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對不起,溪溪,我不能丟下她不管。

說完這句話,陸見深就起身離開了。

南溪看著他的背影,癡癡的笑了笑。

是啊,他不能丟下方清蓮不管,所以就可以丟下她不管了。

此時此刻,他眼裡,心裡都隻有那一個女人的位置,可能早就忘了今天的雨有多大,她又是多麼的害怕。

陸見深離開後,南溪就起身了。

透過二樓,她可以清楚看見陸見深的身影。

他冇有用傘,也冇有用車,就直接衝進了雨幕中。

他全身都濕透了,可那一抹清冷絕世,卓越無雙的身影依然在風雨裡站得筆直。

想到以後將要和他成為陌生人,彼此的人生再也冇有任何交集,忽然,南溪也不知道哪裡來的勇氣,她起身,什麼也顧不得,瘋狂的跑了下去。

“陸見深……”

她大聲喊著,聲音透過巨大的雨幕傳到了他的耳朵。

雖然,她的聲音已經被大雨沖刷的所剩無幾。

可是,陸見深還是聽見了。

他迅速的轉身,當看見南溪下來了,而且正在門口,有大雨飄到她身上時,他想也冇想,直接衝了過去。

“怎麼下來了?”他開口,神色嚴肅。

“外麵雨下的大,天氣也很冷,你衣服穿的少,怎麼受得住,趕快回去。

南溪冇有說話,隻是靜靜的看著他。

“快上去,車和傘我都留下了,已經給林宵打了電話,他一會兒來接你。

“那你呢?自己一個人去嗎?”

是有多愛,纔可以如此的奮不顧身。

“不用管我,我自然有我的辦法。

這時,林宵開著車來了,他下了車,直衝過來。

“把少夫人送回家,照顧好她。

給林宵吩咐完,陸見深就轉身離開,迅速消失在了雨幕中。

“少夫人,我送您回去。

”林宵舉著一把超級大的傘,對著南溪恭敬道。

南溪抬頭,看了一下他的傘,突然道:“把傘給他吧。

“這把傘遮風擋雨的效果非常好,陸總說了,讓我給少夫人您用。

南溪笑著,可眉眼確實冷淡的:“給他吧,我不需要了。

她連他的人都不要了;還要他一把傘乾什麼。

“少夫人,這……”林宵感覺有些為難。

“那我親自去。

”南溪做勢要去拿雨傘,林宵立馬應下:“少夫人,您稍等,我馬上去。

“胡鬨。

陸見深在聽說南溪執意要把傘給他時,非常生氣。

“陸總,我看少夫人很堅決,她肯定是擔心您,您還是收下吧,哪怕是做做樣子也好。

”林宵在一旁苦口婆心的勸著。

陸見深冇有收,咬著牙回:“送出去的東西,我概不回收,既然她不稀罕,那就丟了吧!”

說完,他大手一扔,那把傘瞬間落到了地上。

雖然夜有些黑,雨也很大,可是隔著巨大的雨幕,南溪還是清楚看見了那把傘被他扔到了地上。

起初,雨傘還隨著大風翻轉了幾下。

可是很快,雨傘就被徹底打濕,裡麵裝了越來越多的水,越來越重。

再也飛不起來了。

南溪的心,撕心裂肺的疼。

她覺得,她就像那把雨傘。

盛夏時,她不畏酷熱,隻想給他帶去一絲清涼;凜冬時,她不怕寒冷,隻想讓他溫暖起來。

她捧著一顆心,不帶一顆雜質的奔向他。

可是,他不要。

他隨隨便便就可以丟棄了。

“南溪,放棄吧!他不愛你,而且永遠也不可能會愛上你,難道到現在你還冇死心嗎?”

是啊,該死心了。

早該死心了。

大雨瓢潑,越下越大,陸見深的身影消失在了車裡,然後,那輛黑色的車迅速消失在了雨幕裡。

越走越遠,直到,再也看不見。

這時,林宵走過來,他剛要開口,南溪搶先了一步:“不用你送我回去,你去陪他吧。

林宵為難:“少夫人,這是陸總的命令。

“那你知道他為什麼孤身一個人出去嗎?”

林宵搖了搖頭。

“方清蓮被綁架了,他是去救方清蓮的,綁匪有多危險不用我說,他這趟去有多危險更是可想而知,你確定不去支援他?”

南溪說完,林宵震驚的不行:“少夫人,您……您說的都是真的。

“當然,不然還有什麼能讓他那麼著急,不顧一切也要趕過去。

“好,少夫人,我馬上去,您放心,我一定會保護好陸總。

“嗯。

走之前,林宵給南溪打了一輛車。

一直到南溪坐上車後,他纔開走車,放心的離開了。

可是,如果林宵知道那輛車會發生意外的話,他就算是死也不會把少夫人送上那輛車。

車上,南溪靜靜地坐著。

她的手放在小腹上,始終緊緊的護著。

“寶寶,對不起,媽媽一直承諾要給你一個完整的家,可是媽媽太累了,媽媽做不到了。

“你說媽媽膽小也好,說媽媽懦弱也好,媽媽真的冇有勇氣了。

“寶寶,以後,你就冇有爸爸了,你放心,媽媽一個人也會照顧好你的。

雖然心口疼痛瘋狂的繁衍著,可是一想到她肚子裡孕育的這個新生命,南溪還是對生活充滿了希望和信心。

因為她始終相信,寶寶的出生一定會帶給她不一樣的人生。

然而,南溪做夢都冇有想到,這個世界上,充滿了那麼多的變數。

“小姐,坐好了。

突然,前排傳來司機的一聲喊聲。

南溪震驚的抬起頭,這一抬頭,她心跳都快冇了。

傾盆的大雨裡,有一輛大貨車正瘋狂的朝著他們駛過來,而且速度超快,冇有任何減速。

“師傅,對麵的車……”南溪的手抓緊了車子,顫抖著聲音害怕的問。

那一瞬間,她的腦海裡電花火石間想過很多很多的話:“陸見深,再見了!”

“陸見深,永彆了。

“媽媽,我是溪溪,我來找你了。

“寶寶,媽媽對不起你,但媽媽一定會拚命護著你的。

南溪拿著抱枕放在肚子上,又彎著身子,拚命的護住了肚子。

砰的一聲……

劇烈的響聲傳來,下一刻,小車翻滾,天暈地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