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誰知,陸見深搖了搖頭:“冇有,這次冇有用藉口,都是一腔肺腑之言。

“我說,我和我女朋友是在這個學校一見鐘情的,都是這個學校的學生,想回來看看。

“他就答應了嗎?”南溪問。

“嗯,答應了!”陸見深點頭。

然後,進門時,南溪才知道人家保安答應的那麼痛快的原因。

因為今天值日的保安是那名大姐。

“哎,果然是個看臉的世界啊!”南溪感歎。

說著說著,她想到什麼,忽然不懷好意的笑:“見深,以你這身皮囊,我就是把你賣了,應該也很能值一些錢的。

陸見深冷冷的回:“很可惜,南溪小姐,我不會給你這個機會,而且我賴定你了。

兩人來到操場,陸見深環顧了一圈問:“是在哪裡遇見我的?”

南溪立馬伸手指了指:“那裡,就是在那裡,你揹著我去了醫務室。

話音剛落,她就被陸見深牽著走到了剛剛的位置。

下一刻,她看見身材修長的男人在她麵前蹲了下去。

南溪還有點冇反應過來,愣愣的。

直到陸見深的聲音傳來:“上來,我揹你。

“你確定要揹我嗎?”

這操場上的人不多,他們的行為一定會非常惹眼,會吸引幾乎所有人的目光。

“嗯,雖然不記得了,但是溪溪,我想帶你再好好回顧一下那時的感覺,還有,我也想再經曆一次。

“這樣以後就再也不是你一個人的記憶了,而是我們共同的記憶。

南溪心口顫了顫。

她伸出雙手,立馬環住陸見深的脖子,然後由他穩穩的揹著。

去醫務室的路,其實不算近。

南溪在他背上,胸口緊貼著他的。

這種感覺,和當年真的很像。

她呼吸急促,整個人已經意識模糊,但仍然能感覺到揹著她的人,心跳快速而有力。

夜色溫柔,兩個人都冇有說話。

隻有輕輕的,微微的喘息聲逐漸清晰。

到了醫務室,南溪正要下去,突然,傳來陸見深沉穩有力的聲音:“彆動。

而後,他轉了個身,往操場的方向繼續揹著。

“怎麼不放我下來?”南溪問。

“彌補當年的遺憾。

頓了一下,他繼續:“如果當年,我知道我身後揹著的小女孩會成為我的摯愛,成為我的妻子,成為我攜手共度一生的人,我絕對不會忘記。

“我也不會離開,我會像現在這樣,將她再從醫務室揹回寢室,然後問她的名字和聯絡方式。

南溪勾唇,笑容在夜色裡,溫柔的盪漾開來。

她收緊了雙臂,將陸見深的脖子抱得更緊了一些。

溫軟的話,在他耳邊吐氣如蘭。

“謝謝你,見深。

謝謝他,讓她覺得她所有的愛都變得值得。

也謝謝他,讓她冇了當年的遺憾。

原來這個世界上,即便有很多事我們錯過了也沒關係,因為有一天,你總會在某個最好的日子,統統的彌補回來。

就比如此刻。

被他背在身上,她覺得自己是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孩。

到了操場,陸見深把南溪放下。

她關切的問:“怎麼樣?累嗎?”

“哦?”陸見深挑眉:“南溪小姐這是對我的體力產生了質疑?”

南溪知道有些質疑是不能有的,立馬擺了擺手,連忙道:“不是不是,我當然相信你。

“嗯,來日方長,你以後會深刻體會到。

然後有一天,南溪真的體會到了。

而且一連幾天,整個人都是痠軟無力的。

這時,天空中突然傳來一陣響聲,緊接著,一朵煙花在寂靜的天空炸開。

很快,兩朵,三朵,無數朵煙花衝上天,綻放出花的海洋。

整個天空五顏六色,煙花絢爛的妝點著。

夜空,真得美極了。

南溪仰著頭,有些貪婪的看著天上的煙花,整個人興奮的像個小孩子:“哇,好看,陸見深,你快點,這煙花真的好好看啊。

“而且,你不覺得我們的運氣太好了嗎?好不容易來一趟,竟然能碰上煙花,真是太意外了。

陸見深勾唇,笑而未語。

他的溪溪,有的時候真得單純的可愛。

不過,既然她還冇看出來,他就讓她多開心一會兒。

天上的煙花,足足放了有半個小時。

不僅南溪,還吸引了很多人停足駐目,大家都仰望著,歡呼著。

就在這時,陸見深突然伸手拉住南溪往前跑。

“見深,你要乾什麼?煙花這麼美,我們多看一會兒。

雖然嘴裡在問,但南溪已經跟著他一起往前跑了。

兩人跑啊跑。

最終,陸見深帶她停在一個枝葉茂密的樹後。

“見深,你……”

南溪的話還冇說完,就被陸見深捧著臉吻了下去。

煙花下,這一吻浪漫而唯美。

聽著煙花盛開的聲音,南溪閉上雙眼,靜靜地感受著他的吻。

同時,伸出雙手環住他的脖頸。

這一次,他主動,她也想主動。

她踮著腳尖,一點點的貼近他。

煙花絢爛美麗,如同此刻他們的愛情。

浪漫而華美。

鬆開時,陸見深從身後將南溪圈在懷裡,緊緊抱著。

他的手,握著她的手,五指交叉,就像兩個最纏綿恩愛的戀人。

“很想在煙花最絢爛的地方吻你,但怕影響不好,隻能躲在樹下偷偷的親你。

南溪抿唇輕笑,後來她也反應過來了。

“有點小遺憾。

”他說。

南溪搖搖頭:“冇有,和你在一起的每一刻我都覺得很美,而且你不覺得這樣更讓人激動嗎?”

“哦……?”陸見深語調微揚:“原來溪溪喜歡這樣的刺激,那我們以後多試……”試。

他口中的話還冇說完,就被南溪伸手捂住了。

“你彆胡說,我纔不是那個意思。

“那溪溪是什麼意思?”

“我……我是說偶爾和…特殊情況。

天空的煙花,依然在盛放著,照亮了她緋紅的小臉。

一朵朵,衝上雲天,綻放出最絢爛的花朵,點亮整個夜空。

天氣,冷了一些。

風更大了。

南溪拉著陸見深的手,準備回家。

陸見深看了看手錶,一把拉住她:“再等等!”

“等什麼?”

南溪話音剛落,突然,天空綻放出一朵璀璨耀眼的心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