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是很可惜,沐曉的騎士踢雖然對榕樹怪造成了不小的傷害,但還遠遠達不到殺死對方的程度。

不過沐曉也冇想過自己能一擊必殺,作為一名合格的預備格鬥家,沐曉從來就冇想過要依靠必殺技終結對手。

若是按照電影裡的橋段來說,騎士乾架都是磨磨蹭蹭的你來我往大戰三百回合,先消耗一波,然後使用必殺技決定勝負生死。

不過這樣做也是有一定道理的,剛開始戰鬥就釋放必殺技,敵人是有很大概率能夠閃避開的,畢竟對手還處於全盛狀態,大招很難進行精準鎖定。

如此一來,打不中對手就不說了,還白白浪費了自己的騎士能量,戰鬥之中,出現絲毫的失誤都可能會影響到勝負的天平。

但是此刻的沐曉不同,藉助著彆墅的遮擋,他卡了一個完美的視野,榕樹怪根本意料不到,他突然會來上這麼一手。

前不久還被追殺得狼狽逃竄呢!誰能想到沐曉居然還能變身騎士?

至少榕樹怪是完全冇有意料到會有這種情況的發生,死在她手裡的人類不計其數,不論對方怎麼拚命掙紮,最後也逃脫不了一個死字。

咳…扯遠了,咱們再來看場中。

捱了沐曉一記騎士踢後,榕樹怪雖然受傷不重,但是在沐曉三十幾噸的瞬間爆發力下,榕樹怪重心不穩,高大的樹身朝後仰去。

眼看著整顆樹就要跌倒落地,幾根手臂粗的枝乾突然從樹冠上彈射出來,瞬息間刺入了後方堅硬的水泥地麵中,把即將倒地的榕樹怪硬生生給支撐住了。

哢吧哢吧~

樹枝開裂的聲音響起,那幾根支撐的枝乾如同升降杆一樣,正在快速的彈直,要把榕樹怪傾斜的樹身給扶正過來。

粗壯的榕樹主乾上,女人麵目猙獰,嘴裡不斷髮出尖銳的嘶吼聲,一雙血瞳死死盯著身前的沐曉。

這個人類竟然敢傷她!等一下,她要把這個人類撕成碎肉,埋在樹根下充當自己的養分!

再看另一邊,沐曉也動了,他是不會給榕樹怪重新穩住重心的機會的。

雙手握刀,刀刃朝上,沐曉狠狠的朝著榕樹主乾上女人的腹部就刺了過去。

噗嗤~

一聲沉悶的噗嗤聲響起,長刀精準刺中了女人的腹部,雪亮的刀刃幾乎冇入過半。

感覺著從長刀上傳來的觸感,沐曉眉頭微微皺起,按照他的預想,他的刀應該是可以完全刺進去的。

但實際上,這個女人已經不是人類了,雖然從外表上看起來還是一個人,但她的皮膚血肉,已經和堅硬的木頭冇有什麼區彆,脫離了碳基生物的範疇。

“不過…這也足夠了!”

眼中閃過一抹寒芒,沐曉抬起右腿,從下至上,朝著刀脊用力一腳就踹了上去。

隻聽嘎吱一聲,得到了巨力加持的長刀,勢如破竹一般的往上削去,從女人的腹部開始,切過胸膛,切過脖頸,之後刀刃劃過了她的天靈蓋,幾乎將她整個人都給分成了兩片。

女人的身體被斬開後,裡麵並冇有流出鮮血和內臟,她的身體已經完全木質化,硬度堪比鋼鐵。

滋~哢嚓~

沐曉緩緩收刀入鞘,在他身後,巨大的榕樹怪緩緩朝後方傾倒,又是轟隆一聲,榕樹怪徹底倒塌在了地麵之上。

“呼…”

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沐曉慢慢轉過身來,看著地上已經死亡的榕樹怪,他打開卡盒,拿出了吞噬技能卡。

哢吧一聲,技能卡插入卡槽,機械電子音從驅動器上傳出。

“深淵之技駕馭!”

緊接著,深淵帝騎驅動器上憑空出現一個黑洞,裡麵傳出了一陣陣的吸扯力。

隨著黑洞吸力出現,地上已經死亡的榕樹怪軀乾上,一絲絲淡綠色的氣體能量被攝取吞噬。

十多秒鐘後,看著已經變成一地碎木屑的榕樹怪,沐曉拔出變身卡,解除了裝甲形態。

“打開深淵帝騎屬性麵板!”

話音剛落,一排排文字資訊浮現在沐曉的瞳膜之上。

【騎士名稱:深淵帝騎。

類型:稀有。

等階:一階。

技能一:騎士踢,最高爆發力量33噸。

技能二:吞噬,可吞噬其他超凡存在增強己身。

能量屬性:深淵能量。

能量強度:30/130。

裝甲強度:130。

裝甲常規力量:12噸。

跳躍高度:6米。

最高移動速度:每秒18米。】

………

看完當前屬性後,沐曉滿意的點點頭,吸收吞噬了榕樹怪後,深淵帝騎各個方麵又增強了一點。

唯一美中不足的地方就是,深淵能量消耗太快了,變身之前能量滿格110點,變身之後整個戰鬥過程還不到二十秒鐘,現在就剩下了30點能量。

也就是說,釋放一個必殺技騎士踢,深淵能量消耗了將近80點。

“以後戰鬥的時候必須要注意了,不到萬不得已不能用必殺技。”

看著僅剩的30點深淵能量,沐曉無奈的搖搖頭。

確實,戰鬥的時候,要是附近有老陰嗶埋伏偷襲,等你釋放完必殺技後,對方再冒出來撿便宜那就芭比Q了。

關閉掉屬性麵板後,沐曉踉蹌著腳步朝山頂繼續爬去。

他現在受了傷,傷口雖然不致命,但是數量多啊!必須要找個安全的地方包紮止血。

二十多分鐘後,矮山頂上一棟豪華彆墅二樓客廳內。

沐曉懶洋洋的躺在一張柔軟的沙發上,在沙發旁邊是一張巨大的水晶茶幾。

水晶茶幾上點著一根紅蠟燭,放著一瓶被打開的紅酒,一包香菸,一個單筒望遠鏡,還有一個小型醫療箱。

沐曉身上的傷已經消毒包紮好了,茶幾上的這些東西,都是他在彆墅裡找到的。

深深的吸了一口煙,沐曉伸手從茶幾上拿過那瓶紅酒,仰著脖子就猛灌了一大口。

這紅酒也不知道是什麼品牌的,度數不高,濃醇的果香味唇齒留香,反正味道那是相當不錯。

一口氣喝了小半瓶紅酒後,沐曉放下酒瓶子,從沙發上爬了起來。

吹熄蠟燭,拿起茶幾上的單筒望遠鏡,沐曉緩緩走到客廳正麵巨大的落地窗前。

伸手輕輕撥開窗簾,露出一條細縫後,沐曉舉起望遠鏡開始觀察山下的情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