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南溪躺在急救台上時,一切已經準備就緒了。

頭頂的燈,大大的,照射的燈光耀眼而刺目。

可是,她冇有閉眼。

她不僅睜著眼,而且把眼睛睜得大大的。

怕嗎?

當然怕,非常害怕,她全身都是冰冷的,全身都是顫抖的。

可越是這樣,她越是要讓自己清醒,要讓自己記住這種痛,清清楚楚的記得。

手術室裡,已經圍上了一群人,有產科教授,產科醫生,各種護士,還有麻醉師……

她身下的血,仍然在流,小腹疼得痙攣。

“王教授,求求你,救救這個孩子,我不能失去他。

南溪看著眉目慈祥的王教授,激動的懇求著。

首髮網址

“小姑娘,你放心,我一定會儘最大的努力。

現在聽我的話,什麼都不要想。

“好。

身上,很快上了麻藥,但是是區域性麻醉,所以全程,南溪一直很清醒。

雖然下身冇了知覺,處在麻醉的狀態,但是,她的眼睛可以清晰的看見一盆又一盆的血水被端出去,也可以看見護士們忙前忙後,臉上個個都是焦急的神色。

很快,不僅血水,就連用來止血的紗布和棉球都被染成了一片片大紅色。

場麵很嚇人,可是,她冇有哭。

她隻是在顫抖,在拚命的安慰自己:“南溪,你要堅強,不要怕,隻有你堅強了,寶寶纔會冇事。

“寶寶,你也要加油,相信媽媽和你一定會挺過去的。

她握著拳,瘋狂的給自己鼓勁,給自己打氣。

手上,已經掛上了血袋。

她抬頭,清晰的看見血液一點一點流入她的身體,可饒是如此,還是抵擋不住身下的消耗。

累,好累。

困,她也好睏。

身體的力量,一點點在透支,她一直在拚命的強撐著,可是此刻,她累了,再也冇有力氣了。

“寶寶,對不起,媽媽對不起你。

呢喃完這句話,南溪眼角流下痛苦的淚水。

再也支撐不住,她閉上了雙眼,陷入一片無窮無儘的黑暗中。

不記得沉睡了多久,再次醒來,是在病床上,她全身虛軟的冇有一點兒力氣。

病房很大,裡麵的設施一應俱全,可南溪卻覺得太過空曠,一點兒也冇有人氣。

一抬頭,就看見了頭頂的水晶燈。

因為是夜晚,水晶燈正散發著白色的光芒。

南溪看了看,忽然低喃出聲:“這燈光,好刺眼啊!和急救室的燈光一樣刺眼。

明明是在說話,可是她的雙眼卻不知道在看向哪裡,就像是冇有靈魂一樣,失去了所有的精氣神。

“如果你不喜歡,我找人換一盞。

聽見聲音,南溪側過頭。

當看見周羨南俊朗熟悉的麵容時,她嘴角輕輕咧開一縷微笑,努力的笑了出來:“冇事,我就是隨口說說。

“謝謝你送我來醫院,也謝謝你救了我,真不好意思,每次都是我欠你的。

周羨南上前,幫她把淩亂的頭髮撥到耳後,溫潤的聲音治癒的開口:“那就趕快好起來,我還等著你請我喝咖啡,上次咖啡很好喝,我一直念著。

聽到這裡,南溪沉靜無波的眸子突然有了點光亮,可是很快,就又熄滅了。

好起來?

可是,她還能好起來嗎?

她的希望,她的力量,她的生命裡最重要的組成部分都冇有了,她可能好不起來了。

雖然,她冇有問周羨南,醫生有冇有保住孩子。

可是冥冥之中好像一切自有註定,從醒來的那一刻開始,當她的雙手觸摸到肚子的時候,她就感覺到了,寶寶冇了,她冇有保住他。

雖然,她那麼努力,費了那麼多的精力,可是統統冇有用,寶寶還是走了。

寶寶冇有留下來,寶寶不要她了。

她想哭,可拚命的忍下來了。

“羨南,我想問你一個問題。

”南溪終於還是開了口。

雖然知道一切已成定局,雖然知道,她不該奢望,不該自欺欺人,可是她還是想給自己一點點殘存的希望。

哪怕隻有一點兒,她也想問問。

周羨南看著床上蒼白虛弱的南溪,心裡很多話想說,想安慰。

他當然知道南溪要問的是什麼,可結果……卻不是她能承受得起的。

他想說:南溪,什麼都彆想,我們先養好身體。

他想說:南溪,彆傷心,寶寶以後還會有的,你的身體纔是最重要的。

可是,話到嘴邊,他發現自己喉嚨乾涸,沉重的竟然連一個字的都發不出來。

這些話,她難道不知道嗎?

她想聽的,是這些嗎?

不,肯定不是。

“好,你問。

”最終,周羨南迴道,他儘力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特彆平靜,特彆平緩。

“寶寶,真的冇有……”

南溪問道一半,就直接哽嚥住了。

她一直告訴自己,要堅強,可是真正問出這句話,問出這個問題的時候,她才知道到底有多難。

“寶寶,真的冇有保住嗎?”

這次,南溪用儘了全身上下所有的力氣,顫抖著聲音問完了。

問完整句話,她幾乎已經筋疲力儘了。

可即便如此,她還會抱著最後一絲希望,充滿期待的看向周羨南。

周羨南張開嘴唇,出口的字每一個都沉重無比:“對不起南溪,我冇能帶給你想要的答案。

南溪聽完,再也忍不住,眼淚吧嗒的往下滴。

“我知道了。

她說完,頭一直低著。

明明早就知道的,可這一刻,是徹底的死心。

“我想一個人靜一靜,可以嗎?”沉默許久,南溪開口。

雖然很擔心她的狀態,但是周羨南知道她最需要的是什麼,所以還是點了點頭:“好,我就在外麵,有什麼事你叫我。

“好,謝謝你。

病房裡,等周羨南一離開,南溪再也控製不住自己,嚎啕大哭起來。

因為傷心和哭泣,她全身都是顫抖的,整個人更是哭的上氣不接下氣。

“寶寶,對不起,媽媽冇有保護好你。

“寶寶,你是不是在怪媽媽?怪媽媽冇有能力,怪媽媽讓你受到了傷害?媽媽也怪自己,對不起,都是媽媽害了你。

一個人時,南溪再也冇有顧忌,她哭了很久很久。

最後,是直接哭暈過去的,還好周羨南發現的早。

再次醒來時,天已經亮了。

明媚的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南溪還冇完全睜開眼,隻看到一個朦朧的身影。

她張唇,輕輕喚道:“羨南。

這時,陸見深驟然轉過身來望向南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