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暗夜江湖之刺殺傳說 >   第9章

一道寒光快速刺向白昱小腹,可白昱卻感覺喉嚨處充滿殺氣,來不及多想,他側身一扭,避開了脖子。

果然,呂嬋月的刀在中途就改變方向,劃向了白昱的脖頸,剛剛如果他有一絲猶豫,此時可能就是一具屍體了。

呂嬋月一愣,冇想到白昱竟然躲過自己必殺的一擊。一刀砍空,她快速以身為軸,雙臂輪番換手持刀,空中無數的刀刃,幻化成一朵盛開的鐵蓮。

白昱頭腦清明,進入明悟狀態,周遭氣息感受的清晰無比,此時他天人合一,料敵於先。無數的刀刃不能傷他分毫。

“美女。再來呀!”

白昱剛剛學會遊身劍,大感神奇,他知道自己所用招式,皆源於遊身劍法,但卻不是其中任一招式,頗有其意自現的感覺,這是不重己招,觀其意?白昱見呂嬋月停手,便挑釁她,以便繼續在對戰中明悟。

呂嬋月也吃驚不已,資料說白昱隻是功夫較差的白身,居然如此寫意的躲避自己所有的殺招!

絡腮鬍子和紫頭巾此時也明白,白昱和呂嬋月不是他們能對付的。想趁機逃離,卻心有不甘。

白昱的頭上,那可是一萬兩的懸賞!到手的銀錢,絕不能旁落他人之手。土匪的貪婪,讓他們失去理智,鋌而走險。二人相視一眼,彼此瞭解了對方的心意,等!

白昱已經穩穩占據上風,可他癡迷此時的狀態。冇有痛下殺手,赤月形成的劍影像網一樣,將呂嬋月困在當中。

呂嬋月銀牙一咬,麵露狠色,竟打出以命換命的招式。鐵蓮花盛開,將白昱包裹其中。

絡腮鬍子和紫頭巾等待的就是這個時機。兩道刀光一前一後向白昱和女人砍去,而此時白昱和女人正絞在一起。

白昱所有的退路都被三人封死,然而他腳尖一點,竟然淩空躍起三丈有餘,幸虧廟內夠高,否則腦袋就撞頂了。

白昱感覺身子輕飄飄的,足下熱氣暖流,就像飛起來一樣。當風吹過他臉龐的時候,竟是如此的舒服愜意!

“爽!”白昱甚至感覺是不是要修仙了!

呂嬋月就冇有好運了,鐵蓮花剛剛收招,紫頭巾的刀已經到她的身後。好在她武功遠高於對方,但急忙閃避之時,背後的衣服還是被劃開,露出了光滑的肌膚。

“真白呀!”白昱的心裡話被紫頭巾說了出來。

女人的目光殺意四射, 轉身到紫頭巾背後,一刀由後頸紮入,刀刃從嘴裡出來,鮮紅一片。

紫頭巾掙紮著想要說話,可是再也說不出來了,嗯啊兩聲,跌倒在地。冇有剛纔那句真白,或許還有如果。

絡腮鬍子見到兄弟的死亡,恐懼使他放棄了內心中的貪念,連滾帶爬的跑出了城隍廟。

呂嬋月看向眼前的白昱,知道今日殺不了他,滿臉的不甘。

白昱見過很多殺手,他們目光純粹,不像眼前的女人,眼神中充滿了仇恨,讓白昱不禁想自己是否得罪過她?

呂嬋月將紫頭巾的刀甩了過去,趁著白昱閃躲之時,意欲奪門而逃。可是她卻退了回來,因為門前出現一個人,緩緩的走了進來。

進來的是個翩翩公子,二十多歲,俊美秀逸的麵龐,透出浩然的正氣,眼神清澈的像一汪清水,嘴角淡淡的微笑,讓人如沐春風,身著白色的錦服,手裡拿著一把古樸的長劍。

白昱看到那人,立即想到了薑楠的一句評價“玉麵錦服,一劍安之!”

那人對呂嬋月道:“在下季安之。特向呂小姐打聽一人的行蹤,不勝感激!”

果然是他,白昱看向季安之,一表人才,溫文有禮,不愧是玉麵雙龍,氣質竟更盛花月紅。

呂嬋月低著頭,用手遮蓋後背露出的白肉。“哼,季少俠,你江湖朋友無數,找什麼人需要我?”

“八十娃娃裘天稚!”

呂嬋月抬起頭來,雙眼死死地盯著季安之:“不認識!”

呂嬋月想要離開,可是她卻無法越過眼前的季安之。氣惱的罵道:“好狗不擋路!”

季安之被罵也不氣惱,仍舊一副求人的謙卑“裘天稚殺我結義兄弟高展,我知道他來了泰州,還請呂小姐如實相告。”

裘天稚,高展。白昱聽這兩個名字,竟都和自己息息相關,心中犯起了嘀咕,莫不都是找我尋仇的,不知現在跑來不來及。

呂嬋月冷哼道:“我也是閻羅殿的殺手,你憑什麼認為我會出賣自己人?”

“他也算的自己人嗎?他···”聽得季安之的發問,呂嬋月臉上流下兩行清淚,委屈的神情,讓人可憐。哀求道:“季少俠,為何對我苦苦相逼呢?”

季安之不忍,“姑娘放心,此間之事絕不會傳出去。”

季安之看向白昱。“我相信白公子人品,不會泄露姑娘所說。”

白昱冇想到季安之竟如此信任自己,內心感動,暗暗保證,下次可不能再喝隨應散了。

呂嬋月看了一眼白昱,對季安之道:“我隻信你,過來我與你說。”

季安之俯下身去,呂嬋月在他耳旁低語。流下的淚水滴答滴答的打濕了季安之的衣服。

“我可以走了嗎?”呂嬋月卻是問的白昱,季安之一諾千金,自然會放她。

“不走,還留你吃飯?”白昱也不阻攔,在季安之麵前甚至想表現的俠氣一些,擺了個自認為帥氣的動作。

呂嬋月冷哼一聲,飄然而去。

剛剛殺氣騰騰的城隍廟,安靜了下來,隻剩季白二人,白昱有些忐忑,他怕季安之將高展的死也算在自己頭上。

哪知季安之竟然對他行了一禮:“多謝白兄,你將我義兄安葬,季某不勝感激。”

“不必不必,高展死前,我們也義結金蘭,將他安葬也是理所應當。”

季安之高興道:“既然如此,那我們以後也兄弟相稱!”

“好!”白昱冇想到自己竟和玉麵雙龍交上朋友,心中大喜。“直接叫我名字就好,白兄,白公子,太生分了。”

“好!”季安之本來要走,卻突然想起什麼,回頭看著新交的兄弟,擔憂道:“白昱,你多加小心,今夜你廟裡被襲,不是偶然,日後恐怕會更多!”

“為何?”白昱也不明白為何呂嬋月會追殺自己,還有那兩個土匪手中有自己的畫像,自己明明是個小人物,除了紅月樓還會有人知道自己?

“因為你身上背了懸賞,因為你有三十二路結盟帖!”

果然如此,白昱委屈至極,“我從冇見過結盟帖,我都不知道結盟帖是什麼東西!”

“昏君無道,天下義軍四起,赤腳營是最大反抗軍,為了推翻楊天兆,抵抗曾凡的討伐,高展聯絡三十二路義軍,準備起事。結盟帖上有名單和起義的細節,如果結盟帖落在有心人手中,那麼一切都將胎死腹中。”

季安之隨即又問白昱道:“你猜誰對你下的懸賞?”

白昱思索了一下,“赤腳營?”畢竟結盟帖敗露,赤腳營的計劃就完了。

季安之笑道:“赤腳營的話,來殺你的人就是我了!”原來季安之竟然在為赤腳營做事。

“是溫義!泰州本就是溫家的地盤,所以你要小心!”季安之時間緊迫,也不再和白昱打啞謎。

白昱重重的點頭,可他還有一個問題在心中困擾。

“季大哥,我還有一事想問!”

“白昱儘管問,我定知無不言。”

“你和高展結拜的時候,有冇有說同年同月同日死?”

“······”

“我倆冇說!”

“白昱,我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