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寧孤舟棠妙心 >   第2000章

-

沐雲修點頭:“定北王妃現在和定北王已經形成對恃之勢,相對來說,定北王會弱勢一些。”

“但是定北王畢竟是戎州的王,他在戎州的呼聲還是比定北王妃要高一些。”

“昨天,兩波人馬在五氓山相遇,他們又打了一仗,定北王敗了,躲進了五氓山。”

棠妙心搖頭:“定北王不行啊!這已經連輸了好幾場,再這樣下去,怕是會軍心儘失。”

沐雲修看著她道:“這不是殿下想看到的嗎?”

棠妙心笑了笑,沐雲修問她:“殿下真的決定要扶陸閒塵成為新的定北王?”

棠妙心點頭:“他是最合適的人選。”

沐雲修想了想後道:“確實,就是他這人帶著反骨,做事還不太靠譜。”

“冇事。”棠妙心淡聲道:“我之前給他下過毒,還有人會教他做人的。”

“如果我冇有猜錯的話,下一仗定北王應該要贏了。”

“這個時候,我們也得幫他一把,讓他來收複整個戎州的亂局。”

沐雲修聽到這話冇忍住又看了她一眼,她剛好又在打嗬欠。

沐雲修:“……”

棠妙心:“……”

她略有些尷尬地道:“前段時間累得有點狠了,這段時間就想睡覺。”

沐雲修淡聲道:“殿下身份高貴,不必跟我解釋這些。”

他說完問她:“你打算什麼時候殺定北王妃?”

棠妙心回答:“姬萌魚今天一早送來訊息,說他想為定北王妃想了個絕妙的死法。”

“什麼絕妙的死法?”沐雲修好奇地問。

棠妙心攤手:“姬萌魚冇細說,我也不知道。”

“不過以我對姬萌魚的瞭解,這貨雖然十分坑,也不靠譜,但是他真要整人的話,也還行。”

沐雲修:“……”

他總覺得這麼大的事情,從棠妙心的嘴裡說出來多少有些兒戲的感覺。

他問她:“什麼叫還行?”

棠妙心組織了一下詞語道:“大概就是會讓定北王妃死得很慘,而且還會身敗名裂的那種。”

沐雲修是正人君子,不太能想象得到,那會是怎樣的手段。

不過他也知道,姬萌魚這人邪門得很,行事雖然不太靠譜,但對定北王妃的恨又是那樣真切,便也不再多說。

他也發現了一件事,棠妙心看起來好像不太管事,但是所有事情的進度她都很清楚。

她對整個事情,也有著全盤的考量。

棠妙心笑著道:“你是有事情要和王爺商量吧?我也去聽聽。”

她說完便站了起來,許是她坐得久了,又或許是她前段時間累得太狠,身體虧空的厲害。

她這一站起來,就覺得眼前一黑,什麼都看不見了。

這種感覺讓她覺得極為難受,一時間神誌也變得不太清醒。

迷濛間,她似乎聽到了沐雲修有些吃驚的聲音:“殿下!”

然後一隻強有力的手攬住了她的腰。

她微微睜開眼,隱約看見是寧孤舟。

她想對他笑一笑,告訴他她冇事,結果一句話還冇有說出來,她便徹底陷入黑暗之中。

寧孤舟將她抱進懷裡,見她麵色蒼白,嚇得魂都要掉了。

他大聲喊道:“來人,請大夫!”

原本棠妙心是天底下最厲害的大夫,他們的身邊便都冇有備大夫。

她此時一暈倒,所有人都慌了神。

一則是因為她的身份,二則是她是鬼醫都冇有發現自己的異常,她該不會是生了什麼了不得的大病吧?

寧孤舟想到這些臉色十分難看。

他心裡怕到極致,一向淡定冷靜的他,此時身體都控製不住的有些發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