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網遊之高朋滿座 >   第10章

禮拜五晚上,野火冇有像往常一樣去殺怪,看了一下手中的這根從新手村就跟隨自己的法杖,來到一家賣武器店麵門口!裡麵擠了一堆的人,野火也擠了進去!野火冇有立刻的買!他先觀察了一下現在的情況。

“老闆,這柄下品黑鐵級的鐵劍能不能便宜一點?”一個年輕的劍客問道。

一個滿臉絡腮鬍子的中年大漢一臉為難的說道“這都是係統規定的,我也冇有辦法呀!”一個劍客打扮的人立刻說道:“小樣,你新來的吧!”劍客身旁的一個法師譏笑道。

劍客立刻轉過身來皺著眉頭一臉不悅的反擊道:“怎麼不行嗎!不是說這些NPC都是和智慧的嗎!和人有著一樣的思維!”

“你肯定是聽那些八卦的論壇上說的吧?那都是假的!說什麼可以在那些NPC那買東西殺價!那都是騙人的!哈!哈!”法師張狂的笑著!引的周圍的人一陣的不悅!除了野火之外,野火看著這一切正在心中倫著樂呢!劍客看了四周,大家買東西都是給錢後拿東西,然後立刻閃人!

“老闆!那柄鐵劍我要了,這是兩個金幣!”劍客似乎明白了什麼!立刻買了劍走了!類似的事情不斷的上演著!

“老闆,拿一柄下品青銅級的灰紋鋼刀!”

“八個金幣!”

“好的!”

“老闆,有冇有比我手中這柄鐵劍更好一點的了!”

“這柄下品青銅級的精鋼劍和這柄下品白銀級的雪利劍,一個九金幣,一個三十五金幣!”

“我要那柄九個金幣的精鋼劍吧!”

野火一站就是三個多小時,而店中的人也越來越少!當快到十一點時,整個店中隻剩他一個人,野火慢慢的向前靠了過來。

野火一直在人群的外圍看著,看了三個多小時到得出一個結論:現在的玩家真窮!

觀察了這麼久這麼多玩家中買得起下品青銅級兵器的人竟然隻有一個人更彆說下品白銀級的兵器了。

“小夥子,我早就注意你了,你在我的店中一站就是兩三個小時!你想乾什麼?”野火莞爾一笑“當然是來買東西了!我說大爺!您的東西是不是也太貴了吧!”

“臭小子,你看我有這麼老嗎!”這位滿臉絡腮鬍子的老闆笑罵道。

“大叔!您的東西能不能便宜一點?”野火也是相當的機靈迅速的反應了過來說道!

“小夥子,你知道東西賣的為什麼這麼貴嗎?來我告訴你一個秘密!”老闆笑著朝野火招了招手說道。野火立刻心領神會,把頭靠了過去,心中暗自竊喜,真冇有想到這都會碰到隱藏任務!

“告訴你一個秘密:我有點渴,唉!好久冇有喝酒了。”老闆一臉的沮喪。

“靠!這老闆變臉的速度也太快了吧!”野火目瞪口呆的看著這個NPC,野火的腦袋在這一瞬間思考了近萬種可能後~

“我出去一下!馬上回來!”野火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衝了出去!老闆看著衝出去的野火笑著說道:“孺子可教耶~”

氣喘籲籲的跑到白雲鎮最大的客棧‘悅來客棧’,野火直奔客棧的櫃檯。

“掌櫃的!給我來兩瓶你這裡最好的酒!”野火大聲的叫道。

“來~來!兩瓶十年陳釀花雕!十個銀幣!”掌櫃立刻從櫃子中拿出兩小瓶酒來。

“什麼!十個銀幣!這麼貴!”野火看著櫃子上的兩瓶酒叫道。

對麵的掌櫃還冇來得及說什麼了,野火身後的卻傳來嗤笑聲。

“要買最好的酒的,現在怎麼又西嫌貴啊~大半夜的裝什麼?”一個有些含糊的聲音從身後傳來~

野火轉身看去,此時已經晚上十一點了,此處竟然還有兩人在這裡喝酒,在野火身後五六米外,那張桌子上還有兩個玩家正的喝酒!由於野火剛剛急沖沖的衝進來竟然冇有看到那兩人~說話的那人此時已經看上去臉色通紅,半個身子正搭在桌子上,桌子上橫七豎八的擺放了十來個空酒瓶。

桌子上的另外一個玩家神色正常,見野火望過來立刻陪著笑臉道:“對不住!!這位朋友!今天我朋友喝多了!酒後亂說話!請不要在意!”

野火倒是冇有和那個醉鬼計較,不過野火看著那個醉鬼倒是有點好奇問向還清醒的那個玩家道:“這遊戲中的酒還真能把人喝醉啊!”

“當然可以!你眼前這位不就是嗎!兄弟!你要是買酒的話我建議你買那個竹葉清!這酒真不錯!要不過來喝兩杯!”說完指了指桌子旁邊。

“哪裡還有酒啊~”對麵的那個醉鬼逐個的拿起桌子上的酒瓶晃了晃,然後大聲的叫道:“冇酒了!小二!上酒!”

“掌櫃!不用上了!”對麵那個清醒的玩家立刻跟著叫道,然後尷尬的向野火苦笑著搖了搖頭說道:“讓你見笑了!”

“看得出來你朋友心情好像很差!”野火也跟著搖了搖頭然後轉身去問客棧的掌櫃的:“你們這裡還有什麼酒!”

“五個銅錢一瓶的竹葉清,還有三十個銅錢的社康!還有一個銀幣的花雕!不過我們店還有三瓶十年的陳釀花雕!每瓶五個銀幣!您要哪個?”掌櫃笑著問道。

野火在心中一陣的衡量,然後咬牙道:“三瓶我都要了!不過你要再送一瓶普通的花雕給我!”

“這個不行!普通的花雕也要一個銀幣呢!這個真不行!”悅來客棧的掌櫃直搖頭的說道。

“花雕不行!那就兩瓶社康!”野火見掌櫃的態度堅決立刻降低要求。

“這個嗎~”那掌櫃見野火的要求降低心中略寬鬆。

“這個還不行?那就四瓶竹葉清吧!如果你再不同意我就去其它家買了!”野火氣急敗壞道,說完就做裝作扭頭要走的模樣。

那個掌櫃一聽立刻在腦中閃電般的計算著,四瓶竹葉清還不如一瓶社康貴,零點零一秒算完之後立刻叫住野火:“客官等一下!就按你說來!賣了!”

“我靠!還真得可以和NPC討價還價啊~我以為這一直存在於傳說呢~”野火身後傳過來一聲感歎。

野火之所以敢和這個NPC討價還價主要是因為他買酒不是自己喝而是給另外一個NPC喝,野火不知道買最好的酒是不是有額外的回報所以呢野火就抱著可買可不買的心態來買酒的!能買到當然最好,買不到也無所謂了~

野火直接掏出十五個銀幣,直接將那三瓶陳釀花雕放進揹包,然後對著掌櫃說道:“這四瓶竹葉清幫我拿給我身後的那桌子!我請他們再喝幾瓶!”

“這怎麼好意思呢?”身後的那個玩家立刻走到野火身後推辭道。

“不就是幾瓶酒嗎!你剛剛不是還請我喝酒的嗎!現在算我回請!好了!不說了!我那邊還有朋友在等我!朋友!我先走一步!”說著野火就要轉身離開。

“慢著!今天我不能白喝你的酒!告訴我你叫什麼名字!我深太藍今天欠你一個人情!”此時那個醉鬼深太藍搖搖晃晃的站起來,盯著野火說道。

“這麼大的九州!在這個小小的白雲鎮中,在這個時間點我們萍水相逢也算是一種緣分!送你們幾瓶酒又算得了什麼~”野火本來還覺得有點哭笑不得的,但不知怎麼突然想起了電視中的一些劇情,這些話不禁脫口而出道。

“說得好!兄弟!你這個朋友我交定了!要不我們就來個桃園三結義如何?”深太藍一拍桌子緊接著說道。

野火被深太藍的話驚得是目瞪口呆,野火此時的心情是:可惜我隻猜中的開始卻冇有猜中結尾!野火隻能將求救的目光看向他的另一個同伴。

“這位兄弟真不好意思!讓你見笑了!我叫蕭風!打擾了!多謝你的酒!”蕭風滿臉歉意的說道。

“我叫野火!再會!”說完野火就立刻離開了。

“我說野火兄弟!你彆走啊~”深太藍看了野火冇有搭理自己就走掉了,立刻叫道。

野火飛奔逃了之後,整個悅來客棧除了兩個NPC就隻剩下蕭風和深太藍二人,店小二端著四瓶竹葉清送至二人的桌上就便離開了。

深太藍拿起一瓶竹葉清再次抬頭猛喝,不斷有酒水從深太藍的嘴角中流中,十幾秒的樣子一瓶竹葉清就再次被他喝完!喝完這瓶酒隻見他雙目通紅咬牙猙獰道:“他明知道星萌是我女朋友還敢下手!他不仁彆怪我不義了!”

深太藍和蕭風本是LO遊戲職業競技選手,隸屬於知名的皇朝戰隊!深太藍更是隊中核心人物,他的女朋友也在此皇朝俱樂部女子戰隊,今天中午自己的好兄弟蕭風突然告訴自己說自己的女友竟然在某個倉庫中和彆人廝混,深太藍聽了立刻趕了過去,發現自己的女友竟然和皇朝俱樂部的經理在親熱,深太藍剛要暴走立刻被人高馬大的蕭風強行拖走,在好兄弟蕭風的一個下午的各種勸說下深太藍將這口氣狠狠的憋在了心裡。

蕭風一臉的無奈接著他也拿起桌子上的一瓶竹葉清喝一口道:“你打算離開!那麼高的違約金怎麼辦?”

“我記得合約中有一條:如果員工因為不可抗力因素髮生意外,公司可以和員工解除合同~”深太藍邪邪的笑道,喝了一口酒接著說道:“我一會兒找輛車碰個瓷!哈~哈~”緊接著就是一陣發狂一般的笑聲。

“你瘋了!用得著拿自己的命去開玩笑嗎?真出事怎麼辦?”蕭風一臉嚴肅的質問道。

“這個九州你也看到了吧!憑藉著你我多年的遊戲經驗!你怎麼看這個遊戲!”深太藍詭異的笑著問道。

蕭風見他笑得這麼詭異的問自己這個問題雖然覺得莫名其妙但仍然想了一會兒鄭重的說道:“這個遊戲將超越我們見過的所有遊戲!無論是商機還是影響力!”

“你覺得那個死胖子會放過個賺錢的機會嗎!”深太藍邪邪的笑道。

“你想在這個遊戲中狙擊他?”蕭風難以置信的看著自己的好友說道。

第二天在一些和遊戲相關的網絡新聞中突然報道Lo皇朝戰隊核心成員出車禍,將提前退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