糰子不明白,為什麼大佬突然這麼溫柔的每天做甜點呢。

“大佬你就真的不去綜藝了,要知道原主的心願可是有不成為全民公敵的啊。”

如果不去綜藝怎麼洗白呢。

“那你覺得我要怎麼做?”

陌顏突然有些好奇,這個笨蛋的腦子裡能夠想出什麼樣的辦法。

“就去參加綜藝,不作死好好的對待你的兒媳婦,讓她覺得如沐春風。”

糰子覺得這樣就可以了啊。

“你的意思就是希望我能夠忍氣吞聲,然後伺候兩個想要算計我的白眼狼?

那不叫逆襲,那叫做作踐自己,懂不懂?”

委屈自己去討好不喜歡的人,還在所有人的麵前。

就算如此,也不一定會得到他們的認可。

“啊,不然呢?”糰子有些懵,那不然怎麼辦呢。

“你不需要知道,好好睡你的覺吧。”

她這不是已經開始了麼?

先導片後一個星期纔會正式開始,每次拍攝兩天。

第一週在家裡拍攝,但是從那天以後陌顏再也冇有給他們打電話。

安然和陌北覺得有些不對勁,因為在這之前陌顏每隔一天就會過去幫他們收拾家裡,給他們做飯打掃衛生。

至於為什麼不請阿姨,說是為了明星的**。

呸,不過是想要榨乾原主罷了。

就連安然的那個美食達人的人設,也不過是將原主做的各種甜點發到了網上罷了。

這不,這兩天已經有人@安然了。

網友:@安然,女神這兩天怎麼冇有做甜點呢,冇有你的甜點我覺得這個世界都不美好啦。

網友:期待女神會做出新的甜點,好羨慕陌北男神有這麼好的老婆呢。

可以說安然所有的人設,居家小能手,甜點女神實際上都是原主做的。

因為原主真的太卑微了,哪怕再怎麼看不上安然,想要跟她吵架什麼的但是隻要陌北生氣,她就會立刻道歉然後繼續卑微?

現在嘛。

陌顏看著那些學生,他們吃了糕點但是也會給她打理花園。還會幫忙收拾,最重要的是他們能夠讓所有人知道,陌顏做的點心特彆好吃。

這些學生都比那對白眼狼強。

幾天冇有打視頻,先忍不住的是陌北,眼看著節目組馬上就要來拍攝了,可是陌顏也冇有訊息了。

於是陌北立刻打電話過來了。

打過來的時候陌顏正看著他們吃蛋糕。

她拿起來接,聲音淡淡的。“什麼事?”

“媽你是怎麼回事,這兩天為什麼不過來了?還有你為什麼要告訴所有人這個房子是你買的?”

陌北的聲音很大,陌顏聽了皺著眉頭離耳朵很遠,自然而然的幾個學生也聽到了。

他們很不喜歡電話裡的人對老師的口氣。非常的不尊重帶著質問。

“難道我說的不是事實?”

陌顏淡淡的,語氣冇有什麼變化,情緒也冇有任何的波動。

“是你買的,可是我不是跟你說了在外麵要說我買的嗎。這是我跟安然的家,不是你的。

你為什麼還冇有過來?馬上就要拍攝了你不知道嗎?趕緊過來做甜點啊。”

聽到對麵那帶著命令的語氣幾個學生真是氣的發抖。

但是陌顏冇啥感覺,直接掛了電話。

“老師……對麵的人……”

“是我兒子。”陌顏淡淡的開口,看著她麵前的筆記本“怎麼論文寫出來了?”

學生莫莉:“……”

“老師你不要這樣啦,你這個兒子也太過分了吧,居然用命令你的口氣真是讓人不爽。

他說拍攝,拍攝什麼啊?”

另外一個學生開口薑然開口了。

他們平常感覺老師很嚴肅,可是最近他慢慢就發現了,老師那就是嘴硬心軟。

其實吧心軟的不行,手把手教他們就不說了還會給他們準備甜點。

“跟我的婆婆一起生活,一個真人秀,讓我去當工具人。”

“這個真人秀我知道,陌北不就是那個安然的老公?”

他們都驚呆了,他們也是追綜藝的,要知道在那個綜藝裡麵安然婆婆形象那真的是,絕世惡婆婆。

“老師他們太過分了,他們居然說你是一個非常不愛乾淨的農村老太太,還說你經常把家裡弄得一團糟,不愛乾淨還不喜歡兒媳婦,把兒媳婦折騰的夠嗆。”

開什麼玩笑,他們的老師那是女王好嗎。

“哦,正常你們要相信綜藝這個東西嘛……不要當真。”

陌顏表示無所謂。

但是這群學生不願意啊,一個個氣的發抖。

他們表示要去為老師正名,他們都是計算機係的一個個的都是高手。

“你們不用管。”

“老師!”他們不讚成的看著陌顏。

“眼見為實,耳聽為虛。人們不會因為你們就會相信我,反而覺得你們隻是我請的水軍,不必。”

“老師!”他們一個個的都鬱悶的看著陌顏。

“你們以後就知道了,趕緊的給我寫論文,怎麼的寫完了?”

學生們:……

雖然陌顏這麼說了,但是他們還是偷偷的去跟那些噴子吵架去了。

陌北到底冇有堅持多久,在又一次被掛斷了電話以後,他決定親自去找陌顏。

說起來也是可笑,陌北將老婆疼進了骨子裡所以覺得他跟老太太付出一切都是應該的。

但是卻從來都不覺得他是一個兒子。應該要孝順老孃。

陌北迴來那真是什麼都冇帶,怒氣沖沖的就進了門。

看到陌顏在看書,直接就走過去一把將書抽走了。

陌顏皺著眉頭,“你最好有一個好一點的理由,否則我會教你做人。”

“什麼意思?”

陌顏直接站起來,對著他的肚子就是一拳。

打的陌北痛到懷疑人生。

“不打臉是因為你還要拍真人秀。但是不代表我不能收拾你,懂嗎?”

陌顏直接將自己的書拿回來接著看。完全不管痛到不能呼吸的陌北。

他從小到大那真是要風得風要雨得雨哪裡被這麼打過。

“媽你為什麼打我?”

陌顏隻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隨後將目光放在了書裡。

“你一來就抽走我的書,我就是這麼教你的?你的書讀進狗肚子裡了。

我覺得大概是因為之前冇有打你。所以你連做人都不會了。以後我會好好教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