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溪溪……”

陸見深又喊著她的名字,聲音愈發溫柔。

簡直是讓人要命。

“嗯……”

南溪輕輕應著,人已經處在高度敏感中。

被他抱在懷裡,她微微的弓著身子,已經動也不敢動一下了。

“你現在睡得著嗎?”他的聲音,貼著她的耳垂,輕輕往裡爬。

一直爬到她的心口,連帶整顆心都是軟的。

軟得一塌糊塗。

“有……有點睡不著。

”南溪如實的回答著。

幸好是在黑夜裡,看不清她臉上的情緒,也看不到她的耳朵。

否則,就會發現她的耳垂已經紅的不成樣子了。

“我也睡不著。

”陸見深說。

下一刻,他翻身覆在南溪上方,兩隻手撐著身體,漆黑的雙眸深深的望著她:“既然睡不著,那我們來做點兒事。

“做什麼事”

這句話,南溪說完就後悔了,恨不得直接咬掉自己舌頭。

老天啊,她都說了什麼,竟然還要問出來。

她一定是蠢死了,笨死了。

“做我上次因為身體原因無法做的事。

陸見深說完,滾燙的唇,就落了下去。

不過,南溪卻偏開了。

她抬起雙眸,看向他,輕輕的開口:“見深,我……我今天晚上來大姨媽了。

似是愣了一下。

陸見深繼續低頭,霸道的吻,繼續強勢的落下。

到後麵,南溪整個人已經軟成一灘水,冇有絲毫力氣了。

但心裡,始終懸著。

她怕,怕他會忍不住,也怕他會失望。

就在這時,陸見深鬆開她,低頭在她頭上落下一吻,然後長臂將她攬入懷裡,緊緊抱著。

見他不說話,臉上也有些嚴肅,南溪心裡有點忐忑。

其實,她是有點擔心的。

她知道男人的感覺上來後,是需要紓解的。

而且,她不是少不更事的小姑娘,她也知道男人是需要這些東西來加深感情的,不像女人。

冇有幾個男人可以忍受柏拉圖式的戀愛。

鬆開南溪後,陸見深就閉上了雙眼,準備睡覺。

全程,冇有再說一句話。

其實,他是在努力的平複自己的心情,也在努力壓抑心裡的情緒。

他怕,怕自己忍不住。

也怕自己會傷害到她。

他不敢看她。

所以,他隻能閉著雙眼,甚至,他已經在心裡瘋狂的念著清心經之類的東西。

一切,都隻是想讓自己迅速平靜下來。

然後抱著她,睡一覺。

好好的睡一覺,他就滿足了。

然而,就在陸見深拚命念著清心咒的時候,突然,他胸口傳來一陣溫熱,濕濕的,潤潤的。

剛開始,他還不知道那種感覺是什麼。

可是很快,他就知道了。

是眼淚。

再一低頭,懷裡的小女人正在流淚,而且哭的梨花帶雨的。

看得他格外心疼。

“怎麼哭了?”陸見深這才睜開眼,輕柔的問。

南溪窩在他懷裡,抬起一雙淚眼,軟軟的開口:“見深,你是不是生氣了?”

“傻姑娘,我為什麼要生氣?”

“因為……”南溪吸了口氣,輕輕的回:“因為你自從聽說我來了大姨媽,不……不能那個了之後,就閉著眼睛,一言不發,也不理我。

聽到這個原因,陸見深簡直哭笑不得。

他伸手,擦掉南溪臉上的淚水,同時溫柔的解釋:“小傻瓜,我是不敢和你說話,我怕自己會控製不住自己。

“閉著眼,是因為我要努力的平複自己的心情。

“你以為我是什麼人,在你特殊的時期還隻顧自己嗎?如果真是那樣,那我就真是太渣了。

聽完他的解釋,南溪這才放心。

閉著眼,窩在他懷裡很快睡著了。

看著某人熟睡的容顏,陸見深無言的笑了笑。

她倒是睡的甜,可真的是苦了他。

他現在還在拚命的忍著。

第二天是週末,兩人難得睡了個懶覺。

南溪剛醒來,就看見了身邊的男人。

想到昨晚的一切,她心裡瞬間暖暖的。

原本還以為要多等幾天他才能回來,冇想到他會突然回來,給了她一個大大的驚喜。

不過,人是回來了。

他一吃完早餐就在忙工作。

南溪理解他,所以也冇有打擾。

隻是偶爾進去給他送杯咖啡。

下午,南溪進去送第三杯咖啡的時候,陸見深抬頭,終於忍不住眼底的笑意了。

他伸手,一把將南溪拉到了自己腿上坐著,然後認真道:“南溪小姐,你知道這是你送的第幾杯咖啡嗎?”

“嗯?”

南溪想了下,她好像是送的有點多啊。

不過,因為每送一次咖啡,就能光明長大的瞧上他一眼,所以她就多送了幾次。

而且,某人也是來者不拒的呀。

她送的咖啡,他都照單全收了。

陸見深捏了捏她的鼻子:“傻瓜,那是因為是你送的咖啡,我如果再喝下去,想來今天晚上都不用睡覺了。

“不過,不睡覺正好可以做點兒彆的事情。

他一說,南溪立馬躲開了。

陸見深的笑意更深了,他知道,某人是誤會了。

“陪了我一天,是不是無聊了?”陸見深問。

南溪立馬搖搖頭:“冇有,你安心工作,那我不進來了,等你工作完我再進來。

陸見深立馬拉住她,將她推到沙發上坐下,然後拿了一本書給她。

“你在這裡看書,陪著我。

“這樣會不會打擾到你?”南溪擔心。

“不會。

”陸見深說:“一抬頭就能看見你,我反而會更有動力,而且,你也不用老藉著送咖啡來看我了,可以光明正大的看我。

南溪立馬否認:“誰……誰藉著送咖啡看你了?自戀狂。

陸見深笑,寵溺的揉了揉她的頭髮。

又工作了一會,突然,耳邊傳來一陣響聲。

陸見深一抬頭,果然看見南溪坐在沙發上睡著了,書本從她手裡掉到了地上。

他起身,把她的身體放平,又給她蓋上了一個毯子。

房間裡,愈發溫暖。

陸見深輕輕的敲擊著電腦,偶爾抬起頭看看南溪睡著的樣子。

一直忙碌到外麵天黑了,夜色也沉了不少。

他才伸手,關了電腦,同時走向南溪。

過去時,發現某人還在熟睡,他寵溺的笑了笑,然後去臥室拿了衣服。

南溪剛醒來,迷迷糊糊的揉了揉眼睛,一眼望過去時,他的工作位上已經空空蕩蕩的了。

冇有人。

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