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在經過短暫的沉默後,很快又像炸了鍋一樣,七嘴八舌的議論。

“臥槽!那是什麼寶可夢?怎麼那麼漂亮?!”

“你個土鱉,啥也不知道。那是伽勒爾地區的小火馬,少見的很!”

“有一說一啊,這隻寶可夢可比咱們的初始寶可夢強多了!”

“乖乖,能用上這種寶可夢的學生,家裡非富即貴呀……”

孫誌浩接受著周圍同學的讚美,不禁得意洋洋,眼神對景晨極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