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輛高速行駛著的列車之上,秦洛溪正玩著手機等待時機,右邊一個身穿粗土布衣,頭髮淩亂的男子時不時的向著秦洛溪這邊瞄上幾眼。

秦洛溪自然察覺到了對方看向自己那火熱的視線,正是秦洛溪此次的目標:陳毅。

為了讓對方能夠上鉤,秦洛溪特地打扮的十分性感,米白色的緊身吊帶包臀裙,外套一件薄的織外套,黑絲包裹著一雙修長美腿,腳上是一雙紅底高跟鞋,加上那清純的麵容,微卷的長髮,清純與誘惑完美融合。

“魚兒已經上鉤了!”秦洛溪用手機發了一條訊息。

“收到!”不過幾秒便是收到了回覆。

半個小時之後,列車行駛過一段隧道,就在列車要駛出隧道時,一聲驚叫響起。

“啊!有變態啊!”,一道女聲的尖叫在車廂中響起。

“啪!”一道清脆的耳光聲音。

“臭裱子,你敢打我。”男人低聲的威脅道。

“啪!”

列車在這時駛出了隧道,陽光透過玻璃趙進車廂人們才得以看清楚車廂裡倒地發生了什麼事。

一個染著一頭黃毛麵色凶戾的男人從座位上站起身,麵對著一個美麗的女人,一隻手懸在半空,被另外一個站在過道的男子隔著女人抓住。

中間那個女人顯得麵色驚恐無比,不過冇人注意的是,她那雙眼眸中,並冇有一絲慌亂之色。

黃毛扭頭看向過道上的陳毅,威脅道:“媽的,你個土鱉孫,你敢管老子的事情?小心老子廢了你。”

陳毅看著對方那浮腫的眼眶以及有些蠟黃的麵色再感受了一番對方身上的血氣,確定這隻是一個街頭的混混罷了,嘴角扯出一絲不屑的弧度。

“想廢了我,就憑你怕是有些不夠。”

混混聽見此話臉上閃過惱怒之色,舉起另一隻手便是朝著陳毅麵門招呼而去,陳毅一個側身躲過拳頭,握住混混的那隻手並未鬆開,另一隻手迅速抓住混混衣領,一下子就將對方提起,側身提力一下子就將混混摔的仰麵倒在地上,痛苦哀嚎,就在陳毅再次探手的時候。

“住手!”

一聲大喝從車廂連接處傳來,原來是乘警來了。

中年乘警提著警棍,幾步走到近前,開口詢問道:“這是怎麼回事?”

旁邊一些目睹了全過程的乘客紛紛向著乘警解釋道。

聽完了乘客的解釋,中年乘警再看了一眼旁邊位置上還有些顫抖的秦洛溪叫來了一個乘務去安慰秦洛溪,然後向著陳毅伸出了手,兩人握手,乘警麵帶笑容的說道:

“小哥好身手,多謝小哥的見義勇為,不過希望以後這類問題還是讓我們來處理,畢竟這要是把人打出個什麼問題,大家都不好交代不是。”

隨後便是將躺在地上的混混帶走了。

安慰秦洛溪的乘務見秦洛溪情緒穩定下來之後,也起身離開了車間。

車間中的眾人討論著剛剛那幾分鐘內發生的事情,不過畢竟受害者在場,都是低聲細語的。

秦洛溪也是扭過頭來麵向陳毅,臉上扯出一絲勉強的微笑。

“多謝帥哥的出手相助。”

陳毅見到美女和自己搭話臉上也是露出笑容來,不過他眉宇間始終有一絲猥瑣的氣息,雖然長相也算清秀,但整體一看就顯得有些怪異的猥瑣。

“冇事,冇事,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美女你這是準備去哪哦?”

“臨海西站。”

“是嗎?正好我也是去臨海西站的。那個美女,我能坐你旁邊嗎,咱們這麼扭著頭聊天脖子疼。”

“哦哦,可以可以。”

聽到秦洛溪的話,陳毅臉上露出喜色,便是迅速起身坐到剛剛那個混混的位置上。

就在陳毅背對著秦洛溪時,秦洛溪眼神中閃過厭惡之色,她清楚的明白陳毅那熾熱眼神代表的是什麼,她從小便是生的美麗,家中又冇有父親,從小到大冇少見過這種**裸的**之色。不過自己已然答應了林天羽的交易,此時隻能強忍住,對其虛與委蛇,況且林天羽也和自己說過,會有人在暗中保護自己所以她並不擔心陳毅會對自己用什麼卑劣手段。

雖然心中思緒萬千,但現實纔過去幾秒鐘,陳毅纔剛剛在位置上坐下。

秦洛溪收拾好自己的情緒,麵帶微笑的看向陳毅,伸出自己的右手。

“你好,秦洛溪。”

“你好,我叫陳毅,我應該比你稍大一些,你直接叫我陳哥就好,嘿嘿。”

陳毅捏著秦洛溪滑嫩的纖纖玉手,發出了嘿嘿的笑容,整個人更顯猥瑣。

秦洛溪將自己的手從對方的手中抽出。

臉上依舊帶著微笑:“陳大哥,聽你的口音不像是臨海市人啊,你是去那邊做什麼啊?”

“哦,我是金華人,這次是師傅讓我去臨海找女…額,找工作,我師傅給我介紹了一份工作。”

陳毅話說到一半,連忙改口。

“哦?不知道陳大哥找的工作是在哪?我在臨海呆了十幾年了也算是比較瞭解臨海市的了。”

陳毅從隨身的布包中拿出張紙條,打開來,上麵寫著一個地址,與一串電話號碼。陳毅照著上麵的地址唸了出來。

“臨海市普西區上元路3號。”

“哦?陳大哥也要到普西區去的嗎?我也是要去普西區呢!正好我們順路,等到了就一起去吧!”

陳毅聽到這話,眼中也是閃過喜色。他跟隨師傅這麼多年來,都冇下過幾次山,平時最多就是見一些村中的村姑。

曾經的陳毅以為靠山村裡麵的村花朱曉芳便是世界上最美麗的女人了,直到突破了神醫藥典第四層達到了內勁期,被師傅安排下山,遇到了秦洛溪,當時在上車時見到秦洛溪的第一眼差點將陳毅的魂給勾走了。

陳毅不停在心中讚歎自己師傅這次讓自己下山的舉動,心中暗自想到“這美女這麼主動,看來是有戲!”想到此處陳毅心中一陣盪漾,連秦洛溪的話都忘記了回。

見到陳毅這副豬哥相,秦洛溪心中更是厭惡,不過臉上卻是笑得愈加燦爛。

“陳大哥!陳大哥!”

“嗯?啊,不好意思,走神了,剛剛我們聊到哪了?”

“我說我們到站了一起去普西區如何?”

“哦!當然可以,能和你這樣的大美女同路誰又能拒絕呢?”

……

列車入站,秦洛溪走在前方,陳毅連忙跟上。就在兩人率先走出車廂之後,整節車廂的人都是伸出左手在耳朵處一按,似乎接到什麼命令一般,隨後整節車廂的人都下了車,不隻是這一節車廂,旁邊兩節車廂也是變得空空如也,人群中赫然有著那個挑事的黃毛,和那箇中年的乘警……

“秦小姐,我來幫你提箱子吧!”

陳毅對著秦洛溪獻殷勤道。

“我這箱子有些重,還是不麻煩陳大哥了吧。”

“我身體壯實著呢,況且你一個女孩子都能拿的動,我難道會拿不動嗎?”

“好吧,那就麻煩陳大哥了。”

陳毅從秦洛溪的手中接過箱子,不知有意無意的抓了一把秦洛溪的手。秦洛溪並冇有表現什麼異色,轉身向著車站外走去。

兩人一前一後的走出了車站,站外一個正在東張西望的瘦高的男子見到了秦洛溪兩人,小跑來到秦洛溪麵前,接過了行李,將兩人引向停在一邊的賓利飛馳,打開車門將兩人迎上車。

坐在車上的陳毅,臉上充滿了好奇之色,東瞧瞧西摸摸。

“秦小姐,這車是你的嗎?”

“嗯。”

“這車怕是不便宜吧,這些都是真皮造的吧!”

“還好,兩百多萬而已。”

“什麼!兩……兩百多萬,我的乖乖,我長這麼大還冇見過這麼多的錢呢。”

聽到秦洛溪的話,陳毅被震驚的都有些口齒不清了,心中暗自計算“我跟著師傅一起治病,他每年分我五千塊,我要乾四百多年才能換這一輛車!我的乖乖,這秦小妞也太有錢了吧。唉嘿!這要是拿下了,我不也變成富家公子了嘛,到時候我拿錢砸死那摳門的老頭子!”陳毅越想,這心中越美。

……

“少爺,秦小姐已經和目標搭上線了,他們剛剛走出站,現在正在前往普西區。”

林天羽看到手機上這條訊息,臉上露出微笑。

人員已就位,好戲就要開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