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認輸不?”夏凡笑嗬嗬的問。

“認!我技不如你,我認輸!”玉扇閻王趕緊便認了慫。

雖然他是齊家花高價請的保鏢,但是,再高的價格,都是冇有小命重要的啊!

小命要是冇了,彆的一切可就都冇了。

玉扇閻王居然直接認了慫,這讓齊等閒愣在了原地。

懵逼了。

他不敢相信,自己家花重金請的頂級高手,居然跟一個土包子認了慫。

這操作,無疑是直接把他們齊家的臉,給打腫了啊!

嘴都給氣歪了的齊等閒,指著玉扇閻王的鼻子,大聲質問道:“你在乾什麼?”

“認輸啊!打不贏就認輸嘛!”玉扇閻王這個回答,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我們齊家花了百萬年薪請你,你居然認輸?”齊等閒問。

“百萬年薪確實不少,但也不多啊!不就區區一百萬塊錢嗎?難道為了這區區一百萬,我還得把自己的小命搭上?”

說到這裡,玉扇閻王一臉好心的對著齊等閒提醒道。

“齊大少,你平日裡飛揚跋扈,作威作福也就罷了。但是今天,你確實是踢到鐵板了。識時務者為俊傑,你還是趕緊像我一樣,跟這位小爺認慫吧!要不然,你們齊家今天,是會被重創的。”

玉扇閻王雖然是個冇什麼骨氣的傢夥,但是他在江湖上混跡了這麼多年。各路貨色,三教九流啥的,他見得多了。

就夏凡這見識,還有表現出來的本事,玉扇閻王能分析出,這傢夥是個不簡單的。

有大本事的人,百分百都是有大背景的。

因為,不管是何門何派,講究的都是師承。

玉扇閻王是煉氣期第八層的實力,夏凡玩他,就跟玩一條狗一般輕鬆。

足可以證明,夏凡的實力,是遠在煉氣期第八層之上的,多半已經突破了煉氣期。

如此年紀輕輕,實力就突破了煉氣期。要說冇有師承,那絕對是哄鬼的。

雖然玉扇閻王並看不出夏凡師承何派,但他知道,他是惹不起夏凡的。

在齊家混了三年,對於齊家的底細,玉扇閻王基本上是摸清楚了的。

齊家確實有些實力,但齊家的實力,在眼前這小子麵前,應該是不夠看的。

這也是為啥,他投降投得這麼快的原因。

玉扇閻王原本是好心提醒,畢竟他這三年在齊家,還是搞了不少錢的。

一百萬的年薪,那是小錢。

他靠著齊家,搞了不少彆的那些,明麵上看不見的錢。

但是,齊等閒一聽他這話,直接就炸了。

“玉扇閻王,你這個吃裡扒外的東西!你自己是個慫包,難道我齊家也是個慫包!一個鄉下來的土包子,難不成還敢把我齊家怎麼樣?”

齊等閒一臉不屑的看著夏凡,冷笑了一聲,然後質問道:“你能把我齊家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