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小鹽的心中突然升起一股罪惡感。

她說的那些話都是編的,可宿衿卻是真實經曆過。

他以為她有過同樣的遭遇,所以纔將自己僅有的溫柔分給了她。

他明明是個冷漠的人。

“正因為自己淋過雨,纔想給彆人撐傘,你捱過餓,所以見不得彆人餓肚子。你真的是一個很好的人。”沈小鹽試圖安慰他。

他卻自嘲的笑了笑:“我從來都不是一個好人。”

否則……當初就不會為了擺脫困境,而走上一條錯誤的路。

可沈小鹽的下一句話,卻讓他心頭一震。

“如果能選擇平凡的生活,誰又願意走上一條顛沛流離的路呢。”

他抬起頭,不可置信的看向沈小鹽。

卻見沈小鹽笑吟吟的望著他,如月牙般彎起的眼眸裡,流轉著淡淡的溫馨。

“雖然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但是骨子裡的東西是不會變的。”

“我不管你覺得自己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隻知道,你是個好人。”

“我隻相信自己的眼睛。”

……

夜幕,天黑的看不到丁點星光,陰沉的可怕。

宿衿站在大樓樓頂,回想著沈小鹽今天說過的話。

“如果能選擇平凡的生活,誰又願意走上一條顛沛流離的路呢。”

怎麼能每個字都打在他的心上。

他俯瞰著這座城市的夜景。

即使到了晚上,這裡也充斥著煙火氣息。擺攤的、深夜跑出租的、剛下班和同事去聚餐的……

大家都在過著最簡單的生活,日複一日,年複一年。

可偏偏就是這種簡單的日常,於他而言,卻是觸不可及的存在。

起初他隻是對沈小鹽這個人感到好奇,纔在她身邊多留了幾日。可是卻越發的發現,自己開始眷戀這種平凡的日常……

他漸漸的意識到,他已經不想離開了。

如果可以的話,他不想做殺手。

可是冇有這種如果。

……

次日,清晨。

“握草!遲到了!”沈小鹽驚恐的睜開眼,從床上彈射起步,徑直衝進洗手間。

“宿衿你怎麼不叫我啊!早餐應該也來不及了我就先不吃了,衣服你放哪了我一會去穿,啊對了司機是不是已經在樓下了?救命!要是遲到被罰違約金的話老陰比不得殺了我?!”

沈小鹽風風火火的跑進客廳,卻突然發現,家裡安靜的可怕。

桌上冇有提前買好的早餐。

沙發上冇有熨好的衣服。

茶幾上的台本乾乾淨淨的冇有任何標註。

就連那麼活生生的一個人,也消失了。

“宿衿……走了?”意識到這一點後,不知為何,她居然有些落寞。

許是因為來這個世界後,相處陪伴最多的人便是他,她的心裡早就不知不覺的把他當成了自己的好厚米。

可是她似乎忘了,他並不是她真正的經紀人。

遲早是會離開的。

“算了,這說明他徹底放棄我了,我應該高興纔對。”沈小鹽拍了拍自己的臉蛋,試圖讓自己清醒一點。

剛到片場,迎接她的就是一頓臭罵。

“你是不是真以為自己火了?都敢遲到耍大牌了是不是?你知不知道現場有多少人在等你!所有的拍攝進度就因為你一個人耽擱了!能拍拍不能拍滾蛋!!!”

導演氣的麵色通紅,最後還是被副導好聲好氣的勸走的。

沈小鹽站在那裡,感受著周圍那些嘲諷、不屑、甚至是幸災樂禍的目光,突然意識到,她其實一直都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

她活在宿衿的保護傘下,從未麵對過這些。

如今宿衿走了,所有的惡意再也抵擋不住,朝她奔襲而來。

她渾渾噩噩的結束了拍攝,來到後台準備卸妝的時候,卻聽到裡麵傳來嗤笑聲。

“你剛剛看到沈小鹽的表情了嗎?跟吃了死蒼蠅似的,笑死我了。”

“她不會真的以為自己火了吧?不過是網友眼中的笑料而已,邀請她的都是搞笑綜藝,難道她心裡冇數嗎?那些綜藝導演啊,隻是把她當成了一個跳梁小醜,給自己的節目烘托氣氛罷了。”

“她還傻乎乎的以為自己真的有多大牌呢,哈哈哈哈哈……”

背後議論她的,正是剛剛跟她一起拍攝的兩個女藝人。

她們在節目上表現的溫柔善良、知書達理,可下了節目,卻是兩副麵孔。

如果換成平常,沈小鹽非得進去讓她們嚐嚐她的川味鞋拔子。

但是今天冇什麼心情。

“罷了,都是些凡夫俗子。”沈小鹽歎了口氣,轉身準備離開,卻突然被拉住了手腕。

“你這就要走了?”一道熟悉的聲音響起。

沈小鹽虎軀一震,猛地轉頭。

熟悉的麵容映入眼簾。

“聽到這樣的話還無動於衷,這不像你。”宿衿平靜的看著她。

“你冇走?!”

“我昨天不是跟你說了嗎,我今天要去跟一個製片人談劇本,你忘了?”

焯!不早說!害她失魂落魄一整天!

沈小鹽瞬間啟動超級賽亞人形態,一腳踹開房門,如瘋狗般撲進去:“兩個小卡了咪!居然敢在背後議論你爺爺我,看爺不取你們狗命!!”

“吃我一記飛龍在天!!!”

這一招飛龍在天,把那兩人嚇的花容失色。

“啊!!”

“說著玩的說著玩的!彆揪頭髮!啊!!”

一時間,慘叫聲此起彼伏。

路過的人好奇的想看看是怎麼回事,宿衿砰的一聲把門關上,單手插兜靠在門邊,冷冷的掃視著他們:

“很好奇嗎?”

“咳咳咳……不好奇,純屬路過,純屬路過……”幾個路人逃之夭夭。

十分鐘後,沈小鹽勝利歸來。

雖然她打不過身強力壯的黑粉,但是這倆電線杆子,她還是可以輕鬆應對的。

一口惡氣出了,瞬間神清氣爽:“宿衿,咱們回家吧!”

“沈小鹽。”宿衿卻突然叫住了她。

“……怎麼了?”她有種不好的預感。

“你之前說過,隻要能賺到錢,被黑被罵也沒關係。現在你做到了,你話題度一直很高,各大綜藝導演輪番邀請你,你賺的盆滿缽滿。”

他停頓了一下,眸光黯了幾分,“可是你的風評始終是負麵的,圈內的人依舊看不起你,所有人都隻是把你當成一個小醜,儘情的嘲諷辱罵。”

“這些我都不在乎。”沈小鹽說的是真心話。

誤入這個危險重重的世界,她唯一的心願就隻有活下來而已。

其他的又怎麼敢奢求呢。

“可是我在乎。”宿衿緊抿著唇,神色晦暗,“我不想看他們罵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