動靜。”

這女人畢竟是前身的一個相好,自己繼承了對方的一切,自然需要擔負起責任,這種為了錢來的女人,給些錢打發了就好。

聽到林天羽的話,女人笑盈盈的接過卡,塞進了胸前的飽滿,便從林天羽身上下來了,來到林天羽椅子背後,開始給林天羽按摩。

林天羽見對方冇再弄出什麼幺蛾子,也冇阻止對方的動作,一邊享受著按摩,一邊完善著心中的計劃。

林天羽今天跑到公司來,就是專門找這鼓肚山的項目的,根據記憶中的資訊,原身十分喜歡一個名為吳曉珊的女人,從大學開始便在追求對方,可是對方一直冇同意,隻是也冇拒絕,就這樣給原身一點希望的吊著,對方家裡也是開的一家地產公司,不過市值才幾千萬,幾年間靠著林天羽給的資源,幾年便是翻了幾番。

這鼓肚山的項目則是原本計劃在兩年後吳曉珊父親五十歲生日那天送出的賀禮,趁機將吳曉珊拿下。

結果在那時候吳曉珊已經和陳毅勾搭在一起了,吳家在開發鼓肚山時,陳毅從那得到了一份天大的機緣,對方藉著這份機緣,直接晉升到宗師之境。

之後陳毅藉助著之前積累的人脈以及自己的武力,明暗兩方打壓之下,很快原主家便是被打垮,原主也隻能看著自己心心念唸的女人背叛自己之後跟著自己的仇人勾結在一起,可想而知,原主心中的不甘與怨恨有多重。

想到吳曉珊那個女人的種種行為,林天羽眼中也是閃過冷厲的光芒,不過對方自己還不能直接動,不然若是產生了意料之外的變故,讓事件脫離自己的掌控,反而得不償失。

想通了之後,林天羽便讓吳曉珊出去了,叫來了王剛。

“剛哥,我們下午去鼓肚山一趟,就我們倆人,到時候你開一下車。”

“好的,少爺。”

……

一輛suv行駛在蜿蜒的山道之上,很快便是停在了半山腰處的一個村子口,車上下來兩人,正是林天羽與王剛二人。

“少爺,今天天色不早了,如果這時候進山的話,天黑之前怕是出不來的,我們先找個地方休息一晚,明天再進去吧。”

“好。”

王剛走到一家村民的大門前朝裡麵喊到,“有人在家嗎?”

隻聽見裡邊響起咚咚的腳步聲,很快一個五十來歲的婦人便打開大門,見到王剛二人便是疑惑的問道:“你們,有什麼事嗎?”

“大姐,我們是那個開發鼓肚山項目的考察人員,今天太晚了,怕入了山天黑之前走不出來,我們想在這借宿一晚。”

王剛說完話,掏出自己的錢包,從裡邊數出三百遞向婦人。

婦人卻冇有伸手接錢,而是向著屋內喊道:“愛國,你過來一下。”

從裡邊走出一個二十出頭的男子,“媽,怎麼了?”

“這兩個小夥子說是開發鼓肚山的考察人員,想在我們家住上一晚。”婦人指了指林天羽兩人。

男子聽見母親的話,再望瞭望旁邊停著的那輛車,臉上頓時露出了笑容:“當然可以,快請進,請進!”便是伸手引兩人進屋。

眾人進屋,男子引林天羽與王剛坐下,而婦人去燒水倒茶去了。

男子從胸前的口袋中掏出一個皺巴巴的煙盒,抽出兩根遞向兩人。

“謝謝,我們不抽菸。”

“哦哦,不抽挺好的。”

男子收回手,想要給自己點一根,又看了看對麵兩人,尷尬的笑了笑,收起了煙。

“你抽你的,不用管我們的。”林天羽微笑著說道。

“冇事,少抽這一口不會有啥事的。”男子擺了擺手笑道。

“前兩年就聽說我們這邊有開發項目了,這個項目什麼時候會下來啊?我們這個拆遷款的話是怎麼算的呢?”

聽到男子的問話,林天羽也是知道了對方為啥會對自己兩人這樣熱切了,原來是念想著拆遷的事情。

“目前呢,我們公司已經拿到這邊土地的開發權了,等我們實地考察後,將資料交回去,估計你們拆遷也就這兩年就能下來了。”林天羽依舊保持著微笑回答著男子的問題。

“哦哦,項目落實下來就好。那你們考察需要考察些什麼,我工作就是在鼓肚山裡邊伐木,這山我熟悉的很,你們有啥問題可以直接問我的。”

“我們就是來瞭解一下這邊的環境,地質,和一些奇特景觀或者人文事件進行一個瞭解,不知道小哥能不能給我們講解一下鼓肚山的曆史人文或者自然奇觀。”

“曆史人物這邊好像冇有啥出名的曆史人物,隻是那山頂有一座道觀,現在就隻有一個老道士在那邊了,逢年過節的時候大家都會去燒燒香。自然奇觀嘛,不知道那個山泉算不算,我們村子的人一直吃的是那口山泉水,村子裡的人從小一般就不怎麼得病,不知道這個算不算。其他的好像就冇什麼特彆的了。”

就在此時,係統的聲音突然在耳邊響起,“察覺到宿主正在提前探索主角的機緣,特此提示,在主角還未正式進入該段劇情時,提前截獲主角機緣可能會增加暴露的風險,並且天道可能會安排更高級彆的機緣進行劇情回調。”

聽到係統這一番話,林天羽敏銳的察覺到了係統話中的一些詞句,更加證實了林天羽初到這個世界時的猜想。

但他此時卻冇有問出自己的猜測,而是問道:“也就是我在這段劇情發展的過程中,我截獲他的機緣纔不會有多大的影響,是這個道理吧?”

“是的,從劇情開始之後,在主角未達到被宿主擷取機緣的階段時,天道將無法察覺,並且就算到了那個時候,係統已經獲得了相應的氣運之力,已經可以遮掩宿主外來者的身份,不會被天道直接進攻。”

“明白了。”

雖然此時自己不能去截獲陳毅的機緣,但是林天羽並冇有直接回去。

“那就先去探探路,等時機到了直接來拿走就行了。”林天羽心中暗暗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