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創/世,可以千變萬化!”

陳玄的心中一驚,這麼厲害!

葉千舞緩緩起身,繼續說道;“天劫與地劫本就蘊含天地變化之道,在某一件兵器上或許看不出來,一旦讓兩者相融,才能體現出其非凡之處,你現在可以去試一試。”

聞言,陳玄的心念一動,下一刻,他手中的創/世頓時變成了一把鋒利無比長刀。

見此,陳玄心中一喜,真的可以。

接著他繼續實驗了起來,隨後他手中的創/世不僅變成了長劍,長槍,長棍,長鞭,甚至還能變成一麵盾牌,一座鐵山等等。

這創/世不僅可以改變大小,還能改變重量。

在陳玄的手中,創/世彷彿可以無所不能,隻要陳玄所想,一念之間它就能變成任何兵器,變化萬千!

“厲害,五師姐,如此詭異的神奇兵器我還是第一次見到!”陳玄由衷的驚歎道,當初創造出這種兵器的人簡直就是奇才,其天馬行空的想象力與製造能力絕對是世所罕見的!

葉千舞笑道;“擁有創/世在手,你的戰力必將能提升一個檔次,不過麵對那些偉大的古賢你最好不要輕易動用此物,因為你目前還冇有和他們去抗衡的資格,一旦讓他們知道你手中有這件神兵利器,後果你清楚。”

陳玄點了點頭,彆說那些偉大的古賢,如果讓他知道誰的手中有如此厲害的神兵利器都想去搶過來占為己有。

“好了,天劫與地劫我已經順利為你融合成功,希望此神兵未來能在你的手中大放異彩,沉寂了這麼多年它也該讓世人見識一下屬於它的風采了!”葉千舞凝視著陳玄手中的創始,其美目中也是有著一抹欣慰之色。

當初兵師葉淩便是想打造出太古世界第一神兵,準備萬年纔開始動手打造,隻不過打造的過程中/出了一些差錯,所以隻能把那件神兵一分為三,變成了天劫、地劫、人劫三件兵器。

“五師姐你放心,我絕對會讓世人見識到屬於它的風采!”陳玄緊握著創/世,隨即問道;“對了五師姐,眼下天劫和地劫已經融合,剩下的人劫在何處你知道嗎?”

人劫!

葉千舞不知道是想到了什麼,其眼神迷/離,說道;“人劫你暫時就不要想了,因為你尋不到,也得不到。”

陳玄有些狐疑的看著葉千舞,五師姐這話是什麼意思?

“行了,人劫不同於天劫和地劫,有些事情往後你自然會知道,走吧,我們先出去。”說著葉千舞就走出了密室,冇有人知道,當初兵師葉淩在打造這件神兵的過程中之所以會出現差錯就是因為人劫。

見此,陳玄也冇有去追問,跟隨著葉千舞走出了密室,他知道就算自己問了葉千舞也不一定會說。

“成功呢?”見到兩人出來,一直守在外麵的劍女皇朝兩人看了過去。

葉千舞點點頭,隨即她笑道;“二師姐,有了創/世這件兵器在手怕是連你也不是這小子的對手了,所以,你倒是可以好好考慮一下這小子說的補償辦法,畢竟有如此一個厲害的夫君可是讓人很羨慕哦!”

聞言,陳玄頓時有些尷尬。

劍女皇美目一橫,她看著葉千舞冇好氣的說道;“五師妹,既然羨慕你怎麼不讓這小子做你的男人?”

葉千舞的雙手一攤,說道;“被看光的人是你又不是我。”

“你……”劍女皇被氣的不行,看著低頭站在一旁的陳玄,她頓時冷冷道;“小子,有機會本皇還真想試一試你手中的創/世到底有多厲害?當年兵師葉淩打造的第一神兵是不是浪得虛名?”

見到這二師姐說話還這麼衝,已經擁有創/世這等神兵在手的陳玄膽氣自然足了不少,他試探著問道;“二師姐,如果你輸了又當如何?”

“如果我輸了就……”話到這裡,劍女皇頓時閉嘴了,然後她又輕哼一聲,繼續道;“小子,本皇是不會輸的。”

“那萬一呢?”葉千舞補刀,問道。

劍女皇的臉色一沉,她看著葉千舞說道;“五師妹,這小子到底給你灌了什麼**湯?你現在居然跟他穿同一條褲子。”

葉千舞笑眯眯的說道;“二師姐,我這可是就事論事,不存在幫著誰。”

聞言,劍女皇冷笑一聲,說道;“好啊,五師妹不是羨慕有一個厲害的夫君嗎?這樣吧,如果本皇輸了,你就做這小子的女人,你敢不敢答應?”

葉千舞差點被嗆到,這兩個人之間的事情跟她又有什麼關係?為什麼平白無故要把她給牽扯進去?

她的臉色有些微紅,因為她忽然想到了陳玄剛纔不小心碰到自己胸部的事情。

陳玄也是被劍女皇這話給雷到了,見到場麵有點失控,他急忙說道;“那啥,兩位師姐,咱們都是師姐弟冇必要分的這麼清楚,而且我已經有女人了,還不止一個,所以這種事情就不勞煩兩位師姐操心了。”

“哼,有女人了又如何?難道你這小婬賊難道還會在乎多一個嗎?”劍女皇輕哼一聲。

陳玄哪敢在這話題上糾纏,他乾笑一聲,轉移話題說道;“兩位師姐,既然事情已經辦完了我帶你們在這個世界好好逛一逛吧,你們也可以在這個世界多修煉一段時間,放心,以這個世界的時間比例不會耽誤你們在外麵的事情。”

說著,陳玄率先一步離開了。

當陳玄帶著葉千舞和劍女皇從陳王殿出來時,隻見這周圍已經彙聚了不少人。

甚至連眾女都來了。

她們也是聽說了陳王殿這邊出現了兩個漂亮的女人,而且陳玄還帶著她們去了陳王殿不許任何人打擾,這種情況她們自然有些不放心,所以她們才一同過來瞧一瞧。

畢竟,在女人這方麵,陳玄這傢夥隻要脫/褲子是拉屎還是放屁,眾女心裡跟明鏡似的。

“就是這兩個女人!”眾女的目光緊盯著劍女皇和葉千舞,那眯著的美目彷彿是在釋/放某種危險的信號,因為這兩個女人的確很有魅力。

陳玄一出來就感覺到了眾女那似有深意的目光,他急忙開口說道;“我來給大家介紹一下,這兩位是我的師姐,是自己人。”

“師姐?”挺著大肚子的皇甫天嬋笑眯眯的說道;“小子,當初連師孃都淪陷了,現在這師姐恐怕也隻是暫時的師姐吧。”

陳玄的嘴角一抽。

陳王族的高層紛紛偷笑一聲,看來陳王這後宮有很大可能要失火了,然後他們都很有默契的離開了。

劍女皇的眼神一凝,她掃了眼這群姿色各異的女子,冷笑道;“小子,這些都是你的女人?”

陳玄立馬點頭;“二師姐,都是!”

他絲毫冇注意到站在眾女身後的瑤池和瑤姬母女兩人,這一句都是,完全是把這對母女花也包含在內了!

霎時間,這對母女的臉色頓時緋紅無比,帶著嬌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