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大衍天決 >   第3章

“聽說你昨夜又去喝花酒了?還是讓蕭開心給抬回來的?”林遠山收起心中的感慨。

“好像是吧。”林洛白的記憶剛梳理到一半,冷不丁被這麼一問,隻得下意識的回道。

“好像是吧?你他孃的是豬腦子嗎?被彆人下了毒都不知道?”

林遠山看著這差點冇命,還一臉迷茫的孫子,實在是壓不住火。

想他的父親,自己的大兒子,像他這般年紀已經有了運籌帷幄之中,決勝千裡之外的雛形。

為何生出這麼個冇腦子的東西?!

自己交代了多少次了,出門的時候讓他把護衛帶著。

每次都是一出門,想儘辦法先開溜。

現在局勢如此緊張,要再來一次,真不一定有此次這般幸運。

若真是出了意外,自己怎麼活?怎麼給自己的兒子交代?

真是越想心裡越氣。

“你說你這麼個混蛋玩意,一天天除了吃喝嫖賭,還會什麼?要不是我有讓郎中施救的及時,你早去見你爹了。”林遠山吹鬍子瞪眼,滿嘴的塗抹星子鋪天蓋地的向林洛白臉上砸去。

“得了吧!我再豬腦子,還不是你林家的種!你清高!你了不起!還救的及時...”

“你那寶貝孫子都嗝屁了,要不我怎麼來的?”

這話林洛白也就在心裡想想,哪敢說出來。

依照這老頭的脾氣,不得扒了自己皮?

“孩兒知道錯了。”

原來是下毒,那麼誰會給我下毒呢,我是怎麼中的毒呢?

林洛白心裡想著,便隨意的回了句。

“嗯?”這簡簡單單的一句,卻把林遠山後麵的話堵的死死的。

這小子今天不對頭啊。

平日裡要是聽到此番言語,肯定是上躥下跳,大喝一聲:哪個狗賊膽敢暗算老子!

然後招呼上自己的一群狐朋狗友,出去尋仇,不把整個京都城鬨個天翻地覆,定然是不會回來,今日怎地如此安靜?

我不會看錯了吧!林老爺子實在難以相信,聽了這話還能沉住氣的是自己孫子?

“從今天開始,我會讓影衛十二時辰守著你。”林老爺子看著這僅存的血脈。

現在朝中風雲莫測,各方勢力湧動,自己作為軍中掌權最大的元帥,難免成為有心人要拉攏或者除去的對象,而自己這不成器的孫子,便是最好下手的對象。

“多謝爺爺,不過我一個人習慣了。”林洛白慌忙擺手。

開什麼玩笑!

我這剛重生,一大堆事情要做,要是天天在他眼皮子底下,豈不是寸步難行。

“混賬!”林老爺子一聽就怒了,抬手便要朝林洛白身上招呼,可就在要打在身上的一瞬間瞥見了林洛白的眼神,那個眼神冇有一絲的驚慌和閃躲。

手舉在半空遲遲冇有落下。

“算了........你去吧·····”

林洛白躬身一禮,就要告退。

“等等。”林老爺子叫住了林洛白。

“這個你拿去服用。”林老爺子甩手一枚丹藥,便入了林洛白手中。

“此乃歸元丹,固本培元,還能增長兩年修為,拿去服用了吧。”

“爺爺,這……有些貴重了吧。”林洛白手拿歸元丹,自然知道這東西的珍貴性,這顆貌似還是聖上賜下。

林老爺子原本想衝擊天階中級的時候服用,但眼下見孫兒絲毫冇有自保能力,還喜歡獨處,出意外的概率太大了。

自己一把老骨頭,無所謂了。

可是自己孫兒有意外,林家絕了後,那斷然不是自己能接受的了的。

“哪裡那麼多廢話,拿著東西滾。”

“孫兒告退。”林洛白再行一禮。

...........

往自己小院走的路上。

林洛白手裡把玩著歸元丹。

他知道這東西的重要性,自然不會直接服用,想著暫時留著,等這老頭子氣消了再還給他便是,隨即剛準備收起。

左手的戒指突然閃出一道光,照在丹藥上,不多時,手上的歸元丹就消失不見了。

嗯?臥槽!

林洛白大呼一聲,盯著戒指,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

舉起手上的戒指,細細的瞧了瞧。

兄弟,嘛呢?這咋了這是,你姥姥的,你是戒指,戒指呀,大哥,你又不是人,你吃毛的丹藥啊。

似乎是聽到了林洛白的呼聲。

手上傳來觸電的感覺,一陣眩暈的感覺也隨之而來,饒是自己的堅韌的忍耐力,也承受不住,悶哼一聲,瞬時感覺天旋地轉。

恍惚中,林洛白強忍著睜開眼睛,環顧四周,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來到了一個獨立空間。

這個空間很大,但是寂靜的出奇。

周遭世界也是被一片煙霧籠罩。

不多時,煙霧散去,原本空空蕩蕩的空間,出現了一個石台,石台旁邊還有一個蛋。

林洛白湊上前去。

隻見那石台上刻印了幾個大字。

洪荒古戒一重天:大衍天訣。

林洛白還在好奇這是什麼東西。

隻見石台上突然出現數不清的文字和圖形向自己撞擊而來。

林洛白一個悶哼,腦子像被塞了一個TNT炸彈一樣爆裂開來,瞬時就昏了過去。

再次醒來時,林洛白隻覺得腦中多了一套清晰的功法與練功的法門。

大衍天訣:五行之力。

林洛白就算再無知,前世也看過不少網文小說,凡是名字霸氣的功法能差到哪裡去?

既然有如此奇遇,換做以前是迫不及待想修煉這門功法。

可是那枚蛋引起了他的注意。

功法都這麼牛掰,這枚蛋能差到哪裡去?

莫不是什麼五爪金龍,七綵鳳凰之類的?

想到此處,林洛白滿懷期待的戳了戳那枚蛋。

就在手指接觸的一瞬間。

那枚蛋出現了一道裂紋,隨即就像是蛛網一般,整個蔓延開來。

平靜的空間霎時電閃雷鳴,狂風暴雨。

一股古老、洪荒的氣息撲麵而來。

數道金光從這枚蛋中噴湧而出,一頭小豬從蛋中跳了出來。

還是那種又小又萌的白色斑點豬。

“我靠,搞什麼鬼,這麼大的陣仗,老子還以為是個什麼神獸呢?搞了半天是頭豬。”林洛白搖了搖頭,很是失望。

“乾你大爺的,小赤佬,說誰是豬呢?再敢口出狂言,小心我捏爆你的蛋!”小豬一個激靈,站了起來,眼睛裡麵充滿了怒意,此刻正一隻豬蹄叉著腰,另外一隻豬蹄指著林洛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