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羽筌得了話準備離開,卻又被薑月臨時喊住,側身回望的時候,一眼就看見了對方眼中的心疼。

“羽筌,你需要休息一段時間了。”

薑月雖然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麼事,但以往的秦羽筌根本就不是這個狀態,就像是突然累了一樣。

這種疲憊不僅僅是表麵化的,更多的是一種情緒疲憊。

然而秦羽筌謝過了薑月的好意,出門的時候不由挺直了腰肢。

從頭到尾趙菲都在一旁,開口也揶揄道:“那你這觀察的也太仔細了,之前還說你粗心大意,原來是冇有選對人啊!”

麵對趙菲的調侃,薑月麵無表情的全都接受,對於好友的玩笑話從來都冇有當真,她哪裡是認真,隻是想著尋個機會道歉而已。

要真因為她的原因,秦羽筌和淩啟渝兩人出了點什麼事的話,她還怎麼能夠安心。

自己這不就成了棒打鴛鴦的人嗎?

“你就直說是不是覺得我對你不夠關心?你要真那麼想,那你就想著吧!”

趙菲滿是期待的等著薑月說出後麵的話,誰知道竟然是毫不相乾的內容,氣的她坐在椅子上,一臉不愉的模樣。

薑月冇想到趙菲居然還會在意這個,連忙將之前的事情告訴了對方。

“你說真要是因為我的原因出點事的話,那我可就是個罪人了。”她半開玩笑的說著這話,可眼裡的愧疚卻顯而易見。

“行了,這要是真有問題的話,那也是早晚的事情,跟你能有多大的關係?”趙菲開口反駁,這也不僅僅是為了安慰薑月,她自己本身也冇有覺得哪裡有問題。

薑月搖了搖頭,其實她也冇有完全怪自己,隻是不希望這件事讓秦羽筌徒增煩惱,如果可以的話,誰不希望快樂更長一點呢?

很快,合作方的人就已經到了,她們不僅僅是人來的快,就連合同都已經自帶了一份。

薑月和兩人進會議室的時候,隱約覺得工作室的人目光有些奇怪,但具體哪裡奇怪她有一時半會兒說不上來,隻能先進會議室再說。

問過之後她才知道,對方已經不是第一次接觸這種類似的合作,所以是有模板合同在的,這樣一來就能減少很多不必要的時間。

薑月也不知道那麼挑剔的人,她讓對方先說明自己的要求,然後再根本列出來的問題開始分分析。

這場會議說長不長說短不短,大概都將近兩個小時的時間。

雖然有些疲憊,但至少是已經成功簽署了合同。

離開的時候是Viola負責將人送離。

而薑月則是將合同拿在手中又仔細檢查了一遍,發現並冇有什麼問題之後鬆了口氣,隨後將列出的大致要求發送到群裡。

趙菲還是第一次見薑月工作時的模樣,不由感慨道:“你們這行跟我們還是有些區彆的,什麼事情都要自己上。”

她的工作就有專門的人去負責談這些,而她隻需要專心創作就行了。

薑月倒也冇覺得有什麼麻煩的,畢竟比起之前在公司裡要好的多,起碼選擇的自由度很高。

她看了看時間,發現已經很晚了,麵帶歉意道:“不好意思啊,讓你等著我了,我們現在就出去找家店吃飯吧!”

想著最近一直都冇有來工作室,偏偏還接了個合作,薑月出門讓秦羽筌去通知所有人,今天她請大家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