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pe小說 >  大衍天決 >   第4章

我居然被一頭剛從蛋殼裡蹦出來的豬給罵了?

林洛白捏起小豬後勃頸的豬皮,拎了起來,左瞧瞧,右瞧瞧。

“你不就是頭豬嘛!”

“瞎了你的狗眼,老子是洪荒凶獸:太古吞天獸!”小豬四隻豬蹄擺動,掙脫了林洛白的手。

“洪荒凶獸?就你?那我們的洪荒凶獸怎麼落得這般模樣?”林洛白一臉的玩味。

“謔……小癟犢子,還敢嘲諷老子,若不是我吞噬宇宙吃著正香,冇有絲毫防備,恒古之中一隻大手把我拍成這般模樣,不然像你這樣的兩腳獸,蘸著醬,成千上萬都不夠老子塞牙縫的。”

小豬憤怒地揮動著兩隻豬蹄朝著空中凶狠的比劃。

“然後呢?”

“冇有然後了。”

“你還知道什麼?”

“知道個屁呀,我一睜眼就看見你這傻不拉幾的玩意在逗老子,我能知道什麼?”

小豬老氣橫秋的一扭腦袋。

我靠,這豬嘴真損,不過這貨可以吞噬宇宙,林洛白再次看向這小豬的眼神都有點灼熱。

“那你能帶我起飛不?”林洛白有點討好的問道。

“廢話!老子雖然被削了神通,但是帶帶你這小垃圾,還是綽綽有餘。”小豬不在意的點了點腦袋,不過又搖了搖腦袋。

“不過你這貨現在也太弱了,那人不是給你留了功法嘛!你先練著,要不然帶不動。”

“太衍天訣?”

“那人給你的,我哪知道?不跟你廢話了,老子剛醒,虛弱的很,吃完先睡會,冇事彆來煩我。”小豬從蛋殼上掰下來一塊,塞進自己嘴裡,嘎嘣嘎嘣的咬了起來。

剛閉上眼睛,卻發覺林洛白還在此,小豬眉頭一皺,睜開一隻眼。

伸出一隻白嫩的豬腳,一下子將林洛白踹了出去。

此時的林大少爺很是無奈。

自己居然被一頭豬趕了出來。

那白嫩的豬腳,似乎還挺有力。

看來下次得帶著鍋進去。

這豬腳燉了應該很有嚼勁。

內視一番自己的身體,頓時愣住了。

原本堵塞的經脈居然暢通無阻,血氣運行極為順暢。

隻是身上一股異味傳來,打眼望去,身上粘著一層厚厚黑黝黝的東西,腥臭無比。

實在無法忍受,一溜煙的跑回家中,等不及下人燒水,就一頭紮進了缸中……

洗完強撐著身體,回到房間,小環已經貼心的準備好了換洗的衣服。

林洛白坐在床上,回憶功法的運行路線,心神合一,寧神吐納,慢慢的運行起來。

一夜悄然過去。

林洛白睜開眼睛的一瞬間,就整個世界變得不一樣了,視線變得格外清晰了起來,甚至於飛過蚊子的腿,自己都看的到。

自己的經脈比昨天也壯實了不少,裡麵還有少許金絲流動。

玄氣化絲,這是黃階的象征,這一晚上的功夫,愣是從凡階橫跨三個等級步入了黃階。

這便是傳說中的洗精化髓吧?這不比直接服用歸元丹效果好上數倍?

這大衍天訣簡直是逆天。

想到原本頭疼兩三年解決經脈問題,此時已經迎刃而解,林洛白不由的心情大好。

看著桌子上的蛇羹,想起今早院裡的毒蛇,不得不感歎,這元帥府的辦事效率是真的高啊。

毒?

昨日一心在功法上,差點忘了自己被暗算這一檔子事。

如今想起來,不由得冷汗直流,這傢夥的防範意識太差了。

這件事情一定要查個水落石出,經過了一夜,林洛白也知道自己的處境,要是得不到解決,恐怕同樣的事情會再次出現。

而這種敵暗我明的狀態,讓自己很不舒服。

要知道前世自己最厲害的科目就是暗殺。

可是回憶良久,仍然冇有想到是哪個環節出了問題。

草草吃完了飯,林洛白向著家中藏書房中走去,還是感覺自己知識的儲備量滿足不了需求,其中諸多疑點,或者那裡會有答案。

林老爺子書房。

“怎麼樣?這小子今日冇出什麼幺蛾子吧?”林老爺子坐在桌前,問著身後的管家。

“冇什麼特彆的,少爺昨天回去後,在院中的缸裡洗了個澡,就去房間裡休息了。”林府管家老尹說道。

“院裡缸裡洗澡?”林老爺子聽聞就吹鬍子瞪眼。

“這不知羞恥的混賬,成何體統!這混小子現在人呢?”

“少爺去了藏書房。”

“操!”

老尹話音剛落,林遠山一把扯開椅子,火急火燎的就要往藏書房跑去。

“老爺,你這是乾嘛?”

“乾嘛?”林遠山頭也冇回。

“他奶奶的,老子再去晚點我的藏書閣就被小子拆了!”

“老爺放心,少爺在裡麵看書!”

老尹不急不慢道。

“哦?”

林遠山停下腳步,一邊捋著鬍鬚,一邊在書房裡踱步。

“看書?他在裡麵看什麼書?能看什麼書?”

老尹苦笑一聲:“這個我也不知道,少爺說了看書的時候不允許任何人接近……”

“這會已經有兩個時辰了……”

“啥玩意?兩個時辰?”林遠山驚的差點冇把自己鬍子揪下來。

“就他?!”突然像想起了什麼似的,表情變得怪異起來。

“老尹,你說,他是不是在看我收藏的那套畫卷啊……”

“我害怕這畫卷遭到少爺毒手,就提前把它帶出來了。”

老尹從背後抽出一套畫卷放在了桌子上。

瞥了一眼畫卷,林遠山揮了揮手。

“既然看書,就暫時彆打擾他了,讓他安安靜靜的看,等他把書看完了,你把他看過所有書送到我房間來。”

“是,老爺。”老尹說罷就走。

林遠山見四下無人後,迫不及待的將畫卷打開。

一個個環肥燕瘦,衣著暴露的女子映入眼簾。

時不時的還有男子與之互動,塞外,溪邊,各種場景,應有儘有……

走到拐角處的老尹還能聽到林老爺子的感歎。

“嘖嘖,六如庵主的作品果然是傳世之作,引入入勝,身曆其境啊……”

在林老爺子欣賞佳作之時,林洛白此時正向飄香院走去。

不過這次,他可不是為了尋歡作樂。

自己中毒這件事情,事出突然,也頗為詭異,為了搞清楚這件事情。

林洛白理了理所有的思緒,回憶了當天的經過,查閱了不少書籍,排除了一切不可能的情況。

剩下所有的矛頭,都指向一個地方,就是昨日喝酒的飄香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