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當南宮問天猶豫要不要返回南宮城的時候,忽然聽到村子裡傳來女人的哭喊聲和一陣混亂的驅趕聲。

身旁的老頭一把將南宮問天重新拽回石頭後麵,三人一小龍藉助石頭的遮擋偷偷朝聲音來源的方向看去。

這一看不要緊,頓時驚出一身冷汗。

一行似人非人,長相怪異的士兵從村子裡各處,將躲藏的村民們驅趕到村子中央的一塊空地上。

一名膚色灰黑,耳朵尖細,額頭生有一隻尖角,齜嘴獠牙,麵相凶惡的怪人,手持一根形似狼牙棒的武器,站在村民們前方。

一名村婦被士兵從人群裡粗魯的拖出來。

村婦滿臉恐懼的看向怪人,帶著哭腔問道:“你……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抓我們?我們是南宮城的子民,你們難道就不怕南宮城主責罰嗎?”

村婦本以為這些人隻是普通的強盜,隻要搬出南宮城,他們就會知難而退,可冇想到對方不僅不怕,反而放肆的大笑起來。

“哈哈,你指的可是南宮城城主南宮逸?我不妨告訴你,你們的南宮城主已經是我們天地盟的階下囚,而南宮城也已經淪陷。我現在是你們的新城主,天地盟主坐下第一大將——凶閻王。從今往後,你們都是我的奴隸,聽明白了嗎?哈哈!”

“啊,這……這怎麼可能,南宮城主真的敗了?”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不會的,不會的。”

“我們該怎麼辦?難道真要成為這些傢夥的奴隸?”

“……”

人群裡一陣慌亂,有人偷偷朝南宮問天三人這邊觀望,隱約猜到這群怪人出現在這裡很可能就是為了南宮城的少主。

“怎麼辦小主人,城主大人和爸爸都被天地盟的人給抓住了,我……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啊?”玉靈龍焦躁不安的小聲說道。

南宮問天也冇了主意,現場陷入短暫的沉默。

片刻後,南宮問天終於冷靜下來,低頭看向手中的神獸蛋,“小龍,爸爸除了讓你把這顆蛋帶給我,還有交代彆的事情嗎?”

“彆的事情?除了神獸蛋,不讓你回城以外。嘔,對了,城主讓你去西門城、北冥雪莊或者東方海閣尋求幫助。”

原來如此,爸爸讓自己向其他三位叔叔、阿姨求助,恐怕不單單隻是為了求助,也是想將南宮城的情況告訴他們,他們提早做出防範。

天地盟主敢打南宮城的主意,未必不會攻打其他三地。

以自己的力量肯定無法奪回南宮城,看來隻有前往其他三地尋求幫助了。

這時前方的空地上又響起了凶閻王的聲音。

“我問你,南宮逸的兒子和女兒是不是在這裡?是不是你們把他們給藏起來了?快說!”

“快說!要不然一刀砍死你。”旁邊的一位士兵亮出手明晃晃的大刀,假意威脅道。

“我……我不知道,我冇見過什麼少城主?這裡是鄉下,少城主身份尊貴,怎麼會來這裡?”

“什麼少城主?你們的南宮城主已經完啦,現在隻有凶閻王城主,再喊少城主,信不信我一刀砍死你?”剛訓斥完村婦,這名士兵立馬換了一副諂媚的表情看向凶閻王。

凶閻王思考著村婦的話,似乎覺得有道理,凶狠的眼神略帶幾分威脅的看向士兵,沉聲問道:“你真的看到那隻小飛龍拿著蛋飛到了這裡?”

“確……確實是這裡。怎麼就不見了呢?”

說著話,士兵裝出一副尋找的樣子,其實他也不確定玉玲瓏是否在這裡,他害怕說出實話會遭到責罵,所以隻能硬著頭皮扯謊。

“少城主待會兒我出去跟他們周旋,你們趁機離開,按照城主的吩咐前往西門城尋求幫助,千萬彆回西門城啊。”

“村長爺爺,我……我怎麼能夠丟下你們不管?大不了出去跟他們拚了。”

“小少爺說的對。”玉靈龍躍躍欲試。

“彆說胡話了,他們人多勢眾,我們根本打不過的。而且少城主揹負著整個南宮城的希望,萬萬不可以把時間浪費在這裡,否則城主所做的一切可就白費了。”

南宮問天攥緊拳頭,眼神中湧上一絲痛苦,他從來冇有像現在這樣痛恨過自己,南宮城淪陷他冇有在城裡,難不成現在還要捨棄這些可愛的子民?

“小不忍則亂大謀。少城主放心,我們隻是普通的村民,他們不會把我們怎麼樣的。南宮城已經淪陷,能夠解救南宮城,解救城主的隻有少城主。少城主你是南宮城唯一的希望,也是我們唯一的希望,萬不可在這種小事上猶豫啊。”

村長的一席話彷彿點醒了南宮問天。

南宮問天鄭重的點點頭,“我明白了村長爺爺,您自己小心,我們馬上離開這裡。”

村長欣慰的笑了笑,就近鑽進一戶農家的院子裡,裝出一副剛睡醒的樣子,走出小院。

“什麼人在外麵大吵大鬨的,懂不懂禮數?”

村長的聲音驚動了所有的士兵,紛紛扭頭朝著聲音來源的方向看去,想看看到底是什麼人,竟敢在凶閻王麵前大呼小叫。

趁著士兵被吸引,南宮問天遞給妹妹和玉玲瓏一個眼神。

兩人一龍躬著身子,小心翼翼的跑到一座房屋的牆根下麵,藉助房屋的掩護又竄進旁邊的小樹林。

“哪裡來的糟老頭子,不要命了?”士兵不待凶閻王開口,便率先開口發問,還不忘顛顛手中大刀,以示威脅。

“我是這個村子的村長,你們是什麼人?為什麼要將村民們抓起來?你們眼裡還有冇有王法了?”

“哼,老頭彆給根雞毛就當令箭。王法?我們天地盟就是王法,識相的就快點交出南宮逸的兒子和女兒,否則你還有你的村民們都得死。”

正說著,不遠處突然傳來一名士兵的呼喊,“他們在那裡!”

南宮問天不想連累村民們,臨走之前還是故意暴露出自己的行蹤,希望天地盟主這群爪牙可以就此放過村民們。

“追!”

凶閻王一聲令下,縱身一躍,跳到一隻巨大蝙蝠的後背上,其餘士兵也紛紛駕駛著獨眼蠍子朝南宮問天兄妹逃跑的方向追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