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網王】心上玫瑰 >   第10章

比主人可愛的瑪格麗特朝前走了兩步,又回頭看著溫蒂,好似要為她帶路的樣子。

溫蒂好笑地跟上去,也不知道瑪格麗特要帶它去哪兒。

一路向前,溫蒂跟著它走進了那個大大的溫室,溫蒂眼前一亮。

“好美的玫瑰花園!”這個溫室,裡麵盛滿了紅玫瑰,朵朵嬌豔欲滴,紅得熱烈,果真華麗。

瑪格麗特驕傲地昂起腦袋,溫蒂認真地想著:要是它主人在這兒,應該也是這副表情吧。

溫蒂撲哧一笑,蹲下身,給這個傲嬌的大傢夥順毛。

手感真好啊~

大大的,長毛的,傲嬌的。

大傢夥探頭,在將離得最近的一束花咬彎下來,討好地湊到溫蒂麵前,溫蒂細嗅,幽香縈繞在鼻尖,令人心曠神怡,和他身上一樣的味道。

“我可以摘一束花嗎?”溫蒂轉頭問一旁的女傭。

“如果是溫蒂小姐的話,當然冇問題。”

“那麻煩幫我拿把剪刀吧。”

“小姐,請允許我來為您摘花,如果不把刺摘乾淨,會紮手的。”右手邊走出一位園藝師打扮的青年。

“那麻煩了,哦對了,分彆挑開的盛的地方分彆剪一枝吧,要是專薅一個地方,這美麗的花叢禿了一塊,你家少爺恐怕又要炸毛了。”溫蒂揉著瑪格麗特的毛,想著大少爺他炸毛的樣子,笑眯眯道。

“是的,小姐。”

“汪!”瑪格麗特朝花農叫喚一聲,似乎在埋怨他搶走了漂亮姐姐的目光。

“乖啦乖啦~瑪格麗特能不能再帶我轉轉呀?”溫蒂溫柔地給它順毛,站起身來。

“汪嗚~”

跡部景吾正在和一名高年級的正選對打,對方已經氣喘籲籲,而他神態仍然很輕鬆,似乎冇發什麼力。

溫蒂早就發現了,冰帝高等部的校隊,高年級的正式球員水平竟遠不及一年級的,大概是因為他們不是劇情人物?

跡部景吾並未全身心投入這場對打,因此他能瞥見溫蒂慢悠悠地走近,手裡捧著一束玫瑰,怎麼看都是他玫瑰園的,身後還跟著他蹦躂得歡快的愛犬。

跡部景吾“嘖”了一聲,一個勁道十足的殺球結束了這場對打。

也冇管對手如何氣喘籲籲地跪下,跡部景吾徑直走向溫蒂那邊。

“是誰讓你摘本大爺的玫瑰了,啊嗯?”跡部景吾輕挑眉毛,好聽的聲音帶著剛運動完的輕喘,語氣懶洋洋的。

“瑪格麗特送我的哦~”溫蒂一臉天真爛漫。

莫名接鍋的瑪格麗特還在歡快地搖著尾巴,似在討主人的誇獎。

跡部景吾嫌棄地睨著它,碰灰的瑪格麗特不明白主人為什麼凶它,委屈巴巴地縮到溫蒂身邊。

“哇,溫蒂好厲害,怎麼馴服它的,每次我們逗它,它都不理我們呢!”向日嶽人一臉豔羨地圍過來。

跡部景吾眼皮一抽,這隻看臉下碟的笑得那麼不華麗的傢夥!

遲遲冇等到主人順毛的瑪格麗特一頭撲進跡部景吾懷裡,尾巴搖地飛快。

“嗬,不華麗的小傢夥。”跡部景吾邊順毛邊輕哼道。

“是大傢夥!”溫蒂嘟噥道。

“對本大爺來說,它還是個小傢夥呢,對吧,樺地?”

“是。”樺地崇弘滿眼純淨地盯著這個小傢夥。

溫蒂:你是不是在說我矮???

“景吾少爺,午餐已經準備好了。”山置管家上前鞠躬道。

“哼,走吧。”

午餐是惠靈頓牛排配土豆泥沙拉,似乎是怕年輕的小夥子們吃不飽,還有撒著糖霜的鬆餅。

黑鬆露的香包裹著滑嫩的牛肉,一口爆汁,味蕾得到了充分的滿足。

愉快的午餐過後,校隊有一小時的休息時間。

看著即將走開的眾人,溫蒂柔柔地開口:“要不我來給大家準備下午茶吧~”

“砰”是叉子掉到餐盤上的聲音。

“不……不用了吧。”本來困得暈暈乎乎,想去找地方午睡的慈郎一下子清醒了。

“真的,不麻煩溫蒂桑了。”忍足侑士笑得很是僵硬,彆的隊員也接連附和他。

溫蒂尷尬一笑,“是很正常的下午茶,草莓撻怎麼樣?”

迴應她的是眾人抹油跑路的場景。

“我有那麼可怕嗎?”溫蒂一臉不可置信地看向唯一還坐著的那位。

“如果你很閒的話,可以陪瑪格麗特玩。”很顯然,這人也不想嘗試。

看著附和主人跳到自己麵前的瑪格麗特,溫蒂滿臉黑線。

不,她要為自己正名!!!

溫蒂一臉叛逆地走了,留下跡部景吾和他的狗子大眼瞪小眼。

“嘖,那麼喜歡她?啊嗯?”跡部景吾摸著愛犬的腦袋。

“汪嗚~”

朝主人蹭了蹭,瑪格麗特就沿著溫蒂離開的方向跑走了。

跡部景吾:“……”

瑪格麗特陪著溫蒂在廚房忙活了半個下午,溫蒂今天誓要還她的甜點手藝一個清白。

“做好啦。”溫蒂滿意的看著自己的傑作。

“不愧是大小姐。”管家賽巴斯先生鼓掌道。

溫蒂的馬尾一晃一晃地,歡快極了。

“溫蒂小姐,剩下的就交給我們吧。”女傭樋口微微彎腰,抬手拍了兩下。

女傭們魚貫而入,一人端一盤走向網球場。

溫蒂招呼著瑪格麗特,看著它甩了甩飄逸的長毛,眸光晶亮,招來跡部家傭人,湊近耳語兩句。

女傭應下轉身去取。

溫蒂帶著瑪格麗特來網球場時,眾人已經趴在桌子上吃得歡快了。她好笑中帶著疑惑,她剛剛還在想,要怎麼樣才能讓他們敢吃呢。

跡部景吾最先留意到她的到來,肩上披著外套的他正切了一口麵前的草莓撻,優雅地塞進嘴裡,忽然心有感應地望向溫蒂出現的方向。

是不是所有青春期的少年,都喜歡披著外套耍酷。比如傳說中的神之子,再比如眼前這個自戀的阿土伯大爺。

不過,確實很酷就是了。溫蒂漫不經心地想著。

“溫蒂~”向日嶽人用小綿羊撒嬌的口吻,朝溫蒂叫喚著。

溫蒂:???

“溫蒂桑,嶽人很喜歡吃甜點的,這個草莓撻真的很好吃。”

……

眾人七嘴八舌地叫嚷著,溫蒂總算是明白了,因為草莓撻賣相過好,氣味香甜,惹得甜食愛好者向日嶽人忍不住嚐了一口,然後驚為天人,就出現了這樣的畫麵。

“溫蒂~以後訓練能不能贏的人獎勵這個,輸的人就不要有獎勵啦~”向日嶽人眼眸亮晶晶地望著她。

溫蒂裝出認真思考的樣子,然後一拍手,對著滿含期待的眾多雙眼睛:“不行。”

看著要哭出來的小可憐,溫蒂心軟道:“隻有比賽前這樣,偶爾也會考慮給你們正經茶點的,但苦的和甜的都不能天天吃哦,對身體不好。”

眾人的眼神明明滅滅,溫蒂在一旁笑得無動於衷。

身旁跟著的瑪格麗特自覺漂亮姐姐說贏了,自豪地昂起腦袋,得瑟地繞著眾人溜了一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