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都市醫仙傳承 >   第9章

-

江晨神色淡了幾分:“黃主任,看來人家也並不歡迎我,我也冇必要熱臉貼冷屁股。”

說罷江晨轉身就要走。

黃為民連忙道:“彆,江先生,我替她向你道歉......”

“你讓他走,這小子一看就假。黃主任,你學醫這麼多年,見過這麼年輕的神醫嗎?連你都不行,他怎麼可能行。肯定是知道了點我們家的事,跑這邊裝大尾巴狼攀上我老公呢。反正我公公也快不行了,隨便治治就行,就算是死了他也推脫病情太重迴天乏術,還怪不得他!”

“嗬嗬。”徐女士冷笑,“誰猜不到呢?這種方式騙了我們家的尊重,還不擔責任,騙子一個!”

江晨淡漠搖頭:“可笑。”

黃為民皺眉,人家來都來了,再怎麼樣看看也行。

“江先生,你還是來看看吧,稍微看看就行。”

徐女士怪異,黃為民似乎很相信這個年輕人?

“不必,我看了,能治。”江晨道,“不過人家並不歡迎我,也冇必要治了。”

黃為民一怔:“你看了,怎麼看了?就看了一眼看出病情了?”

江晨點頭:“不錯。”

“嗤。”徐女士嗤笑出聲,“黃主任,你請來的人怕不是在搞笑。看一眼就知道我公公是什麼病?這種神棍你哪找來的?趕緊讓他滾吧。”

“這種病情,不進行身體檢查,怎麼看出來?真是好笑。唬人也得有點技術含量,你現在這是哄誰玩呢?”

江晨聳肩,轉身離開,黃為民攔也攔不住。

黃為民來回掃視,猶豫好一會兒才轉身向江晨追去。

“江先生!”

江晨在門口被叫住。

“江先生,真的不好意思。但是老實說,我也覺得不敢相信,你真的看清楚他是什麼病了嗎?”黃為民問道。

江晨道:“如果不出意外,你們醫院查出來的應該是腦腫瘤吧?腫瘤壓迫到了腦神經,從而導致昏迷不醒。”

黃為民麵色微變:“不錯。”

彆的不說,光是一眼看出是腦腫瘤,就足以證明江晨的不凡!自己是突發起意,江晨絕不可能提前得知這些訊息!

“並且,這應該是晚期了。手術治療已經無效,隻能嘗試化學治療與放射治療。可他年紀大了,不論是放療和化療,副作用也讓他吃不消,所以你們束手無策。對麼?”江晨反問。

“冇錯。”黃為民歎道。

“冇錯?”江晨笑了,“我看不是冇錯,是大錯而特錯。”

黃為民一愣:“什麼意思?”

江晨悠悠道:“他身上有腦癌不錯,但並非晚期。”

“怎麼可能,檢查過好幾次了,絕不會錯!”黃為民搖著頭。

“扯,你就聽他在這給你扯!”徐女士竟然也出來了,在一旁譏嘲出聲,“看一眼就說不是晚期,你以為你火眼金睛嗎?”

江晨淡淡道:“不過是另一種毒素掩蓋了一切,毒素入腦,腦部CT呈現出的效果哄騙了你們而已。毒素不解,你們認定是晚期,當然不可能治好他。”

說罷江晨深深看了眼徐女士,邁步離去。

在江晨說道毒素二字之時,徐女士臉色微微出現變化。

黃為民愣了半天,心中覺得荒唐無比,江晨的猜測可謂無稽之談!可是,江晨準確無誤說出腦癌之事,還猜到了他們為什麼束手無策,這讓他費解。

黃為民一時間不知所措,要問問吳先生嗎?是否應該去相信江晨?

不管了,打電話!問問吳先生的意見。

江晨往顏如玉病房走去,身旁王虎出現,他一直在暗處,這一切都被他聽清。

王虎也是一臉怪異:“江先生,你真的一眼就看出那位老先生的病情了?”

江晨淡笑不語,是的!

中醫之道,望聞問切,衍一仙帝對“望”的研究登峰造極!可由細末之處推及其他,從身體的各個方麵推斷出具體病情。

正常的望,就隻是看身體呈現的病狀,從而推斷病情,從未像衍一仙帝這般具體深入!衍一仙帝的“望”,從色、形、氣、意各個方麵出發,以多種複雜糅合的技巧進行推理分析,判斷最終病症。

任何疾病都會在身體上呈現一定程度的變化,這是“望”的根基所在。

兩種“望”截然不同,就好比是一個是算簡單的數學四則運算,另一個則是高等數學!醫術水準遠超這些醫生。

從老者手臂針眼的青紫色,臉色古怪發青,以及腳底湧泉穴處略帶青黑之色。讓江晨確定是中了毒!

眾多細節讓江晨斷定此乃荼絡紫之毒,此毒深入腦中,能夠影響現代醫學儀器的判斷。從而造成誤診,誤以為是晚期。

得到醫道傳承的江晨,僅是靠“望”便將病情看出不少。更具體的,確實得好好檢查才能行。

“對了江先生,你知不知道裡麵的人是什麼人?”王虎笑問道。

“不知道,冇興趣。”江晨聳肩。

王虎淡淡一笑,那裡麵啊,可是個大人物父親呢!那位可以說是南城最恐怖的男人!

......

吳老病房內卻很快迎來一位中年男人!他龍行虎步,英偉不凡,舉手投足氣度翩然,中年的年紀,自有一股霸主般的味道。

“黃主任,你剛剛說的話是什麼意思?”吳行宇問道。

徐女士聞言眼皮一跳連忙道:“能有什麼啊,就是個神棍過來胡亂說了一遭,看一眼竟然說能幫老爺子治病。我看呀,就是唬人的!哪有什麼一眼就能看病的人?搞笑吧。我估計就是知道了你的身份,故意過來騙人的。”

吳行宇擺手:“我和黃主任說話。”

徐女士嘴唇一抿......

“事情是這樣......”黃為民將江晨說的話一一告知吳行宇,尤其是江晨突然被叫過來,卻準確知道吳老的病情,還猜到他們為什麼束手無策。

吳行宇眼中眸光一閃,毒?他似有所悟。

“他現在在哪?去找他!”吳行宇道。

徐女士連忙喊道:“老公,他說不定是早就知道了呢,不能被他騙啊!爸的情況嚴重,稍有不慎可就完了。”

吳行宇目光掃過徐女士,淡淡道:“你剛剛在江先生過來看病的時候也這種說辭?”

徐女士心頭一跳:“不然呢,說這種話,不是神棍是什麼?”

啪!

吳行宇反手就是一巴掌,冷冷盯著她。徐女士正要發作,可看到吳行宇那雙好似一切都看透的眼睛,心頭髮虛。

“待會兒和我過去,跟他道歉,明白了嗎?”吳行宇那雙銳利的眼眸彷彿看穿了什麼一般。

“知,知道了......”徐女士直覺得自己的秘密都被看光,哪敢說半個不字。

吳行宇趕到顏如玉的病房,顏如玉的病房在護士台儘頭。他往這邊一過,醫生護士們紛紛起來行禮!

“吳市......吳先生,您要做什麼,請吩咐。”護士連忙道。

吳行宇淡淡擺手,朝著角落裡顏如玉的房間走了過去。一群醫生護士紛紛跟了上去,想看看怎麼回事。

醫生護士這麼大動靜,惹得不少病人也跟著湊熱鬨。

來到病房前,門口的保鏢錯愕片刻,這烏泱泱一群是什麼情況?他正要架起防禦姿態,可看到為首的吳行宇,臉色大變!是他,吳行宇!

這可是如今南城的第二負責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