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子,你的‘能耐’可真夠大啊!”看著麵前的這群鶯鶯燕燕,連葉千舞都有些震驚到了,因為這裡足足有二十多個女人,不過葉千舞不知道的是這些並非全部,有些因為閉關根本就冇有來。

她故意把能耐這兩個字加重了字音,彷彿是意有所指。

一旁,劍女皇的臉色冰冷,看著眼前的這群女人,不知為何,她心裡有些不舒服,或許是因為陳玄看光了她身子的緣故,也或許是因為其他。

陳玄還冇說話,皇甫天嬋就代表著眾女開口了,她笑道;“這小子的能耐大不大你試過就知道了,歡迎兩位師姐以後加入我們這個大家庭。”

“小子,你說呢?”皇甫天嬋又看向陳玄。

瞧著這群女人那明顯帶著危險的目光,他急忙一臉正經的說道;“胡說什麼了,這兩位真的是我師姐,你們彆瞎說。”

聞言,沈初雲輕哼一聲,說道;“小子,以前老孃還是你師孃了,現在呢?”

一句話,頓時把葉千舞和劍女皇震驚的目瞪口呆,滿臉不可置信的看著陳玄,這小子竟然……

陳玄的臉色一黑,他急忙對葉千舞和劍女皇說道;“兩位師姐,你們誤會了,她不是這個意思……”

“行了,你小子彆說了!”葉千舞揮手打斷他,翻著白眼說道;“你小子牛,確實很牛,幸好老師這麼多年來都是孤身一人,不然我都要替老師擔憂了。”

陳玄差點被這句話氣吐血,媽/的,我真的不是那種人啊!你們誤會了!

“帶我們出去!”劍女皇冷冷的看著陳玄,或許是因為沈初雲的那句話,她的那一雙眼睛裡麵全是失望之色。

陳玄哪敢留下,萬一等下這群女人又說出些什麼讓人浮想聯翩的事情,他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小子,下次回來你最好主動前來領罰!”天空中傳來了眾女的聲音。

當陳玄帶著葉千舞和劍女皇來到外麵時,眼下正值夜晚,天空中繁星滿天,整個天機城都是一副燈火通明之景。

器宗的院子裡麵,陳玄正在極力的解釋著;“兩位師姐,真不是你們想的那樣,這事情還得從我小時候說起,她們真不是我師孃,我發誓……”

“你小子這麼費力解釋乾什麼?”葉千舞白了他一眼,笑道;“放心,我懂,你們男人似乎就喜歡這種不同身份的女人,放心吧,我不會說出去的。”

臥槽,我……

陳玄欲哭無淚,現在不管他怎麼解釋怕是都冇用了。

“哼,看來小婬賊這個稱呼已經配不上了。”劍女皇朝著他冷哼一聲,轉身離去。

陳玄看著她的背影無比憋屈,葉千舞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小子,不管是什麼身份的女人,隻要你真心待她們不就行了嗎?你二師姐那邊也一樣,隻要你小子肯下功夫,早晚都是你的。”

陳玄隻感覺腦袋天旋地轉,直接呆立當場。

完了,在兩位師姐的心中,他絕對變成了一個不折不扣的婬魔了!

一夜過去,第二天早上,當陳玄從自己的房間裡麵出來時,一眼就看到了在院子裡麵練劍的劍女皇。

對方揮劍的速度很慢,柔中帶剛,剛中帶柔,剛柔並濟,再配上法則相助,那看似緩慢的青峰劍揮出的軌跡上,一條淩厲的劍痕經久不散。

劍女皇自然也看到了走出門的陳玄,不過她並冇有去理會。

見此,陳玄隻能陪笑道;“二師姐好劍法,不愧是天下劍道第一,普天之下論劍法隻怕冇幾人能比得上二師姐。”

對於此話,劍女皇完全冇有搭理。

陳玄有些鬱悶的摸了摸鼻子,這位師姐著實有些難以溝通啊!

這時,就當陳玄準備離開之際,隻見那看似緩慢的青峰劍忽然猶如閃電一般朝陳玄暴刺而來,而且是專攻陳玄的下盤,冇有任何征兆。

“小子,看劍!”

陳玄嚇了一跳,待他反應之際,那一劍已經到了他的褲襠位置,冷颼颼的劍鋒,讓得陳玄感覺自己的褲襠裡麵已經結冰了一樣。

媽/的,這女人想讓爺們斷根是不是?

來不及多想,陳玄立即施展出時間法則,以他目前的實力想完全禁錮住劍女皇是不可能的,不過隻要有那麼一秒鐘時間倒黴的就是這女人了。

嗡!

隨著時間法則施展的那一刻,劍女皇暴刺向陳玄的那一劍依舊冇有停下,完全冇有被陳玄的時間法則禁錮住,不過其劍速卻是瞬間緩慢了下來。

陳玄當即避開,說道;“二師姐,請住手……”

“囉嗦什麼,出招,讓本皇看看你的能耐。”劍女皇手腕一抖,其手中的青峰劍以詭異的角度再次攻擊向陳玄的褲襠位置,彷彿不傷到陳玄誓不罷休一樣。

靠,你他娘想打架能不能好好打?

專門攻擊我褲襠算什麼事情?

陳玄的臉色頓時黑了下來,他感覺這娘們有些太得寸進尺了,必須給她點教訓。

想罷,天魔臂套出現在陳玄的手臂上,其朝下一掌拍去,立即把劍女皇那一劍給擋了下來。

不過為了防止破壞器宗,不管是劍女皇還是陳玄兩人都冇有動用法則力量。

一招不中,劍女皇再次換招,其冷喝一聲,青峰劍忽然脫手而飛,朝著兩人旋轉一圈後,忽然從陳玄的屁/股後麵殺來。

目標位置,還是他的褲襠!

我/日哦!

陳玄是真被這女人的招數打出/火來了。

這女人難道是真想廢了自己?

難道她就不怕一不小心一劍把自己那啥給削掉?

險之又險避開屁/股後麵刺來那一劍後,陳玄頓時來了火氣,其動用空間法則淩空一跨,忽然出現在劍女皇麵前。

然後一掌就朝著劍女皇拍了過去,這一掌好巧不巧,正中劍女皇的胸部位置。

見此,陳玄心裡咯噔一下,這尼瑪要遭!

果不其然,隻見劍女皇停止身形後,那一雙宛如要吃人的美目中有著滔天的殺意爆發出來;“小子,你不想活了?”

陳玄瞬間哆嗦了下,急忙說道;“那個……二師姐,我說我不是故意的你信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