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地球小區 >   第10章

“咦?等等,這個男的,怎麼看起來,有些眼熟呢?”

林安念一愣,看著和馬尾少女對戰的少年,雖然鼻青臉腫,但越看越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這時,6班觀戰群眾裡,一個大背頭少年突然大聲喊道:“秦言兄弟,加油!”

秦,秦言?!

林安念神情一滯,美眸瞪大,震驚了。

怪不得看著眼熟,原來是這個變態暴露狂!

等等!

他不是一個對武道一竅不通的文校生嗎?怎麼這會兒八卦掌意合步玩得那麼溜,難道他之前是故意裝的,在扮豬吃老虎?

……

時間又過去兩個小時,到了7月2號的淩晨1點。

秦言和馬尾少女依舊激烈對打,好像不知疲倦。

他們兩從1號的晚上21點開始,一直打到現在,已經連續打了數十上百場。

打了那麼多場,秦言一直在輸,哪怕他的實力不斷提升,依舊打不贏,實在是馬尾少女太強了。

聽大背頭說,馬尾少女叫王玥英,是他們班最漂亮也是最能打的女生,實力在班上能排進前三。

除了高超的武藝少有人及之外,氣血更是早已達到凡人極限,身體素質各方麵均堪比世界級頂尖運動員。

自從第一次被王玥英三招擊敗後,秦言便跟人家姑娘死磕上了。

如此強大的對手,不僅能學習到更多的東西,還能最大化地磨鍊自己。

當然以上原因都是其次,最重要最關鍵的一點是,被這小娘皮打敗後,對方還很是不屑地豎了箇中指。

這種挑釁,是個男人就絕對忍不了!

於是,原本計劃著在晚上22點前下線回家的秦言,當即改變主意。

今天不把這小娘皮按在地上狠狠摩擦一頓,他就不回家睡覺了!

而王玥英也不是什麼好脾氣的主,驕傲得很,對於秦言接二連三的不斷挑戰,她毫不猶豫全都接下。

王玥英越打越氣,她心中也發狠了,誓要把這個不自量力的小白臉,打得跪地求饒不可!

王玥英固然很強,不過秦言也不是吃乾飯的。

隨著時間推移,秦言跟開掛一樣,越戰越強,實力不斷提升,到了現在,已經能和王玥英硬剛個五六十招而不落下風。

在二人激戰正酣時,地下練武場東麵通道口,典偉帶著三男一女,四個新人玩家走了進來。

“這裡就是地下練武場,以後兩個月的淩晨一點半開始,你們便來這裡上公共課,當然也可以不來,你們自己做主,自己安排時間,師傅領進門,修行靠個人,修煉是自己的事……”

典偉孜孜不倦,不厭其煩地又給新人說了一番與昨天無甚區彆的講解。

可纔講解到一半,典偉便愣住了,聲音戛然而止。

他愕然發現自己班上昨天進來的那幾個學員,全都不在本班所在的南區域。

一番尋找下,纔在對麵北區域那裡,看到他們和6班的人混在一起,觀看彆人比武對決。

“這群混賬!”典偉登時就怒了,一甩衣袖,大踏步地往北區域趕去。

身後的四名新人玩家見狀,麵麵相覷,有些不明所以地跟了上去。

等來到北區域,站在觀戰人群外圍,典偉臉色陰沉,目光不善地向場內對戰的兩人掃了一眼。

當目光掃到某人身上時,典偉忽地眼皮一跳。

“嗯?這人?”

他發現那個某人,有些眼熟。

典偉皺了皺眉,凝目仔細看了又看,那是越看越眼熟,好像是那個誰來著……

“臥槽!是這小子!”

典偉忍不住驚叫出聲,一臉見鬼的表情,他終於想起來是誰了。

怪不得眼熟,這鼻青臉腫的小子,特麼的不就是他們7班的學員秦言嗎,那個武道剛入門的新鳥菜雞!

“這這這,這小子,這小子?!”

典偉瞠目結舌,一臉呆滯。

他看到了什麼?

昨晚還在練基礎拳,一身問題的入門新鳥,現在就跟開了掛一樣,八卦掌、詠春拳、太極拳等各種高深拳法信手拈來,而且還隨意轉換,無縫銜接。

這尼瑪操作,有些溜得飛起啊……

這真的是一個武道剛入門的新鳥該有的造詣?

他承認這小子的學習天賦的確很強,可這強悍得有些冇人性冇天理了啊!

隻是一天不見,十八般武藝就學會了一半,再給他一天時間,豈不是要學火箭上天?!

這小兔崽子確定冇充VIP,係統給開了外掛?

這一刻,典偉風中淩亂,有些懷疑人生。

……

場內,秦言和王玥英的激戰依舊正酣,不分勝負。

二人打得你來我往,上拳下腳,見招拆招,攻守兼備。

同時,身體沉悶的碰撞聲就跟炒豆子放鞭炮似的,劈裡啪啦不絕於耳。戰鬥異常激烈,直看得圍觀群眾一陣眼花繚亂,心驚肉跳。

王玥英的詠春拳已練至爐火純青,大乘水準,一手快拳疾如閃電,迅似狂風。

左右開弓下,嗖嗖嗖地就跟打機關槍似的,殘影連連,很多次都打得秦言不得不被動防守招架。

還好秦言天賦異稟,魂力超於常人,神經反應和感知力天生強悍,後來再經過長時間無數次的戰鬥磨鍊下,更是在原有基礎上提升了不少,不然王玥英這種快到眼花繚亂的打法,他還真應對不來。

除此之外,今天秦言修煉了兩次元氣煉體法,讓得各方麵的身體素質得到再次增強,現在差不多達到了一級運動員的水準。

如果冇有這些提升和增強,哪怕秦言的拳法耍得再溜,也招架不住王玥英那一手快拳。

在絕對的硬實力麵前,再精湛的武藝技巧,也都會淪為不堪一擊的花拳繡腿。

二人的戰鬥已經持續了三分多鐘,戰況依舊膠著,相持不下,王玥英的心境不由得亂了,又氣又急。

詠春講究以快製勝,長時間都無法克敵製勝,王玥英覺得自己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這秦言不論武藝還是身體素質,都差自己一些,可縱是有如此差距,她還是難以戰而勝之。

實在是秦言太過難纏了,簡直就跟甩不掉的狗皮膏藥一般,死死地粘著自己,你進他退,你退他進,拿之無可奈何,煩不勝煩。

而最讓王玥英感到頭疼心驚的,是自己的打法完全被對方看穿了,不管是招式套路,還是戰鬥節奏,都被摸得一清二楚。

她纔剛準備出招,秦言便會在第一時間做出最正確的應對,如此就可立於不敗之地。

而這也是王玥英一直久攻不下的主要原因。

‘可惡!這傢夥好敏銳的洞察力,他到底是個什麼鬼啊!’

再看秦言,應付起王玥英疾風暴雨的攻勢,是越發地遊刃有餘,這還得歸功於他對意合步的掌握程度,越來越精深熟練的緣故。

秦言腳下步法時快時慢,邁開的步子長短不一,好是奇妙。再配合著身體各種幅度的扭動,看起來好像在跳舞一般,一股葉乘風來風拂雲的飄逸中,還帶著一絲青山不改水長流的穩然。

觀戰人群中,典偉看著秦言施展的身法,眼睛一亮,忍不住讚歎:“好飄逸的身法,這是形意門的意合步吧,這小子已經掌握了第一階段外三合的精髓‘全身動’,手腳肩腰胯全身動作做到了協調為一,看起來飄逸自然……可惜美中不足的是,總時不時地斷檔,真是煞風景。”

視線迴歸場內。

再次眼睜睜看著秦言如泥鰍一般,滑溜地從自己手底下溜走,王玥英終於忍無可忍,徹底抓狂了。

氣急之下,也不講究什麼武德不武德的,直接祭出女人的殺手鐧,對著秦言胯下,狠狠地來了個撩陰腳!

這出其不意的一腳,嚇得秦言猛地一激靈,全身汗毛倒豎,急忙撤回手向下按去。

開玩笑,這要是被踢中了,必然雞飛蛋打啊!

“媽的!你瘋了!是不是有病!”

秦言勃然大怒,雙手死死抓著王玥英的腳踝。

“你竟敢吼我!王八蛋,我特麼夾死你!”

王玥英鳳目一瞪,身子靈巧如蛇,來了一個後仰側轉,帶動全身力氣彙聚於右腿上,隨後一記勢大力沉的鞭腿將秦言抽倒在地。

這還不算完,王玥英一個餓虎撲食,往秦言身上撲去。

第一時間就以關節技控製住秦言的右手手腕關節,之後兩條白皙大長腿呈剪刀狀交叉,準備對著脖子部位施展奪命剪刀腳。

秦言眼疾手快,在奪命剪刀腳即將成型前,冇被控製的左手閃電一抓,一把抓住王玥英的腳踝,大拇指和食指使勁兒捏著腳後跟的筋。

“啊!!”

王瓊英一聲痛苦尖叫,身子猛地一抖,腳後跟傳來的劇痛,讓她全身力氣暫時停止了一瞬。

而也就是這一瞬,讓秦言逮到了機會,被控製的右手輕鬆掙開,然後胡亂一抓。

歐耶~

“呀啊!!!”

一道比之前還要高幾分貝的尖叫聲響起。

“臥槽!你個流氓!放手!快放手!”

秦言全當冇聽見,手裡繼續發力,使勁兒地捏,想捏麻筋,可是冇捏到。

這一刻,場內氣氛突然變得無比的詭異,一道道倒吸涼氣的聲音接連響起,所有人當場石化。

見秦言怎麼都不肯鬆手,王玥英羞怒交加,心中發狠。

既然你玩下流的,那老孃也陪你玩玩!

於是,在圍觀群眾呆滯的目光注視下,王玥英生猛地來了個索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