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44章慘絕人寰

第一峰青年速度雖快,可這裡是海上,他速度再快也要依靠自身,尤其是青銅大劍被許青給毀了的情況下。

而許青依靠自己的法船,自身不但不消耗,反而可以在追擊中恢複,這麼一來二人在這追擊中的結果自然可想而知。實際上這也是第七峰舟修的強悍之處。

身為舟修,到了築基後不但在岸上強悍,在海中更是可以將持久達到極致,所以也就是一個時辰,隨著前方第一峰青年心底的焦急,許青的法船還是追了上來。對於殺人,許青不會吝嗇法舟的神性,在追近的一瞬,神性一擊轟然爆發。下一刻,第一峰青年慘叫一聲,飛速掐訣取出大量符寶阻擋,這才噴出鮮血避開生死,頭也不回繼續逃遁。許青冷哼,仍然追擊。很快夜色降臨。

當夕陽落下,似將海天化為一色的時刻,許青的法船再一次追了上來,這一次他冇有用神性,而是在追上的一刻,身體猛地一躍而起。

揮手間大海咆孝,蛇頸龍從內葛然衝出阻攔第一峰青年的同時,許青也邁步直奔對方。黑色鐵簽也被他甩出,化作長虹在四周飛速環繞,尋找機會。而此刻的鐵簽內,金剛宗老祖的興奮已達到了人生崩峰。“主子主子,一定要乾掉這個傢夥”

“根據小的閱讀古籍多年的經驗,這小子一看就不是簡單之輩,他的衣著可以看出是你們七血童第一峰,且他築基還冇點燃命火就這麼強了,一般這樣的都是話本裡的主角,想來身份也不簡單,說不定是個殿下。

“尤其是主子你注意到了麼,這傢夥從不好好說話,這麼有特點,在話本裡都是很難殺死的!

“不過與主子比較,他就是假龍,主子纔是真龍,這樣的人在小的所看的古籍裡,雖都是具備氣運者,滅了後主子能獲氣運加身,萬萬不能放過!”

“另外,這人太過裝模作樣,說的話狗屁不通,我們要是打到他說人話,想就過癮"金剛宗老祖興奮的開口間,操控黑色鐵簽飛速臨近,同時心底也在歡呼。“你死定了,能在這許魔頭追殺還活著的,隻有老夫一人,絕不會有第二個!金剛宗老祖操控的黑色鐵簽速度飛快,刹那臨近間,許青也邁步到來,他右手抬起猛地按,頓時天刀幻化,狠狠落下。

第一峰青年心底哀嚎,立刻取出十多個符寶齊齊扔出,不惜代價讓其自爆,形成轟鳴抵抗下方蛇頸龍與上方的天刀,這才避開。

可還是被金剛宗老祖找到機會,瞬息臨近從其手臂上穿透而過。第一峰青年呼吸急促,眼睛裡出現戾氣,低吼一聲。“焚其話語一出,黑色鐵簽上沾染的鮮血,頓時燃燒。

金剛宗老祖驚呼一聲,飛速鎮壓,隨後似覺得丟了麵子,低吼一聲頓時就在外麵幻化出了一個大印,向著對方砸去。

第一峰青年剛要出手,但許青已到,瞬息靠近時其身上的黑色火焰猛地爆發,將這青年籠罩,似要將其抽魂。

這狠辣凶殘的舉動,徹底震懾了第一峰青年,他焦急無比急速開口,想要告知對方大家一個宗門,無需如此。“家住南方仙國中,山海你我是同鄉!

許青聽不懂,耳朵裡更是自動遮蔽了對方的話語,黑火全力籠罩葛然一抽。危機關頭這第一峰青年大吼一聲,直接從身上取出一個凋像,這凋像黑色是個人族樣子,被他扔出後頓時閃耀光芒,赫然幻化出來。

其造型是箇中年修士,穿著黑色道袍,麵無表情的向著許青揮舞衣袖,頓時狂風突然出現,橫掃四方,阻擋在了許青的黑火前。

黑火轟鳴倒卷,許青也是身體一震,嘴角溢位鮮血,身體急速避開很遠,猛地抬頭時那第一峰青年已趁機加速逃走。

“主子,這小子手段太多了,我們用毒!”黑色鐵簽飛速歸來,其內傳出金剛宗老祖的聲音,透著一股濃濃的同仇敵愾之意。“早就用了。”許青冷冷開口,望著遠處的第-峰青年。

這第一峰青年此刻在疾馳中突然噴出大口黑血、神色內的驚恐明顯更多,他察覺到自身如今氣血不穩,五臟六腑都在刺痛好似被腐蝕。

這種中毒的跡象,讓他趕緊拿出解毒丹,可吃下後非但冇用,反倒更強烈。這是許青針對旁人吞下解毒丹來化解自身毒藥所專門煉製,他的毒,解毒丹也很難解開。

這就讓這第一峰青年神色駭然,不得不展開秘法強行壓製,心底哀嚎更為強烈。

一個築基海獸嗎,不至於這麼生死追殺。“如今世道倫常亂,欺人太甚我是誰!許青冇理會,操控法船向其狠狠一撞。

轟鳴間,這第一峰青年悲呼一聲,他覺得這第七峰的小子無法溝通。自己都自報家門了,說了身份,可對方居然還要打。

《仙木奇緣》

而這麼下去,自己怕是真的就要殞落在此,這讓他心底焦急下,再次咬破舌尖噴出鮮血,自身化作血劍拉開距離,就這樣,時間流逝。

許青的凶殘與執著,在這一次的追殺中徹底體現,他一連追了這第一峰青年兩天三夜!期間多次碰觸,全力出手,轟鳴不斷,每一次這青年身上的毒就加深一份可此人也有本事,不知用了什麼方法,竟以放血之術化解部分毒力。

同時其秘法也多次展開,每一次都是化身血劍逃遁、使得許青數次出手隻能將其不斷受傷,難以一擊斃命。

但許青很有耐心,依舊追擊,同時金剛宗老祖也是心底吸氣,他看著前方的青年,想到了自己。

“小子,哪怕話本裡你算是主角了,可遇到了許魔頭,你還是不行,除非你學老祖我,不過位置有限,隻剩下法船給你準備著呢。”金剛宗老祖吸氣的同時,也難免很是自豪。

而此刻這個第一峰青年已經披頭散髮,全身衣袍破損,整個人極為虛弱,尤其是麵色更是蒼白,那是失血過多造成。

他的舌頭已經不知道咬了多少次,他覺得這麼咬下去,怕是自己的舌頭就冇了,心底哀嚎的同時,他的冷厲早就不見了。

實在是他冇遇到過這麼執著之人,追殺了自己兩天三夜,不眠不休,那氣勢似乎不把自己乾掉,決不放棄。“秋去冬來心如麻,葉落血漂哪是家!

青年悲呼一聲,右手抬起向著身後猛地-甩,頓時一枚玉簡飛出,這玉簡刹那爆開,裡麵浮現出大量的魂。

這些魂此刻冇有散出任何攻擊姿態,似他要送給許青一般。

這些都是他收集來的,一方是練功所需,另-方麵也是打算回宗賣給第七峰的築基,他知道這種魂雖不如活抽時那麼好用,但也勉強可以了。“近水天地可得月,誰人不知你軒轅為了活命,他悠屈的說了這句話,說完再次咬破舌尖,化作血劍拉開距離,而許青這裡雖聽不懂對方亂七八糟的言辭,可看到這些魂後,體內黑火葛然散開,瞬間一吸。

頓時這些魂在冇有任何反抗下被許青吸入體內,化作薪柴燃燒下,衝擊第十二個法竅,將其轟開小半。許青眼睛一凝,追的更快。

這一幕,讓那第一峰青年臉上悲憤更為強烈,他覺得對方太不講究了,自己都求饒了,都給了補償了,都說了是一家人了,甚至都捧著對方說話了,何必如此!!不就是一個獸麼,不至於這樣啊,於是飛速開口。“日月星辰天天見,來往故交我輩仙許青冇說話,繼續追去,轟鳴不斷,就這樣又過去了一天一夜,這第一峰青年口袋裡積累的魂,已經扔空了。

許青體內的法竅,在這一天裡也開了兩個,直接達到了十三個可他還在追殺,不曾放棄絲毫,也多次強行衝去想要一擊能命,可都被對方逃脫。而那第一峰青年,如今狼狽的衣袍都破損的不成樣子,尤其是眼圈徹底黑了,襯托著麵色更為蒼白。

甚至他覺得自身好幾次都看到了星星,眩暈之感與疲憊之意,還有身體的虛弱以及毒的侵蝕,讓他絕望之至。

而他也慶幸自己這一次出海的諸多準備,使得戰力如今還有所保持,身後那個第七峰的追殺者數次強殺,都被自己成功躲過。

可之前出海的範圍太遠,這麼多天下來他也還是冇有逃回宗門,此刻去算至少還有五天的路程。

想到這裡,這第一峰青年心中越發絕望,而他也傳音了,可大海太大,他的傳音冇有那麼遠。

此刻眼看身後那小子又要加速強殺,這第一峰青年心底悲呼中,忽然前方的天空出現轟鳴,-道道身影,赫然在遠處的天空上呼嘯而過,天雷滾滾,大海掀起旋渦,好似暴風雨。

一共數十道身影,彼此都在廝殺,可以看出是兩撥勢力,且修為難以描述,僅僅是路過此地掀起的餘波,就讓大海好似要被鎮壓,八方狂風不斷。天空也都在這一刻暗澹。

而他們散出的氣息,哪怕距離很遠,可還是讓這第一峰青年心神狂震,噴出鮮血。後方的許青也看到了這一幕,同樣心神轟鳴,鮮血噴出。

在他看去天空上此刻呼嘯而過的那些身影,任何一個都好似神祗一樣,超越了三長老。隻是看他們一眼,許青就有種身體要崩潰之感,這讓他呼吸一滯,而其中一道身影,以及其腳下的大翼,使得許青認出了對方的身份。

與此同時,前方的第一峰青年眼睛猛地亮,他看到了那些身影裡有一位赫然是自己的師尊,於是瘋狂高呼。“殘陽神光又一日,滄海萬粟一線新。

哎呀,小萌新點錯了,剛寫完想定時來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