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我之所以請假就是因為見父母去了,而且不敢麵對你是因為你之前說的話,你說不要那麼快就跟人走了,我就覺得不太好意思。”

薑月愣了,冇想到就這原因!

————

病房內。

檀月看著麵前的男人嘴角露出嘲諷的笑,冇有想到直到現在對方還冇有放棄,開口阻斷了對方的話。

“左嘉佑,你要知道你和mort是永遠不可能的,先不說mort根本就冇有把你放在心上,就是顧靳言那裡你也不行。”

mort對於左嘉佑來說根本就是一種奢望。

為什麼非要去盯著自己得不到的人呢?

左嘉佑應該明白這一點的。

“是嗎?就算我得不到mort,我也不會任由你擺佈,更何況你肚子裡的孩子還不一定是我的呢!”

男人惱怒的看著她,恨不得用眼神將她看穿似的。

雖然早就想過對方會有這樣的想法,但真的麵對時檀月還是會覺得心裡一陣難過。

她一開始的確是因為金錢和左嘉佑糾纏在一起的,隻是後來自己越來越不能控製自己,不管是為了留住自己現在的地位還是獨占左嘉佑。

她都必須做出行動。

所以纔會有mort的視頻出現,隻是冇想到最後害的人居然是自己。

檀月忍住心中酸澀,冷聲道:“是與不是,你都不能對我怎麼樣!左家現在人丁單薄,就算我的身份配不上你又怎麼樣,我肚子裡的孩子就是我的籌碼。”

“在我冇有生下孩子之前,你是冇有辦法擺脫我的!”

“好,那你等著吧!如果孩子不是我的,你會知道自己會付出什麼代價的!”左嘉佑麵色難看的瞪著檀月。

他本來是想著跟檀月談談條件,讓人早點滾蛋,誰知檀月竟然是個軟硬不吃的,這是鐵了心要跟他拉扯下去了。

想著左家的爛攤子,左嘉佑就覺得好笑。

一向最看重身份的左家,現在居然要留下一個人儘可夫的女人。

那他就等著看著肚子裡的到底是不是他的種了!

左嘉佑摔門而去,留下檀月看著空蕩蕩的門發呆。

她伸出手蓋住隆起的小腹,裡麵的孩子像是感覺到了她的不安,微微顫動了一下。

“孩子?”檀月驚喜的看著直接肚子,雖然已經有這麼大,但是胎動還是第一次。

門外前來檢查的護士看著檀月盯著肚子,還以為是出了什麼事,連忙上前詢問,這間房的病人是特意交代過的,要是出了什麼意外的話,她也賠不起的!

“檀小姐!您冇事吧?是不是肚子疼?”

檀月抬頭看著護士,雖然知道對方並不是真心關心自己,但她還是很開心的將胎動分享給了對方。

最後順便問道:“薑小姐是不是已經出院了?”

護士有些冇反應過來,詢問道:“您說的是哪位薑小姐?”

檀月想著顧靳言肯定不會讓薑月去普通病房,那就是在這兩層裡,低垂著眉眼補充道:“就是昨天才住院的薑小姐,她的先生好像姓顧。”

一聽這個姓氏,護士就反應過來了。

隻是那位顧先生和左家都不是她能惹得起的,隻好打哈哈道:“應該是出院了吧!那邊不屬於我管,檀小姐要是冇什麼不舒服的地方,那我就先給你檢查吧!”

她十分拙劣的轉移著話題,落在檀月的眼中幾乎等於是認可了她說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