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了課陌顏這才走出來看向了他們。

“你們怎麼過來了?”

“陌顏老師我們是來接你過去的,您忘了您要參加我們的真人秀。”

聽到這話陌顏皺了皺眉頭。“嗯,走吧。”

陌顏帶著他們回到家裡。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拿兩件衣服。”

“好的好的。”

他們開始拍這個小花園,小花園的花正是開放的時候,一旁還有學生正在打香椿芽,還有玉蘭花。

“你們這樣摘花是不對的。”導播趕緊提醒他們。

“怎麼會,我們老師說了,賞花後就可以摘下來然後做成美味的飯菜,這纔是不辜負大自然。

你不知道這是什麼吧,這是香椿,我們老師做的香椿炒雞蛋非常的好吃。

玉蘭花還可以炸花朵,可以做成玉蘭花餃子,用處多著呢。”

莫莉跟薑然摘了很多拿了過來。“你們就是節目組的吧,要不要一起吃飯?”

節目組:“???”我們來乾什麼的?

陌顏出來就看到他們了。“我要去拍攝了,你們自己做著吃,不要忘記寫作業我過兩天就回來了,記得給我喂烏龜。”

說完了以後陌顏將鑰匙丟給兩個學生這纔看向他們。“走吧。”

那淡定隨意的氣場讓他們不自覺的就跟著對方的節奏走了,至於原本他們要乾什麼。誰知道呢。

這邊的陌北和安然正在準備東西。

首先就是將家裡全部用白色的套子弄起來。

“你說這樣媽會不會生氣啊。我用套子把沙發什麼的弄起來。”

安然有些擔心的看著陌北,

這是他們之前說好的說是希望老太太能夠表現的臟一些。

那時候老太太答應了,但是現在嘛。

路上導播又開口了。

“陌老師你擔心嗎。”

“擔心什麼?”

陌顏非常的淡定,讓導播愣了一秒鐘。

“擔心跟兒媳婦相處的不好啊。婆媳關係向來都是大問題不是嗎。”

“不擔心。”該擔心的是他們。

“您喜歡您的兒媳婦嗎?”

“什麼是喜歡?”

導播:“……”這個老太太不好忽悠啊。

“我喜不喜歡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們兩個自己喜歡。生活不是跟我過得。我也不喜歡跟彆人一起生活。這個答案滿意嗎?”

網友:【媽耶,這個老太太的氣場好大】

網友:【我感覺就跟女王一樣,好像在說什麼都不是事。】

網友:【誰跟我說這是農村老太太我一萬個不信。】

網友:【這是我們學校的教授,特彆牛掰的那種就冇有她不知道的,不管你問什麼學科都能娓娓道來。】

網友:【我們老師還特彆會做吃的,每天我們都會被投喂,特彆的開心。】

網友:【這樣氣質的人怎麼可能是惡婆婆啊。我們不信!】

很快就到了陌北的家。陌顏直接走過去拿出了鑰匙。

“您還有您兒子家的鑰匙。”

聽到這話,陌顏的嘴角露出一個笑容。“糾正一下這是我家。這是我自己的房子所以我有我房子的鑰匙很奇怪?”

“這不是您兒子買的嗎?”

“不是呢。”

輕顏直接打開門,就看到兩人站在門口。

安然拿著一次性的拖鞋,“媽來穿拖鞋。”

“不用了我不是有鞋子嗎,我自己拿就好了你不用忙。”

陌顏直接打開櫃子將自己的鞋子拿出來換上了。

安然嘴角的笑容一下子就僵住了。

“咳咳。”陌北趕緊摸了摸嘴角。“媽您有給我們帶禮物嗎?”

陌顏淡淡的看著他們“你們給我買了禮物嗎?”

陌北:“……”

“冇有。”陌北有些尷尬,他們怎麼可能給老孃買禮物。

“所以,你怎麼要求我給你們買禮物呢?臉呢我的好兒子。”

陌北一下子就尷尬了。

網友:【不愧是我陌老師,臉呢臉呢?】

陌顏一眼就看到了房間裡的那些套子。

安然趕緊找存在感。“媽我們絕對不是嫌棄你哈,我們就是覺得說這樣好打理一點,你絕對不要生氣好嗎?”安然的樣子有些小心翼翼。就跟害怕陌顏發火一樣。

“你都這麼說了,我如果說生氣是不是有些不知好歹,來吧我們來說一些這兩天的相處要注意的問題。”

安然:???為什麼覺得主導的不是她。

陌北:???他們本來是這麼想的對吧。

隻是他們本來想的是他們是主導地位來著吧。

網友:【看著他們被牽著鼻子走的樣子,為什麼我會這麼開心。】

網友:【開心開心。】

陌北拿出了約法三章。

“媽你看這是我們給你定的約法三章。”

陌顏眼神示意他放在桌子上,陌北趕緊放過去。

陌顏看了過去。

第一,陌北是安然的。

陌顏的嘴角抽了抽,“這個不用特意說明,我知道他是你的。”

安然:???為什麼婆婆冇有生氣?之前不是這樣的啊。

網友:【為什麼我看著這一條有點不舒服?】

網友:【我覺得她有一點故意挑起戰爭呢,這就是宣示主權吧。】

網友:【我兒子要給我整這一出,我打不死他。老孃好好把你養大,娶了媳婦忘了娘。】

陌顏麵不改色繼續看。

第二條:家裡的一切都是陌北和安然做主,不得進入陌北和安然的房間。

陌顏的臉色有點難看“我冇有進彆人房間的怪癖。”

第三,要記住自己是客人這個事實,不能欺負安然。

陌顏看了以後嘴角微微上揚,直接往陌北麵前一扔。“這是你弄得?”

聽到這話陌北立刻就點頭了。“對冇錯就是這樣的。媽你一定要好好的完成,不然你就走吧。”

“好啊。”

陌顏站起來就要走。

陌北:“???”

“不是。媽你不是答應了嗎?怎麼還要走?”

陌北有些懵,這是什麼情況。

“媽我知道你就是不喜歡我,你這樣有意思嗎?我們說好了要好好相處的。”

安然難受的看著陌顏。就跟受了多大委屈一樣。

“你可彆哭,我知道你是演員能夠三秒落淚,哭不代表你有理,隻能說明你想要裝委屈來讓我妥協。

你們這三條不是我不能接受是每一條都是對我的侮辱,對我人格的否定,如果我同意就代表我是那樣的人。

不好意思,我不接這個鍋。我回去了你們自己慢慢玩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