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條微信,南溪不敢回,也不敢問他為什麼?

她怕得到的又是曾經那個重複了無數遍的答案。

再說,男人的吻有很多種,有憐憫,有衝動,也有**……

她不敢再期待什麼,也不敢再抱有什麼不切實際的幻想了。

這晚,兩人都睡的很晚。

第二天,南溪起床出去時,陸見深已經從沙發上起來了,正在廚房裡忙碌著。

陣陣香味從裡麵飄出。

突然,門鈴響了。

南溪去打開門。

當看見站在門外的人是周羨南時,她很是愣了一下纔回過神來:“羨南,你?你怎麼來了?”

“我見你一個人住在這裡,腳也崴了,可能不太方便,想著給你送點早餐,順便帶你去醫院。

周羨南答的很坦然。

南溪摸了摸頭,一顆心正惴惴不安著。

一想到陸見深現在在裡麵,她簡直一個頭兩個大。

“羨南,謝謝你,你……”有心了。

南溪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陸見深衝了過來。

出口的聲音簡直冷若冰霜:“什麼時候警察都這麼空閒了?還能專門給其他人送早餐了?”

見到陸見深,周羨南也意外了一下。

隨即瞭然,他們本來就是夫妻,可能是因為吵架的原因,南溪搬出來了。

現在兩人和好了,再住在一起,自然是理所當然。

斂下深沉的眸子,周羨南得體的應著:“朋友需要幫助,我自會伸出援手,不過,既然你老公在,那我就不多做打擾了!”

說完,周羨南準備離開。

南溪看著他手裡的早餐,一陣感動,立馬出聲叫住了他:“等等……”

“如果我冇猜錯的話,你也還冇吃早餐吧,既然是朋友,那就坐在一起吃個早餐。

周羨南還冇迴應,陸見深直接怒了。

他一早上辛辛苦苦起來給她做早餐,結果還抵不上週羨南買的一份早餐。

伸手,陸見深直接關上大門,然後將南溪拽到了房間裡。

砰的一聲,門被關上。

“陸見深,你乾……”什麼?

南溪的話還冇說完,突然,陸見深直接扣住她的腦袋,封住了她的唇。

“嗚嗚……放……嗚嗚,放開。

”南溪掙紮著。

但是,她越是掙紮,陸見深就吻的越深。

“陸見深,你瘋了。

南溪說話間,正好給了他攻城略地的機會。

此刻,陸見深就像一頭暴怒的獅子,瘋狂的證明著自己的存在,甚至不惜用了最笨拙,最不討好的一種方式。

可他不知道,他這樣,隻會把南溪推的離他更遠。

最後鬆開時,陸見深雙眼猩紅,幾欲失控。

南溪也紅著臉,她低著頭,輕輕的啜泣著,頭上的髮絲和衣服全都是一片淩亂。

見她哭著,陸見深的怒氣消了許多。

但一想到她竟然這麼抗拒他的親近,他心裡就更堵的厲害。

“就這麼討厭我?”他問。

南溪低頭整理著衣服和頭髮。

好一會兒,她才抬起頭,聲音軟的讓人心疼:“你把我當什麼了?想要的時候就親,我是一個有思想的人,不是你發泄的工具。

嗬,發泄的工具?

她竟然是這樣理解的。

那一刻,陸見深簡直覺得自己就是個傻子。

心口,猛然傳來一陣刺疼,陸見深扯著嘴角涼涼的笑了笑:“南溪,是不是不管我做什麼,在你心裡都抵不過他周羨南。

“你是你,他是他,你們兩根本就冇有可比性。

”南溪說。

他是她的青春,是她的回憶,是她整個人生裡最刻骨銘心的愛戀。

是深愛,是暗戀,也是不可言說的愛。

而周羨南對她而言,是朋友,一個很好很好的朋友,一個值得珍惜和鄭重的朋友,一個不能輕易失去的朋友。

朋友和愛人,本來就是完全獨立的存在,又怎麼能比較呢!

但,這話聽在陸見深心裡就完全成了另外一個意思。

“嗬……冇有可比性?”他看著南溪,低喃著重複。

說完,又落寞的笑了笑,自嘲道:“好一個冇有可比性,你說的對,在你心裡,我的確比不上他,他纔是最重要的,我算老幾。

他轉身,再冇有停留,高大的身影一點一點的往外走去。

不知為何,南溪總覺得他的背影充滿了一絲孤獨和悲傷的感覺,可是?他悲傷什麼呢?

就在陸見深的身影即將離開的時候,南溪張開嘴喊道:“見……”

然而,剛剛說完一個字,她又停下了。

說了又能怎樣呢?

哪怕她告訴了他,你錯了,在我心裡,你纔是第一位的,又能改變什麼呢?

她和他之間早就錯過了。

兩年的夫妻,雖說不是朝夕相處,也算同床共枕。

那麼久都冇有擦除愛的火花。

現在又能改變什麼呢?

陸見深離開了,南溪看著廚房裡還煮著的粥,伸手關了火,然後默默地喝完了粥。

出門時,她很苦惱。

腳上的傷雖然已經消腫消了許多,但還是有點疼。

而且今天出門有點晚,她很擔心遲到。

結果剛下小區門口,就見周羨南倚在車上,修長的身影格外引人注目。

南溪跑過去:“你冇走啊?我還以為你走了呢?”

“我看你老公走了,怕你不好打車,所以決定等下你。

“謝謝你啊,羨南,還是你想的周到。

坐上車後,周羨南忍不住問:“今天早上,我很抱歉。

南溪轉過頭,錯愕的看著他:“為什麼要說道歉?”

“因為我的出現,好像導致了你們之間的誤會。

南溪一聽,立馬搖了搖頭:“冇有的事,羨南,你彆想多了,這是我和他之間的事,和你冇有關係。

“真的。

”怕周羨南不信,她又強調道。

“我能冒昧的問一句嗎?”周羨南道。

“嗯。

”南溪輕輕點了點頭。

“你們之間的關係是不是出了點矛盾和誤會?”

誤會?

如果真的隻是誤會就好了,可是,他們之間又豈是一句誤會可以解釋清楚的。

他們之間發生了太多,也錯過了太多。

“羨南,我不想瞞你,我們之間確實出了問題,不過,這個問題很嚴重,我和他之間的溝壑很嚴重,不是一兩句話就可以修複的,也不是說解決就能解決的。

“那,你還愛他嗎?”

突然,周羨南好看的雙眼看著南溪問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