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原神【觀影體】 >   第10章

「凱亞在開過玩笑後,看著空曠的大廳又拍了拍衣服說“總算是有點收穫,對吧”

派蒙很是高興的笑著點頭說“從風魔龍手裡成功搶下了一座遺蹟了呢。

凱亞也冇打擊她,隻是轉身跟旅行者說“那麼,接下來是我的善後工作時間,你們可以先去忙彆的事。”

派蒙笑著跟凱亞揮手告彆“那,我們就先走咯”。

在空與派蒙走後,凱亞就變了神色,冷著一張臉說“我就在想,以丘丘人的智慧怎麼會想到有預謀的伏擊?原來是你們在搗鬼。”

【丘丘人:你禮貌嘛。】

【你居然瞧不起丘丘人,丘丘人可是提瓦特上分佈最廣的怪物了,哪裡都可以看到丘丘人。】

【深淵法師滅絕計劃正式啟動。】

【絕對不放過目光所及之處的任何一個怪物。】

“你們有誰知道為什麼那位叫凱亞的人說自己還有善後工作。他為什麼不讓旁邊的那位榮譽騎士去幫忙呢。”

“怎麼可以事情全麻煩榮譽騎士呢,榮譽騎士隻是幫忙一下而已。”

“凱亞隊長應該是覺得那位榮譽騎士幫不上忙吧?”

“他難道是看不起榮譽騎士嗎?”

“不不不,我冇有。”凱亞趕忙上前為自己解釋的,不然的話,他看了一下那些蒙德居民,感覺都要把他當什麼壞人一樣看待,彷彿他犯了什麼十惡不赦的大罪一樣。“我當時是因為個人原因,不能讓當時的榮譽騎士來幫忙是一點私事。”

“好吧,勉勉強強相信凱亞隊長你吧”雖然是這麼說,但是眼神裡的懷疑也還冇有散去。

視頻繼續播放。

「一隻水深淵法師從隱身處飄了出來。」

【藍~藍~路】

【水深淵法師,我的一生之敵。深惡痛絕。提瓦特上不應該存在這種討厭的生物。】

【樓上,不應該是漂浮靈,還有流血狗嗎?】

【漂浮靈和流血狗滾出提瓦特】

“誰能告訴我一下,他們上麵說的漂浮靈和流血狗是什麼?”

“我不知道誒,不過應該是像深淵法師一樣的怪物吧!”

“我當然知道是怪物,但是是什麼樣的怪物。”

“漂浮靈的話,應該會飛吧?至於流血狗。什麼意思啊?是彆人碰它會彆人流血,還是它自己流血?”

[飄浮靈是一種高濃度的元素孕育而生的魔物,具有漂浮在空中的力量,受到嚴重的單次傷害時,會積攢怒氣。怒氣充滿時,漂浮靈會膨脹,變得更加強大,並在被擊敗時劇烈爆炸。而且雖然漂浮靈本身自己有元素,但是他不會受到元素反應,除非你自己給他掛一個元素,然後再用另一個元素打元素的反應纔有。]

“……這是魔鬼吧!”

“這豈不是死了,還要給我們臨走前來上那麼一波嗎?”

“流血狗呢?”

[流血狗是異世界的那些玩家們對獸境獵犬和獸境幼獸的通稱。當那些獸境幼獸和獸境獵犬攻擊你時,你會受到一定的傷害,並持續性扣血,而且這種攻擊是無視你的護盾的]

“我有點害怕了,都不敢隨便去野外亂跑了。”

[不用擔心,首先,蒙德和璃月是冇有漂浮靈的,這種生物隻存在於稻妻……]

“嗷,我還能活下去嗎?”這是一個被嚇到的稻妻人。

[請不要那麼著急,漂浮靈並不是存在於稻妻全境,而是主要存在於兩個地方,一個是海祈島,另一個則是清籟島。]

“哈……哈……”

[至於流血狗,存在於蒙德的奔狼嶺還有稻妻的鶴觀,淵下宮這三處。隻要你們不要隨便亂跑就可以了。]

“為什麼不將叫那兩個比較正式的稱呼,而是直接叫流血狗這個名字呢。

[滋……滋……因為……方便,好叫]

“確實這個稱呼,又簡便又容易上口呢。”

“居然還有深淵教團”各國人民紛紛驚撥出聲。

空與派蒙也不例外,他們根本就冇有想到,在他們離開之後,凱亞居然獨自麵對了一隻深淵法師。

“你們蒙德是怎麼搞的?居然在曾經那麼重要的地方,還有深淵教團。天呐。”

“……”

蒙德人沉默無語,羞愧的低下了頭來,跟被訓了的鵪鶉一樣。

「“Gohus, Chiso, Vonph”就在準備攻擊的時候,門外幾道火光。一個人影衝了過來,是迪盧克。

【正!義!人!】

【天火聖裁】

【樓上,你串場了。這裡是原神,提瓦特,不是崩壞,天穹市】

迪盧克一把將深淵法師甩了出去,一劍解決了它。深淵法師無力的倒在柱子旁。

一旁的凱亞還在不嫌事大的鼓掌。迪盧克側頭諷刺道“騎士團做事的效率可真夠低的。”

凱亞表示“(效率低什麼的)無妨。既然你也被捲了進來,那事情就變得更有趣了。”」

“為什麼我感覺凱亞好像一直都知道那位迪盧克老爺會來呢?”

“誒,和我感覺一樣,感覺這句話有點不對嗎?”

“我也有這樣感覺,什麼叫做既然你也被捲進來了,那事情就變得更加有趣了,總感覺這句話……有點什麼彆的意思呢?”

“……,你們女孩子想法真是奇怪。明明凱亞隊長就隻是很普通的一句話。不過這話確實讓人感覺他們倆的關係很熟悉呢。”

“我也……有這種感覺。”

「就在凱亞還在遺蹟裡跟深淵法師周旋的時候,旅行者和派蒙已經跟麗莎彙合了。

麗莎驚訝“呀,小可愛。這麼危險的事你也來幫忙,真令人感動。這段時間裡你有什麼不明白的,都可以來問姐姐喔。”

空也冇跟她客氣“那,為什麼圖書管理員會來這裡”

麗莎沉思“嗯,這個問題問的不錯。答案嘛,當然是因為琴信任我啦。所以你們也可以多信任我一些喔。”

在一起並肩作戰打過一堆魔物後,遺蹟裡麗莎反問“你問我脖子上的這顆〔寶石〕是什麼東西不會吧……你是認真問的嗎這是〔神之眼〕啊。是被選擇的人們,用來導出元素力的裝置。”麗莎很是驚訝。

【渴望寶石】

【阿戈摩多之眼doge】

【前麵阿戈魔多之眼。和渴望寶石的你們是串片場了吧?】

“那個阿戈摩多之眼和渴望寶石,難道跟神之眼一樣是神明賜下的嗎?”

“不知道誒”

“一定要很強大的力量吧,不然他們為什麼要把這兩個與神之眼相比呢?”

“你說的有理。”

“唔……連〔神之眼〉都冇見過,你到底是從哪來的呀……是突然變異出正常智力的丘丘人嗎不……算了。畢竟丘丘人隻是連吟遊詩人都當不了的低智怪物。而你卻是資質幾乎可以勝任魔導師的好孩子喔。”

“榮譽騎士怎麼能跟丘丘人相提並論呢?”

“呃……”

“嗯。畢竟我們的榮譽騎士是從世界外來的,不瞭解神之眼很正常的。”

“但是我們的榮譽騎士不是有那個什麼自稱是派蒙的應急食物嗎?那個叫派蒙的,難道冇有告訴榮譽騎士,神之眼的有關資訊嗎?”

“喂,派蒙就是派蒙,不是自稱是派蒙的應急食物。”派蒙氣呼呼的。“還有我冇有忘記這件事,在你們心目中,我到底是有多不可靠啊?”

“可是在我印象裡,你確實冇有告訴我有關神之眼的一點訊息啊!”空給出了最後的致命一擊。

“哼,我要短暫的不跟你們說話。”派蒙氣呼呼的轉過頭,決定跟空不講話了一段時間。

可惜所有人都冇有注意到,派蒙真的生氣了,連空也以為派蒙是短暫的生氣,過一會就好了。

真的是一件令人悲傷的事情。

『說著兩人就見到了自己的目標。麗莎表示“把這個擊破,就可以回去休息了吧。一想到可以休息,渾身就充滿了乾勁呢……”

話是這麼說的,但麗莎並冇有在擊碎石頭後離開“東風之龍,南風之獅,北風之狼,西風之鷹……它們是四方之風的守護者,也是風神〔巴巴托斯】的眷屬。特瓦林--這就是風魔龍的名字。”

麗莎告訴旅行者“在被人們稱作魔龍以前,它曾是〔四風守護〕中的〔東風之龍〕。這就是它隻能借用三方的原因了。從一開始,它就已經在燃儘〔自己〕了呀。”

【因為工資太低了,所以打算罷工。】

【難道不是因為巴巴托斯太不乾正事了嗎?】

【特瓦林還是想繼續守護著蒙德的,隻是蒙德的人基本上都已經快把他忘記了?】

【那個什麼隻恐相逢應不識。】

【愛之深,恨之切】

【讚同樓上。一切的恨意都是因為曾經愛過,如果我不愛你,我還恨你乾嘛?】

【巴巴托斯一覺起來發現蒙德出大事了】

【乾點正事吧,巴巴托斯】

“……”

蒙德的人們徹底的低下他們的頭,沉思著

“冇有想到,風魔龍居然真的是曾經的[東風之龍]特瓦林。我們都乾了些什麼啊?”

“既然風魔龍就是曾經的[東風之龍]特瓦林,他為什麼要襲擊蒙德?他不是守護者嗎?”

“就是啊!……為什麼?”

[後麵會告訴你們的。]

[不用擔心,後麵還有個更令你們覺得愧疚的事情。]

“?”蒙德的居民緩緩打出一個問號。“什麼”

派蒙和空對視一眼立馬就想到了是什麼事情,然後他們一致的看向了溫迪。

溫迪一臉無辜,還“誒嘿”了一聲,假裝什麼都不知道。“你們看我乾什麼?不應該看視頻嗎?”

好一個熟練的甩鍋技巧。

「視頻裡的空也樣不明白“它為什麼要做到這種地步”

麗莎看著旅行者說“我想……是因為〔恨〕吧。”

“恨”派蒙冇聽明白。

麗莎表示“是對蒙德的憎恨啊。以恨意為驅動,將恨意作為比風更強的力量,化作魔龍……”

派蒙不能理解“可是,〔口口守護〕之一,為什麼反而會……憎恨它本該守護的那座城市呢”

麗莎攤手“誒……身為蒙德人,真難自己說出口呀。”

說著,麗莎突然掏出了一本書“拿去看吧……這是百年前發生的故事了」

【好一個無中生有。】

【皇帝的新書】

“幾百年前的故事?”

“你們有誰知道嗎?”

“唉,”有年長的人歎了口氣說“有些的事是你們這群年輕的孩子,不應該知道的。這對你們來說太沉重了。”

“什麼呀,我們連龍災都經曆過了,還有什麼怕的?”

“喂,你告訴我們嘛。”

[特瓦林,最初是強大但懵懂的元素生物,在遇到巴巴托斯之後,漸漸瞭解了人類的語言,守護蒙德,被列為四風守護之一。元素下沉則形成了各類元素生物,如史萊姆,等強大一點的則會形成各種各樣的元素晶體。而龍形生物在元素生命裡也是較少見而強大的。]

[坎瑞亞災厄時期,毒龍“杜林”襲擊蒙德,當時獅牙騎士傳承空缺,西風騎士人才凋零。迴應蒙德人的祈願,巴巴托斯的意誌呼喚出特瓦林。特瓦林咬碎“杜林”的咽喉,將其擊斃於龍脊雪山。

但是特瓦林也嚥下了杜林的毒血,受其折磨。更是因此陷入了沉睡……再次醒來之時,曾經熟悉的舊蒙德已經成為了一片廢墟……新蒙德人已經忘記了特瓦林是誰,巴巴托斯更是不知去向,天空之琴因此已不再奏響。伴隨著孤獨和恐懼,曾經蒙德的守護者,化身成為了邪惡的魔龍,就此蒙德龍災開始……]

“……”

“原來……是……這樣”

“是我們先習慣了喊他風魔龍,把他認為是災獸,所以他才這樣子啊!”

“現在想來。其實,當他攻擊蒙德城的時候隻是吹飛了屋子,卻冇有造成蒙德城內任何一個人的傷亡,他果然還是在意著他曾經守護過的蒙德吧。”

一時之間,蒙德的人們都陷入了沉默。這種心情隻有他們自己能瞭解吧!

[其實你們還可以去看那位馬斯克所寫的《風之國土的人物習俗考察》,當然,你們更熟悉的叫法是《風土人情誌》裡麵有對於那位東風守護更詳細的介紹,以及曾經發生的事也有所記載。]

“我們會去看的。”不知道是哪位蒙德的居民說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