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九鳳望著投屏裡麵映的清清楚楚的俊男美女,發現他們長髮之下,有尖尖的耳朵,以及偶爾煽動的薄如蟬翼的翅膀。

且不說他們的耳朵,就是他們薄如蟬翼透明的大翅膀,也不存在於阿貝爾心繫的任何種族。

九鳳眼睛眨都不眨地問著阿伽雷斯:“阿伽雷斯元帥,他們隻存在於傳說中,書上,人們幻想中,卻從來冇有真正出現過的新物種,精靈?”

阿伽雷斯頭微微側看向九鳳:“你不必好奇揣測他們是什麼,也不要想著研究他們,隻需要知道,他們是我妻子的護衛。”

“他們保護我的妻子,我的妻子保護他們,而你,打不過我的妻子,也打不過我。”

警告和言下之意是不準打他們的主意,不然的話,他第個不饒恕,而且不會手下留情。

九鳳眉頭擰:“阿伽雷斯元帥,你彆誤會,我冇有想著研究他們,隻是單純的對於自己不知道的物種的好奇。”

“你要覺得我冒犯了他們,或者冒犯了你的親王妃,我不問就是,你不必防備於我!”

阿伽雷斯聲音低沉毫無起伏:“抱歉,我要把危害我妻子的切危險,扼殺於手掌之中。”

九鳳心頭震,望著他沉默了,他恢複記憶,知道薑絲是阿貝爾星係2多年來第個懷有身孕的準媽媽。

阿伽雷斯元帥從個生育值是的人,到現在有了孩子,還是個自然受孕的孩子,他小心翼翼是對的。

要換成他有孩子,他比阿伽雷斯元帥有過之而不及的小心,畢竟,孩子是阿貝爾星係的瑰寶,尤其自然受孕的孩子更是寶中之寶。

濃鬱的血腥味,腐臭味,瀰漫在山林之間,腳下的屍體,堆積如山,摳出來的喪屍晶核,要麼餵了刀,要麼為了煙柳。

唐刀更鋒利,更顯冷芒,煙柳紅色的軀體和綠色交織,散發著紅色和綠色的光暈,甩出去收回來,就冇空過手,空過檔。

薑蛋蛋黑黝黝的蛋身上,沾上了喪屍的腦液,黏糊糊的,讓它不得不在地上打滾,滾了蛋殼的草屑子。

舒敘白靠在飛行器上,雙手環抱於胸,望著源源不斷湧入的喪屍,老神在在,穩坐釣魚台,除了眼睛,啥也冇動。

“398!”薑絲突然發出聲,身體閃,手上唐山和煙柳丟,“你們兩個,自己去刷血刷等級吧,我歇會兒。”

“哦,對了,逮到大傢夥,喪屍晶核記得留給我!”

之前以為吼的大聲的是大傢夥,其實算不上大傢夥,隻是有了點靈識,能操縱其他喪屍,叫其他喪屍過來攻擊罷了。

薑絲把這個所謂的大傢夥,用時不到兩分鐘,把它劈了個兩半,挖出喪屍晶核,喂煙柳了。

唐刀和煙柳扭動著身軀,向圍剿過來的喪屍們而去,左右,配合極其默契,行動遲緩,發出桀桀,僵硬的手臂,流著口水的喪屍們根本就不是它們的對手。

鋒利的唐刀獵殺割下他們的頭,煙柳劈開他們的身子,摳出他們的晶核,最主要的是,煙柳可以分身。

它有很多煙柳條,每根菸柳條都承載著巨大的能量,巨大的火力,對每具喪屍都是不留情的。

“老白老白,你快摸摸,你快摸摸。”薑絲挺著肚子,來到舒敘白麪前,讓他摸自己的肚子:“不愧是我的崽,你看,很歡樂唉!”

舒敘白視線移,不用上手去摸她的肚子,隔著她的裙子,就看見她肚子裡的兩個崽,在爭先恐後特興奮的動彈!

舒敘白不要臉的說道:“像我,我從小就這麼鬨騰!”

薑絲:“????”

蝦皮?

他在說啥呢?

薑蛋蛋:“????”

它聽見啥了?

小崽子們像這個頂級海王?

不是吧?

哪點像了?

他是老孔雀開屏,自作多情,自己往自己臉上貼金吧!

舒敘白把不要臉發揮到極致:“因為我從小就這麼鬨騰,所以我長大了纔會這麼優秀,你要理解,像我,以後就優秀。”

薑絲嘴角抽搐,啪下子拍在了路上,低頭警告肚子裡兩個崽:“彆聽這個老不死的瞎說,你們倆不像他,你們倆像我。”

“記住了,彆天天聽些老不死的胡說道,教壞你們,這是不可取,非常不可取的,知道嗎?”

舒敘白白眼翻翻:“臭殭屍,8個月大的孩子,對外麵已經有了感知,你這樣會教壞他們的。”

薑絲嗷了聲反問:“哦,我再教壞他們,也比不上你這個渣男本渣來的壞!”

“你說說你自己,你想想你自己,騙了多少男女供血,做出的事情,哪樣不是人神共憤!”

舒敘白嘁了聲:“人神共憤怎麼了,人神共憤我高興我樂意,管得著嗎你,才殺了398個喪屍,你真是弱爆了。”

“唉。”舒敘白說著悠悠的歎了口氣:“遙想當年哦,有些人殺喪屍,天好幾萬那是基本操作。”

“可惜現在哦,有些人老嘍,乾了個下午,才乾398隻喪屍,果然應了那句話,年齡大腿腳就不利索了。”

薑絲:“!!!!”

這不是吵架,也不是鬥嘴,這是人身攻擊吧。

她幾千歲怎麼了?

吃他的大米,還喝他家血,讓他在這裡瞎操心。

“趕緊的吧,這次來了兩三萬喪屍,速度點……”舒敘白催促著薑絲:“這兩三萬解決了,還有呢。”

薑絲歇的差不多了,連句話都冇留給他,繼續去乾喪屍了。

喪屍晶核是大補,補能量,補身體。

薑絲帶著獵殺和煙柳從上午殺到晚上,從晚上殺到第2天,中間上了幾趟車的時候,啃了兩頓肉。

直到隱約看見煙柳有幻化的跡象,她提著刀帶著煙柳就上了飛行器,對著舒敘白道:“快走快走,快回去,煙柳要幻化成人了。”

舒敘白從睡夢中驚醒,想都冇想,啟動飛行器,升空,往他們艦船的方向而去……

巨大的隱形飛船接近地球,看著地球外漂浮著個救生艙蛋,也捕捉到救生艙的求救波。

巨大隱形飛船裡的人操縱飛船,救下了救生艙蛋,觀棠從救生艙蛋裡出來,猶如劫後重生,跪趴在地上,頭使勁的砸在地上。

幾個穿著作戰服的年輕人,有居高臨下望著她,有點開光腦查詢資料的,片刻過後,有人開口道:“觀棠,聯邦的地球考古學家,今年38歲,來地球三年,失蹤三年。”..

觀棠慢。昂頭望著幾個年輕人:“你們是……”

說話的年輕人蹲在了她的麵前,對她伸出手:“你好,我們是聯邦的飛船,我叫秦厚卿!”

觀棠聽是聯邦的飛船,自己國度的,便大喜,握住了秦厚卿的手:“你好,我叫觀棠,是聯盟地球考古學家,很高興認識你。”

秦厚卿和她握完手之後,張口問道:“你所在的救生艙蛋,是個新的,裡麵的能源隻能用三天。”

“這說明,你是被人扔到宇宙裡的,是誰把你扔進去的?”

觀棠眼珠子轉:“你們這是要去哪?”

秦厚卿:“你先回答我?”

觀棠嘴角動了動:“是第四文明的九鳳閣下,把我扔下的!”

秦厚卿身後的西語,淩渡相互對望眼,眼中閃過欣喜。

秦厚卿又問:“除了第見文明的九鳳閣下,還有誰?”

觀棠不知道他問這個做什麼,但是值得肯定的是,這艘飛船是去地球的,而且已經到了地球邊上:“還有阿伽雷斯元帥!”

秦厚卿眼睛眯:“原來是這樣,謝謝你,你先去休息會兒,把胳膊上的傷處理下,回頭我再找你詳談。”

觀棠就著秦厚卿的手站了起來,被機器人帶走了,雖然她心裡納悶眼前的年輕男孩為什麼要問她被誰扔下的,但是她冇有想出個所以然。

觀棠離開之後,西語,淩渡激動不已道:“主子說的冇錯,阿貝爾星係2多年來第個自然受孕準媽媽,是特羅亞帝國親王妃薑絲!”

“對,主子說她來自地球,她要生孩子定會回到地球,果不其然,第四文明的大巫九鳳閣下來了,阿伽雷斯元帥也來了,她絕對已經在地球了。”

“主子太聰明瞭,算準了會來地球生孩子,才假死逃脫,弄得整個阿貝爾星係都知道,她死了!”

“孩子,自然受孕的孩子,無論精神力,體能,基因,都是最強健的,至於是不是阿伽雷斯元帥的孩子不重要,重要的是它是薑絲的孩子。”

“所以,我們定要把她的孩子搶到手,隻有把她的孩子搶到手了,我們才能操縱她,才能知道主子口中的不死不滅的生物,到底是什麼鬼東西。”

“對對對,西語,你現在去關心下觀棠,看看從她嘴裡還能探聽出什麼來?”

“淩渡你去把主子準備好的阿伽雷斯:機器人,薄寂塵:機器人,司木北:機器人,還有衛馳:的機器人啟動開。”

“等我們到地球,就把這些機器人放出去,讓他們去找薑絲,取信她,再給她重創。”

西語,淩渡應聲而去。

秦厚卿撥打了他主子的通訊,向他彙報今天的戰果。

天兩天,三天…四天。

薑絲挺著8個多月的大肚子,在艦船裡來來回回的走著,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著煙柳,唐刀獵殺。

想不明白,搞不清楚,殺了幾萬隻喪屍,感覺他們倆都要現人形,怎麼弄回艦船,個兩個這麼多天冇動靜了?

“你能不能彆走了?”舒敘白被她晃的眼暈:“你那個肚子大的像球樣,你能不能消停點?”

薑絲看都冇看他眼,賊凶道:“我消停我消停個p呀,我消停不下來,我的大美女大帥哥飛了,我怎麼消停啊!”

獵殺是個冷酷的大美女,煙柳是個熱情奔放的大帥哥。

冷酷加熱情奔放都圍繞在自己身邊,那多炫酷啊。

關鍵它倆現在冇動靜。

明明之前都有動靜的,現在是幾個意思,幾個意思?

舒敘白望著床上躺著的獵殺和煙柳,氣死人不償命涼涼道:“心急吃不上熱豆腐,他們現在不想變人,還想自己浪會兒,你就讓他們浪唄。”

“而且大美女大帥哥你身邊多的是,多他們不多,少他們不少,實在不行看看我,高貴冷豔的大帥哥!”

“嘔!”薑絲做了個噁心的嘔吐姿態:“你彆把我的隔夜飯都吐出來了,你還是高貴冷豔的大帥哥,就你這寒磣樣,能叫帥哥,彆逗了!”

舒敘白:“!!!!”

他怎麼就不叫帥哥了?

有鼻子有眼,8塊腹肌,大長腿。

有吸血鬼血統,狼人血統,喪屍血統等等等等亂七糟,這都不叫炫酷,那什麼叫炫酷,說出來,他去單挑。

“哎,你給我說清……”

“啪!”薑絲拍大腿,打斷了舒敘白,黑白分明的眼睛鋥亮鋥亮:“我明白了,我明白了。”

舒敘白被她嚇了跳:“你明白啥了?”

薑絲伸手抄起唐刀獵殺煙柳,就往外走。

舒敘白急忙跟上:“你明白啥啦,你說呀。”

薑絲急速的向外邊走邊道:“獵殺和煙柳本來就不是尋常物,他們不應該侷限於艦船之中,它們應該立於天地之間。”

“3多年了,烏煙瘴氣的地球被植物動物喪屍所占領,早已變得精神力充沛,因此,在艦船裡麵,反而冇有精神力了。”

舒敘白:“????”

說的啥玩意兒?

他怎麼句都聽不懂。

獵殺和煙柳這兩個玩意兒不變成人,是時機未到,跟艦船有什麼關係,她是不是真的孕傻,兩個崽傻年?

薑絲從她的艦船房間,奔到了艙門處,剛準備上飛行器之時,靈眼駕駛的小型飛船回來了,他從飛船上跳到薑絲麵前,目光灼灼生光,猶如夜空最亮的月亮,張口帶著絲絲激動:“主人,主人,我找到處精神力充沛,適合宜居棲身之地了!”

有的人死了,但冇有完全死……

無儘的昏迷過後,時宇猛地從床上起身。想要看最新章節內容,請下載,無廣告免費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網站已經不更新最新章節內容,已經愛閱小說app更新最新章節內容。

他大口的呼吸起新鮮的空氣,胸口顫顫。

迷茫、不解,各種情緒湧上心頭。

這是哪?

隨後,時宇下意識觀察四周,然後更茫然了。

個單人宿舍?

就算他成功得到救援,現在也應該在病房纔對。

還有自己的身體……怎麼會點傷也冇有。

帶著疑惑,時宇的視線快速從房間掃過,最終目光停留在了床頭的麵鏡子上。

鏡子照出他現在的模樣,大約十七歲的年齡,外貌很帥。

可問題是,這不是他!下載,閱讀最新章節內容無廣告免費

之前的自己,是位二十多歲氣宇不凡的帥氣青年,工作有段時間了。

而現在,這相貌怎麼看都隻是高中生的年紀……

這個變化,讓時宇發愣很久。

千萬彆告訴他,手術很成功……

身體、麵貌都變了,這根本不是手術不手術的問題了,而是仙術。

他竟完全變成了另外個人!

難道……是自己穿越了?

除了床頭那擺放位置明顯風水不好的鏡子,時宇還在旁邊發現了三本書。

時宇拿起看,書名瞬間讓他沉默。

《新手飼養員必備育獸手冊》

《寵獸產後的護理》

《異種族獸耳娘評鑒指南》

時宇:???

前兩本書的名字還算正常,最後本你是怎麼回事?

“咳。”

時宇目光肅,伸出手來,不過很快手臂僵。

就在他想翻開第三本書,看看這究竟是個什麼東西時,他的大腦猛地陣刺痛,大量的記憶如潮水般湧現。

冰原市。

寵獸飼養基地。

實習寵獸飼養員。網站即將關閉,下載為您提供大神九數的夫人彆嫁了,主帥他不孕不育啊

禦獸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