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大衍天決 >   第1章

“嘿!”

“兄弟 ,醒醒!”

臉上火辣辣的灼熱感傳來,林洛白猛然睜開了眼。

下意識的一個反手擒拿,豈料自己的胳膊無法支撐身體。

人冇有拿到,反倒是“咣噹”一聲栽倒了地板上,摔得七葷八素。

眼前突然出現了一雙腳,緊接著一雙手將自己扶了起來。

“這還未過節,林少怎麼行如此大禮?”略微沙啞的聲音傳來。

林洛白抬眼望去,頓時嚇了一個激靈。

眼前是個什麼東西?

這玩意怎麼長得如此奇怪?還會開口說話。

左眼大,右眼小,鼻尖挺拔,鼻根卻很大,占據了整整半張臉。

兩個耳朵如同蒲扇一樣,一個眉毛粗一個眉毛細。

偏偏這張極不協調的臉上,卻長了一張女兒家小巧的嘴。

眼下一張口說話,幾顆碩大的板牙卻漏了出來。

這便是地府吧!

怎麼這鬼差和電視上的不一樣?這玩意也太醜了點吧!

唉.......罷了罷了......既來之則安之,自己還有什麼好嫌棄的。

怪隻能怪自己冇有逃過這一劫。

林洛白的思緒回到了上一秒。

自己是一名特種兵,接到上級命令,十二生肖中一直下落不明的蛇首、雞首,由境外組織攜帶將要運輸出售給R國。

十二生肖是我國精神文明象征,也是中華民族精神文明之一。

它們在我們在最為弱小的時候被搶走,而現在我們已經開始慢慢的發展起來,自然要將他們搶走的東西奪回來,唯有如此纔對得起祖宗,才無愧於天地。

更重要的是,買方居然是R國。

當年侵占我國領土,現在依舊賊心不死,打我國瑰寶的主意,實在是狼子野心。

我泱泱華夏豈能容忍?

幸運的是,己方出其不意,攔截下了寶物,不幸的是遭到了敵方火力的猛攻。

敵眾我寡,在最緊要關頭,林洛白將兩件瑰寶交給戰友,掩護他撤退,眼見他脫離了敵人的包圍圈,自己義無反顧地衝上前去悍然拉響了身上的光榮彈。

在白色光芒閃爍的同時,這纔想起身上還揣一枚一同得來的古戒.......

對了,戒指呢?

林洛白一拍腦袋,下意識的抬起左手。

還好還好。

一枚古銅色的戒指完好無缺,此時,在陽光的照射下,戒指上的九顆寶石,還閃著光,煞是好看。

這東西要是丟了的話,自己怎麼和人民交代?怎麼和國家交代?

我大華夏的寶物,決計不可流入外族人之手。

回想自己身為軍隊的王牌,為了國家,手上沾滿了無數的鮮血,不過那些都是敵人的血。

戰功拿到手軟,也算是活得轟轟烈烈,不枉此生。

在自己生命的最後一刻,還帶走了一波敵人,想到這裡林洛白不禁笑出了聲。

“哈哈,不虧不虧,老子這輩子值了!”

“嘿!兄弟!”

鬼差晃了晃手,見自己從小玩到大的同伴一覺醒來就抱著一枚戒指傻樂,不免有一絲擔心。

“你還認識我是誰嗎?”

“你誰呀?”林洛白打掉蕭開心的手一臉迷茫。

“我去,你昨晚上喝假酒了吧......連我都不認識了?”

“我蕭開心啊!”

怪物一臉驚訝。

“蕭開心.......?”林洛白皺著眉頭,喃喃的念道,這個名字很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

“我去,啥情況呀,你還知道自己是誰嗎?”

“我?我誰啊?”

“你林家林洛白呀!”

“不是……我有點斷片,你給我縷縷唄。”林洛白抓住蕭開心的手。

“行,既然兄弟你這麼說,那當哥哥的給你縷縷。”蕭開心托著林洛白。

“我是蕭開心,你是林洛白。”

“我是當朝左相的孫子,你是當朝元帥的孫子,我十七,你十六。咱兩家是世交,咱兩人也是發小。咱兄弟倆一起走過南闖過北,茅房後麵喝過水。”

“京都四害,你老大,我老二,昨天見你從飄香院迷迷糊糊出來,還打著擺子。我就把你送了回來,結果你半夜你起來說你要找姑娘。我說大晚上的哪裡找去?”

“你說隨便,哪怕四百斤的母豬,你都能掀飛起來,為了保住你的節操,我一下子就把你乾暈了,現在你知道了?”

“放你孃的屁!老子有那麼饑渴嗎?”林洛白聽完瞪大了眼睛。

迴應他的隻有一個鄙夷的眼神。

這麼說.....我冇死嗎?

環顧四周。

眼前一個裝修頗為古風的房,放著一個紅木做的床鋪,和一個八仙桌,桌子上放著一盒點心,旁邊的香爐還燃燒著檀香。

古風古韻,絲毫冇有電視上地府的陰森恐怖。

而此時頭部如針紮一般,眩暈的感覺讓他如遭雷擊,一股陌生的記憶湧上心頭。

兩股記憶交叉重疊,強忍著腦部的刺痛,睜開了眼........

難道……我....我真的冇死?

不,不對!

林洛白髮瘋了似的起了身,也不顧頭上的疼痛,一把扒拉開蕭開心。

鏡子,鏡子呢……

眼撇見一個銅鏡,林洛白立馬湊了上去。

隻見鏡子裡的那人,一張清臒俊秀的臉孔,臉色蒼白,頗顯憔悴,劍眉入鬢,鳳眼生威,卻是比女人還要秀氣幾分。

果然......果然.........

不是冇死,而是重生了.......

準確的說!

應該是穿越之後奪舍了原宿主的身體。

隻不過,這玩意咋長的這麼娘炮?

該不會..........!?

為了進一步驗證。

林洛白一把拉開自己的褲襠,當摸到了那個陽剛之物,終於是長舒了一口氣。

還在還在……嚇老子一跳,剛纔還以為穿越到哪個姑娘身上了。

“呀!無恥!…… ”

一聲巨響,林洛白愕然回頭,隻見一個約莫十二、三歲的小丫鬟驚慌失措的捂著眼睛......

“臥槽!”

蕭開心瞪圓了眼睛。

“兄弟,還得是你........大白天的遛鳥,玩的是真花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