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賓利停在了一棟大樓前。

“秦總,到了。”前麵的司機開口道。

秦洛溪從包裡拿出一張名片遞給陳毅。

“陳大哥,你也給我留一個聯絡方式吧,今天我趕著開會,下次我請你吃飯。這是我的名片,你有什麼事情就給我打電話,能幫上忙的我定會儘力幫。”

陳毅接過名片,拿出自己的老年機按照上麵的聯絡電話打了過去,聽到秦洛溪的電話響了這才掛掉。

“哈哈,哪能讓妹子請我吃飯呢,況且你還送我過來,等陳哥安頓好了,陳哥請你吃飯!”

“哈哈哈,那好,陳大哥慢走。”

“秦妹子,再見!”

兩人揮手道彆,陳毅目送黑色的賓利駛離視線,這才收回目光,提起自己的布包轉身向著大樓走去。

“哎!哎!哎!哪來的土包子啊,往裡麵鑽什麼鑽,你不看看這是什麼地方。”

一人從旁邊保安亭串了出來,攔下了陳毅。

“我是來找你們總裁的,我師傅一個月前和他約好了的。”

聽到陳毅這話,那保安抬手一指。

“看清楚那上麵寫的啥了冇有?這裡是莫氏集團,不是什麼廢品回收站,還找總裁?趕緊哪來回哪去!”

陳毅眉頭皺起,從包裡拿出師傅給自己的紙條,剛想撥通上麵的電話,身後突然傳來一個男子的聲音。

“怎麼回事?”

一西裝革履的男子來到近前,帶著一金絲眼鏡,但那頭髮抹的油光鋥亮的,顯得整個人油膩不少。

“吳主管,隻是有個不開眼的小子罷了,我馬上就趕他走!”

保安對著那吳主管諂媚的笑道。

吳主管瞄了一眼陳毅,鼻中發出一聲輕“嗯。”便是自顧自朝大樓裡邊走去。

保安轉過頭來看著陳毅還站在那,也不由得惱了,要是這點小事都處理不好,等會再被剛剛那個愛管閒事的後勤吳主管給自己老大一說,自己這飯碗估計都不保了。

“你小子耳朵聾了嗎?我叫你滾蛋!”

保安伸手推向陳毅。

陳毅下意識想要抬手去抓住對方推來的手,但突然想起下山前師傅的告誡,

“你此次下山切勿仗著自己的武藝好勇鬥狠,還有去莫氏集團的時候客氣些,畢竟強龍不壓地頭蛇,況且你這次是讓你去和莫氏的大小姐相親的,注意自己的言行。”

陳毅便是放棄了去擒拿對方,而是一個側身躲過對方推來的手。

保安這一推也是用了力氣的,冇想到對方能夠這樣輕鬆的躲過去,整個人身形不穩向前一個趔趄。

保安剛穩住自己的身形,便是聽到了陳毅的聲音。

“等一等,我這裡有著你們總裁的電話,你等我打個電話,等會有你好看的,狗眼看人低的傢夥。”

陳毅強忍怒氣說道,同時心中冷笑,等著看對方最後卑躬屈膝的樣子,心中也有些不滿莫家人的行事,明明早就說好了,自己今天到對方公司,不安排人來接送就罷了,居然這一個看門的都這樣欺辱自己,等見了麵一定要好好問問對方到底有冇有誠意。

“好,我就給你個叫人的機會,要是敢耍老子,等會讓你躺著出去!”

保安心中也是有了火氣,等這個裝瘋賣傻的小子耍完手段,定要讓對方吃頓苦頭。

陳毅也按照紙張上邊的電話號碼撥通了過去,還特意開了擴音。

“嘟…嘟…嘟……喂!這裡是天上人間,請問陳先生這次是預訂到店還是需要上門服務?”

電話那頭卻是一個女人接通了,還未等陳毅開口便是劈裡啪啦一頓介紹,話中的內容讓陳毅麵色一呆,反覆對比著手機裡的號碼與紙張上的號碼,但確實是一模一樣。

“喂?喂?先陳生還在嗎?”

可是半天冇有迴應。

“tm的拿老孃開玩笑呢?煞筆東西。”

罵完之後女人便是掛斷了電話。

陳毅還處於愣神之中,旁邊的保安卻是憋不住了。

“哈哈哈哈,這就是你所說的要給總裁打電話?聽對麵女人的話似乎跟你很熟啊,看來是常客了吧!”

保安本來心中有些火氣的,但看見對麵那年輕人臉上一陣青一陣紫的變換不停,加上對方之前信誓旦旦的狠話,頓時笑得前仰後翻的,大聲的狂笑也引來了幾個路人的注視。

陳毅臉色陰晴不定,但是看著周圍好奇的路人逐漸靠了過來,也隻能倉皇逃竄,先離開這裡。

以陳毅內勁初期的武學造詣,很快便是離開了人群的視線。

街上一對情侶目送著陳毅從視線中消失,手指附上耳朵。

“各單位注意,目標已經離開a區,正向著c區方向前進,over!”

……

林天羽看著手機上部下發來的實時資訊,保持微笑的嘴角再度上揚一絲,笑得更加燦爛了。

“林賢侄今天請我們來究竟是為何事?”

坐在林天羽對麵的一箇中年人放下手中的茶杯開口詢問道。

“既然莫叔叔都這樣問了,那我也不繞彎子了。”

林天羽拿出一份檔案,遞給對方。

莫清遠接過檔案,打開一看,便是臉色變得鄭重許多,神色複雜的看了林天羽一眼卻冇有說什麼,就那樣一頁一頁的瀏覽起來。

林天羽也不催,端起茶杯慢慢品起茶來,雖然這世界的茶比不上他前世喝過的那些靈茶仙茶,但林天羽對於這方麵也冇有多講究,他隻是喜歡茶水那種淡淡的苦澀與清香,讓人感覺身心寧靜。

約莫十來分鐘,莫清遠合上了檔案,看向林天羽。

“林賢侄這是何意?”

林天羽放下了茶杯,盯著對方的眼睛,緩緩開口。

“小子想以此為聘禮,迎娶莫叔您女兒。”

聽到這話,莫清遠臉上閃過一絲詫異,但又有一絲果然如自己所料的神色。

臨海市能達到他們這個層次的就那幾家,所以彼此也是十分熟悉,莫清遠對於林天羽這人也是有過瞭解的,之前就是個貪戀美色不理家業的二代,但是最近幾個月卻突然開始管理起自己家業務,並且能力十分出眾,短短幾個月做出了不小成績。

對於林天羽所說的提親之事,莫清遠心中卻是冇有多抗拒,畢竟在他們這個圈子中,男人好色一些不是什麼大的過錯,隻要有能力,並且不虧待自己的妻子,都能算做十分不錯的選擇了。

但是莫清遠也冇有直接答應。

“這件事我還得回家去和老爺子商量一番,並且還要問問語蔓她的意願,畢竟是婚姻大事不能兒戲。”

聽見對方這樣說,林天羽心中也是有了底,便是笑著附和道。

“自然,這等大事還是需要考慮周全,不過家中父母也是催的緊,還希望伯父能夠儘快給個回覆。”

見到對方已然改了口,莫清遠也冇有糾正,端起茶杯飲了一口,微微讚歎道。

“這茶是清香可口卻又留香悠長,不知賢侄是從何處得到的。”

“這是我前段時間去鼓肚山時,在一個村民那購買的。”

“哦!這茶竟是鼓肚山的茶,為何我從未聽說過鼓肚山的茶?”

“我問了那村民,他們村子就他一個人種了一些自家拿來喝的,伯父冇有見過也是自然。我早就聽聞伯父喜愛飲茶,已經為伯父裝了一份,等會伯父離開時記得帶上!”

“哈哈哈,好!那就多謝賢侄了。”

見到林天羽這樣懂事,莫清遠看著林天羽也是更加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