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我不是DPS >   第10章

看著自己銳減的生命值,唐梓鬆有那麼一刻慌了神,但他很快又冷靜下來,重新審視他的對手。

【32級】Derek

【32級】聞風冬瓜

照這個節奏下去,那兩人放出下一招時,血線就該跌破一半了。不過這暴露給唐梓鬆一個重要的資訊:雖然叫聞風冬瓜的施術者放的兩個魔法都和聖光有關,但是看傷害量肯定不是治療職業能打出的輸出,即便有恢複能力大概也十分有限。

他們隻可能是輸出職業。搞清楚對手的職能,唐梓鬆也多了一份底氣,勝算更大了一分。但他還是打算儘量減少冇必要的鬥爭,開啟【鐵壁防禦】朝聞風冬瓜使用【擲斧】,抑製掉血的同時交出控製技能,眨眼間就有了空檔,至少在一個公CD內他掌握著主動權。

聞風冬瓜如他所料交出解控技能,唐梓鬆趁此機會躲到障礙物後麵,暫時脫離他們的攻擊範圍。

“等一下!能稍微說兩句嗎?”他朝那兩人喊道,“我想我們之間有什麼誤會!”

“誤會?嗬,”聞風冬瓜冷笑了一聲,“該不會發現我們不好對付,開始求饒了吧?”

唐梓鬆望向香雪,若不是她輕舉妄動,事情不會演變得這麼麻煩。小狐狸隻得雙手合十,無聲地表示歉意,乞求在場所有人的原諒。

“是我們不好,我的隊友誤以為你們是怪,纔不小心攻擊了你們。”他解釋道。

“真、真的非常對不起!”香雪儘力喊了出來,她一點也不想打架,必須道歉得很真誠。

短暫的沉默迴應了他們。唐梓鬆探出頭去觀望,聞風冬瓜托起了下巴,和德雷克對視片刻,似乎在征求對方的意見。可德雷克仍舊一句話不說,而是抬手在空氣中活動著手指,他看出那是用鍵盤打字的動作。

“能不能看在同樣是做任務的份上休戰,讓這件事翻篇好不?”唐梓鬆以為看到了希望,打算乘勝追擊再次求情。

然而德雷克抬手就把槍口對準他,若不是他縮得快,腦袋上就多了個窟窿了。這可惡的陰角真是可怕。

“不好意思,看來某人生氣了,”聞風冬瓜調動著魔力,聖光再次彙聚於手中的手杖,“想讓我們停手,就隻能打服我們了!”

聖光法術轟擊掩體,煙塵和碎屑飛散,唐梓鬆明白這算是正式宣戰了。他移動到香雪旁邊,警戒四周,把手搭在她的肩膀上,將她的注意力從恍惚中拉回來。

他要教訓教訓這幫蹬鼻子上臉的愣頭青,為此需要香雪的支援來補足低等級不完整的技能,其實這也是讓她領會領會PVP玩法的好機會。

“彆在這發呆了,好歹搭把手幫幫忙。”他說道。

“誒,可是,我第一次跟彆人打架,我要做什麼纔好啊?”

“總之,先把我的血回滿。”他確認附近安全,對方冇有貿然靠過來。

“好、好!”香雪連讀兩個治療法術,把他的血抬滿。

對麵是兩個DPS,這邊則是T奶組合,想贏其實很簡單,隻要奶媽能苟住,利用回覆優勢慢慢耗死對麵就行。但是如果奶媽給控住或是對手火力太猛,導致血量回不上來,那該輪到他們倒黴了。

先前唐梓鬆用了【鐵壁防禦】,恐怕自己是坦克的資訊已經暴露給對方,毫無疑問他們會優先攻擊香雪。

“聽好,你優先看好自己的血量,再看好我的,不要離我太遠。”唐梓鬆說道,“剩下的不用考慮太多,能打到誰就打誰,該解控就解控,明白了嗎?”

“嗯,我明白了!”香雪點點頭,緊張的心情雖絲毫不減,但她總算是冇有之前慌亂。見對手還冇有過來,便繼續讀條治療魔法攢滿術符資源。

拖延的時間也差不多了,【擲斧】的控製效果應該重置完畢,畢竟冷卻時間相同的【強襲】技能也已準備就緒。唐梓鬆回想起對手的技能,槍手擁有位移技能和高威力的戰技,這個等級很難想象他有什麼強力的控製技能;而祭祀隻放了兩個詠唱魔法和一個解除隊友控製的神秘能力技,知道的底細並不多,。

他猜測聞風冬瓜有技能留著做後手,給隊友解控這類技能效果出眾大概還在冷卻之中,至於德雷克頂多會減速之類的軟控製,造成的影響不大。

唐梓鬆決定先拿冬瓜開刀,試試他的本事。對手兵分兩路終於繞到掩體的側麵,在距離稍遠的位置率先發起攻擊,唐梓鬆很清楚這是針對他這個近戰的對策。他趁祭祀讀條的工夫貼近,起手砍出戰技【力壓】先給自己上buff,卻見祭祀沉著地詠唱完魔法攻擊他身後的目標,給予他一個自信的微笑。

正當唐梓鬆迷惑之時,戰斧穿過了聞風冬瓜的身體,重重地砸在地上。他的攻擊冇有造成任何傷害——準確的說傷害數字確實跳了出來,給自己的增傷buff也成功觸發,可是斬擊冇有一點實感反饋,對方的血條一點冇減少。

祭祀那縹緲的身姿讓唐梓鬆頓感不妙,他注意到縷縷聖光讓眼前的人連接著彆處,順著軌跡找尋過去,他發現祭祀的本體早已逃開至少5米遠的距離,對他使用了一個短詠唱魔法,緊接著又伸出右手,令聖光急速彙聚到另一個目標身上製造破綻。

唐梓鬆隻覺得全身都凝固了,視野中跳出“石化”兩字。他還注意到鎖定香雪的能力技,檢視隊友列表果然也給上了不同的效果,他認得那是“受傷加重”的debuff圖標,同時象征著集中火力攻擊的信號。

開什麼玩笑,他可從來不認得有這些技能的祭祀亦或是祭祀的專精。唐梓鬆立刻施放【掙脫桎梏】擺脫石化狀態,隨即朝聞風冬瓜【擲斧】,眩暈效果打斷了他的讀條。唐梓鬆回頭看向另外兩人,香雪正遭受德雷克猛烈的進攻,左輪手槍擊發出的子彈蘊含著聖光與火焰的特效,無情地壓縮著目標的血線。幸好香雪反應及時,連續讀條治療魔法穿插能力技【愈傷符】,硬是把生命值掰了回來。

唐梓鬆再次使用【擲斧】,這次的目標是槍手,他必須阻止攻勢。吃到眩暈效果後,德雷克一如既往馬上用技能解除控製,再看到他靠近自己時,又使用位移技能拉開了距離。

想法太單純了,唐梓鬆想,這麼輕易的就交出重要的保命技能。果然還是缺乏經驗,起碼要對對手的技能有個大致的概念才行啊。

他施放一直捏在手裡的【強襲】,一道紅光閃過,眨眼間唐梓鬆就來到槍手的麵前,這回他抓住了對方的小辮子。抗性縮短過僅剩1秒的控製時間也足以在目標做出反應時打出兩個戰技,加上香雪丟出的雷符傷害,槍手的血量一下子便被壓了下來。

德雷克偏偏在這個時刻陷入需要換子彈的窘境,脆弱的身板繼續承受著戰斧的重擊和魔法的猛攻,生命值降低到一半以下。這時聞風冬瓜的眩暈時間結束,他當機立斷對香雪施放石化魔法,打算暫緩對手的輸出。

往彈倉中填好子彈,德雷克按住扳機和擊錘,槍口瞄準目標的下盤。聖屬性的魔力順著槍身的紋路充入子彈中,光焰隨鬆開擊錘的一瞬間從槍口噴濺而出,【擊足光彈】擊穿了狂戰士的腿,讓他步伐倍感沉重。

眼看對手就要脫離攻擊範圍,這時眼前飛過一張散發著寒氣的術符,在槍手附近爆發出冰霜凍結他的腳步。香雪竟然及時解除石化補上了控製,或許隻是碰巧打出的操作,但也足以讓唐梓鬆感到驚訝。這可是她第一次接觸PVP。

不管怎麼說,唐梓鬆不會浪費這大好機會,定身效果雖然會在受到傷害時解除,但目標身上還會留有幾秒的減速效果。在這期間定下戰局,他想,德雷克肯定還會補上減速效果,而香雪眼下正被聞風冬瓜乾擾,想必打不出第二張冰符了。

雙方進入你來我往的纏鬥,德雷克儘管在近身戰逼迫的壓力下,仍然有條不紊地進行射擊。50血對20血(百分比),傷害可觀,但唐梓鬆還有【戰意續行】,完全有打長期戰的資本,隻不過他已經有能力結束戰鬥。

他的殺手鐧是32級的單體技能,而這次戰鬥等級同步到了33級,剛好達到可以施放的等級。此技能是通過消耗【怒氣】這一獨立資源施放的戰技,而【怒氣】積攢則需要通過打出正常的戰技連擊獲取。其威力堪比輸出職業的爆發技能,對生命值低於20%的目標還有20%的傷害加成。

施放技能需要50【怒氣】,而唐梓鬆打完一輪三連戰技能獲得30,冰符的控製時間結束時,他正好能打兩輪。

德雷剋扣動扳機,利用彈倉中最後一顆子彈補上減速,打算藉機拉開距離重整態勢。兩人的視線對上的那一刻,他看見了獨屬於惡魔血統純黑的鞏膜裡,血色眼瞳閃爍出的凶光。

戰斧幾乎隻能捕捉到舉起和落下的位置,唯有從與空氣擦出的火花尚且判斷斬擊揮落的軌跡。一擊【殞烈斬】,凝聚狂戰士驟起的怒意,將獵物的生命啃噬殆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