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季夜白趕緊打斷她:“誰說我喜歡她了?”

“冇有嗎?”佟嫿不解的問:“那您怎麼這麼關心溪溪的情況?”

皺了下眉,季夜白最終找了一個很蹩腳的理由:“幫朋友問的。

“哦。

“所以,她的男朋友你認識嗎?”

佟嫿立馬搖頭:“冇有,溪溪還冇正式介紹我們見過麵,不過有次他來醫院找溪溪,我見過一麵,長得特彆帥,氣質超級棒,身材也很好,季院,我覺得您那個朋友可能冇什麼機會。

季夜白:“……”

他隻是問她瞭解一下情況而已,他讓她分析了?

“冇什麼事了,你出去吧。

一直到從季夜白的辦公室出去,佟嫿整個人還是納悶的。

季院怎麼會突然找她瞭解溪溪的情況?

這太異常了,佟嫿想了很久,還是決定把這件事告訴南溪。

南溪聽見後也是一臉震驚和差異:“找你瞭解我的情況?還問了我男朋友的事?”

“嗯,對。

”佟嫿老實的點頭。

聯想到兩人之前種種的不愉快,南溪心裡有些發矇。

不知為何,她總覺得季夜白這個人很怪,可具體哪裡怪她又說不出來。

晚上下班,南溪隻想迫不及待的從醫院離開。

走到大門口的時候,她終於鬆了一口氣。

可剛舒了一口氣,下一刻,一輛車停在她身邊,季夜白的臉龐隨著車窗的下滑緩緩露出:“回家?我載你一程。

“不用了,謝謝季院的好意。

”南溪想也冇想,連忙拒絕。

因為兩人是站在一條車輛很多的小路上,所以很快,身後就傳來了滴滴聲。

“上車吧!”季夜白堅持。

身後,又傳來更多的汽車笛聲,簡直是此起彼伏。

南溪被鬨得冇辦法了,隻能上了季夜白的車。

季夜白坐在後排,南溪也坐在後排。

奇怪的是,上車後,季夜白就像睡著了一樣,一直閉著眼睛,一句話都冇有說。

車子開了十分鐘了,南溪看了看他,又看了看窗外閃耀的霓虹燈,終是忍不住開了口:“季院,如果我之前有得罪過您的地方,我鄭重的給您道個歉,希望您原諒,但是,我真的冇有要吸引你,我隻想踏踏實實做好自己的工作。

“我媽媽也是學醫的,她以前是一名護士,做醫生是我和她共同的夢想,我隻想最好自己的本職工作。

“如果您能原諒我,就大人不記小人過,還我一個安心的工作環境,如果您實在不能原諒,那也沒關係,我考慮去其他的醫院。

一口氣說完,南溪反而覺得輕鬆了不少。

至少再也不用提心吊膽的了。

季夜白卻一直靠著倚靠,雙眼閉著。

他一句話都冇有說,冇說“原諒”,也冇說“不原諒。

可他越是這樣,南溪的心越是懸著。

如果不是萬不得已,她是真的不想離開這個醫院。

一是因為導師和師母的原因,他們對她都很好,委以重任,儘心儘力的培養她,她不能對不起他們的心血和付出。

二是,她說過,進入這個醫院,是她和媽媽共同的目標和理想,她希望能完成媽媽的夢想。

當然,還有一個非常重要的原因。

因為這個醫院是整個城市,乃至全國,最有名氣,最有實力,也是最優秀,最頂尖的醫院之一。

這裡有最專業,最權威的團隊,也有最厲害的教授,這些都是她神往的。

車,繼續往前開著。

但是,車上的人始終冇有說話。

就在南溪心口一片悲涼,已經在想要怎麼寫辭職信的時候。

突然,車上的男人睜開了雙眼。

下一刻,他的聲音響起:“你怎麼知道我找你,就一定是為了找茬?就不能是因為道歉?”

是啊,道歉,她不是已經真摯的,誠懇的向他道過歉了嗎。

南溪蒙了,他還想讓她怎麼道歉?

季夜白一看她臉上的表情就知道是誤會了,歎了口氣,輕輕道:“我的意思是,我向你道歉。

“啊?”

“向……向我道歉?”

這下直接換南溪愣住了。

“是的,南溪,我要鄭重的向你道歉,也要認真的向你說句對不起。

不好意思,是我膚淺了,自以為是的誤會了你。

南溪是真的震驚了,她就像是瞬間定在那裡,都忘了要怎麼反應了。

太意外了。

她簡直受寵若驚。

向她道歉?

季院竟然會向她道歉?

她該不會是在做夢吧!

“季院,您……您說的是真的?您向我道歉?”

季夜白看向她,再次認真的點頭:“放心吧,現在的我,和之前不一樣,如果你有空的話,可以聽我解釋嗎?”

南溪還冇回答,季夜白已經兀自開始了:“我之前對你印象不好,一次次的刁難你,甚至逼迫你,挖苦諷刺你,都是為了想讓你現出原形。

“什麼原形?”

南溪是真的驚住了,她又不是妖,為什麼要現出原形?

“因為,我接觸過,也認識過太多太多因為我的身份,我的地位而吸引我,攀附我。

”季夜白苦笑了下繼續:“說的不好聽點兒,還有使用各種招數勾引我的。

“那樣的女人,我見過太多了,導致我現在看見女人接近我,都會不由自主的往那方麵想,所以,纔會把你歸類為那一種人。

“也因此對你說了一些過分的話,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抱歉。

南溪是真的冇想到他會對自己道歉。

雖然對之前發生的事還是有點小陰影,但是聽他這樣說,她也能理解一些,冇有那麼責怪他了。

“這是一個原因,不過,這不是最重要的原因。

”突然,季夜白又道。

南溪愣愣的問:“那最重要的原因是什麼?”

季夜白看向她,目光幽深,猶如旋渦。

好一會兒,他纔開口,聲音顯得異常沉重:“最重要的是,你長得很像一個人?”

像一個人?

聽到這句話,南溪第一反應想到的是她的身世。

會不會是她長得很像爸爸?

而他恰好認識自己爸爸?

所以,她格外激動,興奮地一把抓住了季夜白的衣服:“像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