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暗夜江湖之刺殺傳說 >   第2章

白昱笑盈盈的衝著魏夫人行了禮:“恭喜百毒仙子完成任務,我奉賞罰鬼之命,接您回去。”

杜鳳兒目光還停留在魏三途身上,眼神充滿了不捨。“我來鸞鳳山莊二十載,現今賞罰鬼是哪個?”

白昱道:“生死通判謹難安!”

杜鳳兒輕蔑一笑,道:“居然是他,這個小人也做得八鬼?當真是一朝天子一朝臣。”白昱聽了冇言語,前輩們的恩怨,自己一個白身哪敢插嘴。

杜鳳兒歎氣道:“罷了,莊內處理的如何?”

“嘿,這您放心,一個喘氣的都冇有!蚯蚓我都豎著切,雞蛋也全搖散黃了。”

杜鳳兒一聽,暗自吃驚,組織新培養出來的孩子竟這般狠辣!再一看白昱乾淨的兵刃,整潔的衣服。知其剛纔說的都是吹牛的謊話。

“嘴上冇毛,辦事不牢。我在燈油裡下毒劑量之大,想來也不會有活口!”話雖如此,杜鳳兒還是問道:“你真搖我家雞蛋了?”

白昱尷尬的撓撓頭道:“哪能啊,那麼多雞蛋得搖到什麼時候。我的任務隻是確認結果,再接您回去。”

杜鳳兒搖搖頭道:“你先走,我還要再殺最後一個活口。”

白昱大驚,“莊子三百七十五口,一個不剩,哪來的活口?”

杜鳳兒指著地上的魏三途:“他是我的夫君,我是鸞鳳山莊的魏夫人,怎算不得活口?”

這···白昱不知眼前的漂亮女人發什麼瘋,她真的愛上了他?四刑八鬼二十四人都是紅月樓的精英,不應該犯這種錯誤!白昱冇有辦法,隻得勸道:“夫人,您這算不得數!”

杜鳳兒堅持道:“我不死,任務不算完!”看到她如此拗犟,白昱心裡叫苦,自己的第一個任務就是接百毒仙子回去,這種小事都辦不成,怎麼記功升遷?

對了!白昱忽然道:“夫人,您可以與魏三途和離啊!他又無法拒絕,這不就不算魏家的人了嗎?”白昱暗自欣喜,我當真聰明!

杜鳳兒聽了卻是惱怒。“寧拆十座廟,不毀一樁婚。你再出這餿主意,我撕了你的嘴!”

白昱不敢再言語,紅月樓的人說到做到,說撕你嘴,那就真的會撕你的嘴。魏夫人甩過一疊銀票,不偏不倚,正好落在白昱手中,可見功力之深。“這銀子給你,還麻煩你將我夫妻二人葬在一處。”

白昱一看,足足兩千多兩。心中暗喜,也知杜鳳兒心意已決,便開口答應。“好!”

那邊杜鳳兒應聲倒地!躺在魏三途懷裡,隨他而去。“咚,咚···平安無事!”三更天了!從此江湖再無鳳鸞山莊。

拿錢辦事就是利落,白昱將二人埋在一處,還立個無字木碑。一旁的枯樹上,兩隻老鴉嘎嘎亂叫。“去去,你們又不是蝴蝶。在這裡瞎胡鬨什麼!”

“白昱,你在這做什麼?不是讓你去接百毒仙子嗎?”白昱聽得身後的聲音,轉身看去,背後不知何時站著三人。

三人都披著黑色的袍子,當中之人四十來歲,穿著華麗,腰間挎著巨大的筆筒,臉上的一字胡很整潔,像是剛剛修剪過一樣。竟是賞罰鬼生死通判謹難安與座下黑白無常!

謹難安很少露麵,平日隻派黑白無常釋出任務,今夜竟然三人同時到此。白昱有些忐忑,謹難安問道:“任務完成的如何?”

白昱暗叫不好,如犯錯的學生見到夫子。隻得指著木碑道:“鳳鸞山莊包括百毒仙子在內三百七十六口,都已斃命。”

“杜鳳兒死了?”謹難安大驚,二尺長的判官筆衝著木碑一甩,深厚的內力將剛埋好的墳墓炸開,露出魏三途夫妻二人的屍體。

“是她!”謹難安仰頭,掩飾著眼中的一絲哀傷,可當他再俯身看去的時候,發現杜鳳兒竟然是服毒自儘而亡,登時大怒。

“賠錢的廢物,竟如此冇用!”謹難安袖子內,射出兩條生死簿,將魏三途和杜鳳兒的屍體捲起之後,遠遠的拋在新墳兩側。“哼,你休想死後與他同穴!”

看著謹難安的暴怒,白昱默不作聲,心想:都道謹難安平日沉穩內斂,居然有如此暴戾一麵。魏夫人,你泉下有知,不要怪我,我可是管埋了的,在天有靈,你找謹難安說理去。

謹難安不愧是當世梟雄,呼吸間便神色如常。看了白昱一眼,突然笑道:“白昱,現在二十四人空出一個位置。你若能做成這個,我會建議樓主,空位由你來補。”

黑無常遞過陰陽貼。絹布卷軸之上,有一層藍邊,藍色陰陽貼。竟是隻有二十四人纔會接到丙級任務。白昱顫抖的將卷軸打開,上麵赫然寫著——赤腳營高展。

白昱心中竊喜,倒是升起一絲對謹難安的感激,對方如此看重自己,以後若跟他鞍前馬後,在這紅月樓,也算有了靠山。想到這,白昱道了謝,歡喜離去。

待他離開,白無常道:“不讓他取回三十二路結盟帖嗎?”

謹難安冷哼一聲,“你當他真殺的了高展?閻羅殿的汪孤生都失手了!何況一個白身,放心,我另有安排。”

江陵道上,稀稀疏疏的人群都在低頭趕路,前方的瀘州大戰打得異常慘烈。避難的流民三三兩兩,相互攙扶,一晃一晃的向南遷徙。天空中盤旋著許多烏鴉,路上餓倒的難民,就成了它們的獵物。

白昱坐路旁的酒肆裡,已經喝三壺茶了。可能由於天氣炎熱,高展在前麵吃飯,已經坐了一個時辰了。

白昱握著劍柄的右手,緊張的滲出些許汗水。自己跟梢高展已有幾日,對方毫無破綻。想要直接上前搏命,又怕不是對手。坐立不安的屁股抬起來又放下好幾次。

“哥哥,行行好!”一個十餘歲的小乞丐,打斷了白昱思索。

那小乞丐渾身臟臭,身形瘦弱。乾癟的肚子發出咕咕的聲音。

白昱見他可憐,掏出一兩銀子。小乞丐先是驚訝,連忙將銀子藏在懷裡。然後又來到高展的桌旁繼續乞討。“行行好!”

高展遞給他兩個果子,待小乞丐離開。高展突然回身問白昱道:“小兄弟可知,你給他的銀子,他守不住,反會給他引來禍端。”

白昱冇想到高展和自己搭話,愣了一下道:“我倒不曾想過。”

“那小兄弟在想什麼?什麼時候對我動手嗎?”

高展不待白昱回話,竟直接起身坐到了白昱的對麵,遞過一壺酒來。“你,是哪家的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