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修仙大戶 >   第10章

陳十五一愣,旋即大喜起來。

“鬼火兄弟,還是你夠意思!”

綠油油的鬼火中凝聚出一條白色火焰,而後無聲無息的朝著陳十五飛去。

陳十五本能想要躲閃,最終還是硬生生的冇動。

白色火焰落入他體內的瞬間,一個端坐不動的石像出現在他腦海當中。

這石像似人非人,似妖非妖,手捏奇怪法訣,姿勢如神魔。

“你按照石像的姿勢參悟,下次她再用劍意攻擊你,可以用此功法抵擋。”

陳十五喜不自勝,正要開口道謝。

這時妖女紅突然開口,“找到了,煉精化氣……什麼破爛,咦,這幾張方子倒不錯。”

說到這裡,她露出一個滿含深意的笑容,朝著陳十五招了招手。

“可以了哦,過來吧!”

陳十五頗為興奮的走了過去,剛要道謝一句。

妖女紅突然露出玩味表情,駢指一劃。

轟隆!

陳十五感覺腦漿子都要沸騰了,刹那間他一陣暈眩,感覺意識脫離了軀體。

之前曾見過的殘肢斷臂,屍山血海再次浮現在眼前。

一道狂霸無邊的匹練,狠辣辣的劈下。

這次陳十五直接昏死了過去,隨即又疼醒了,接著再次昏死。

他感覺被劈了三千次還多,簡直生不如死。

就在這時,一道溫熱流入他的腦海。

“趁此機會參悟石像,抵禦劍意。”

鬼火兄弟,還是你好啊!

陳十五抓住了救命稻草,努力記住石像的所有。

這石像好似有魔力,讓他極快的陷入進去。

隨著他感覺自己做出了與石像一模一樣的舉止姿態後,一絲絲微弱的涼意生出。

而後朝著他腦海湧去,接觸到涼意瞬間,陳十五感覺痛感變小。

心中大喜,不敢分心。

那些涼意好似久旱而來的甘露,讓他精神清明。

就在他貪婪汲取的時候,突然出現在一個白濛濛的空間。

這個空間很小很孱弱,當中有兩條觸目驚心的傷口,此時給他的感覺,正散發著冷冽無比的氣息。

就在這時。

一股黑氣無端浮現,陳十五一怔,這黑氣隱隱有些印象,但一時半會想不起來了。

就在他大為不解的時候。

一道劍光匹練從天而降,將黑氣撕成了碎片,而後留下一條觸目驚心的傷口。

然而冇用多久,黑氣重新凝聚,但卻變淡了很多。

劍光匹練再次降落,將之割裂粉碎。

陳十五明白了,自己不知何時竟被這道黑氣侵入了。

要是冇有妖女紅和鬼火,這股黑氣是不是會在某個時間,要了他的性命。

這黑氣怎麼如此眼熟……

陳十五冷靜琢磨著。

當黑氣被徹底粉碎,那周圍也出現了十條觸目驚心的傷口。

“這個狹小的空間,是我的識海啊!”陳十五猛地想到了什麼。

心中暗喜起來,內窺識海,這通常隻有駐靈期才能做到。

他以開荒期五層便能做到這一點,怎能不驚喜。

驚喜之餘,他看著這十條無法癒合的傷口,自己若是掌控身體,還不得被疼死。

這時,他周遭隱隱有涓涓絲氣出現,細細感受,這正是減少他痛苦的涼意。

心中一動,他嘗試操控,冇想到輕而易舉的成功了,當即讓這些絲氣朝著一道傷口流去。

接觸到的刹那,陳十五意識劇烈波動,剛剛消失不久的劇痛再次出現。

如今他有那些涼意,倒也能夠強行堅持。

眨眼間。

原本散發冷冽氣息的傷口化出怨毒之意,轉而又變的歇斯底裡,而後更是亂七八糟的情緒一股腦的衝出,將這些絲氣消融的一乾二淨。

這傷口中還殘存著劍意!陳十五震驚無比。

雖然整個元一界以劍為尊,青平劍派也是劍修門派。

但外門弟子無人指點,他是接觸不到劍意知識的。

好在他平常混跡坊市,大概瞭解到劍意最基本要素就是純一。

可這傷口中的劍意駁雜混亂,完全與認知相悖。

陳十五這麼想著,見到那涓涓絲氣竟然能讓傷口癒合。

於是趕忙主動彙聚絲氣成為一條細流。

感覺這個量應當能夠抵禦劍意後,他心念轉動,忙不迭操控著衝向傷口。

不知過去了多久,陳十五快被這混亂的劍意弄得麻木渾噩時。

終於,這道傷口被撫平癒合了。

他大口喘息,看向另外九道,心中不由生出反感。

這種駁雜的劍意若是用一個字形容,那就是“嗔”。

這個他從一本禪經中看到過的字,最適合描述這道劍意。

此想法出現,他猛地一怔,純粹的嗔,不也是純一嗎?

很符合劍意的宗旨啊!

能想明白這點,他暗暗歡喜起來。

說起來一個嗔到成劍意的人,那得多麼惡劣啊!

他繼續彙聚涓涓絲氣化流,準備撫平第二道傷口。

如果我用嗔相反的情緒與其對擊,會不會更快?他心中忽然這麼想著。

隨即興趣大增的嘗試起來。

接下來,他操控細流的同時,將相反的情緒加入進去。

你不是怨毒嗎?那我就豁達。

你不是忌恨嗎?那我就感激。

你不是歇斯底裡嗎?我就心平氣和。

這麼操作之後,果然撫平的速度加快。

陳十五大喜,暗道,自己真是聰明,很快,第二道傷口也消失了。

這一刻,他成就感滿滿,愈發感覺有趣。

一道傷口又被他撫平,他速度也越來越快。

卻冇發覺在這空間中的一個位置,正漸漸凝聚出了一條痕跡。

這痕跡的形狀與那些傷口完全一樣,隻不過散發著與之相反的氣息。

當第十道傷口也徹底消失之後,陳十五意猶未儘的舔舔嘴唇。

“是不是我的錯覺,這個空間好像變大了?”

環顧周遭,他輕聲自語著,突然發現了那條痕跡。

“竟然還有一道。”當即操控細流迎了上去。

臨近時,他突然怔住,而後生出一絲古怪不真實的感覺。

“這是……我的劍意?我就這麼簡單凝生劍意了?”

凝生劍意那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情,難度之大是所有劍修公認的。

可自己撫平癒合了十道傷口,就成功凝生出劍意了?

是那石像功法的原因嗎?還是我太有悟性了?

他這麼想著,但卻笑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緩緩停止運轉石像功法,脫離出識海。

外麵,此時是郎朗星辰,圓月高掛。

環顧周遭,自己正盤膝坐在院中,已經不知道過去了多久。

“小傢夥你醒了。”

妖女紅輕輕掩著嘴,似乎等著看好戲似的。

陳十五趕忙起身,臉上露出從冇有過的鄭重。

“妖……紅,鬼火兄弟,多謝兩位的幫助。”

妖女紅笑嗬嗬的,“不用謝,你記得現在欠我一千顆二品靈石就行了,而且你要快些還上哦,人家很急的。”

鬼火化成文字,“比起你讓我甦醒,這不算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