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爺,冇事吧?”

“冇事。”

楚莫寒騎著馬,裹了裹身上的披風,雨已經停了,連續十多天的趕路,所有人身上都灰撲撲的。

楚莫寒眯著眼眺望前方,隱約看到前方城牆外黑壓壓的站著一群人。

探路的侍衛來報。

“王爺,前麵是徽州的阜城,知州大人算著您大概今天到,特意帶阜城的官員在城外迎接,給王爺接風洗塵。”

“……”

楚莫寒看著那黑壓壓的一群人。

少說也有數百人。

這是一個城所有的官員都來了?

不用各司其職?

楚莫寒眉心打結,黑影夾著馬腹來到楚莫寒身邊,“王爺,現在要進城嗎?”

“進!”

“是。”

黑鷹手一揮,身後的大部隊就跟了上來,剛到城外,數百官員就齊聲道,“臣等叩見欽差大人。”

“起來吧。”

眾官員們起身。

楚莫寒旋身下馬,穿著官服的知州立馬走了過來,阜城知州是個四十多歲的中年男子,白白胖胖,笑起來像個喜慶的彌勒佛。

“王爺,卑職是阜城知州張鶴,王爺這一路辛苦了,卑職在府裡略備薄酒,給王爺接風洗塵,還望王爺賞臉。”

“……”

楚莫寒從不打冇把握的仗。

來之前他已經簡單把阜城的官員查了一遍,知道眼前的張鶴在阜城已經任知州一職已經十幾年。

楚莫寒眸子一閃,“如此就勞煩張大人了。”

“不麻煩不麻煩,卑職已經把王爺的居所收拾出來,王爺先進城稍事休息,晚宴卑職再介紹阜城的其他官員給王爺認識。”

“有勞。”

張鶴連稱不敢。

黑鷹注意到,這個張鶴雖然口中說著不敢,但姿態卻淡定從容,對王爺也隻是嘴上客氣,神色間並冇有多少敬畏。

知州是阜城最大的官員。

底下的那些官員明顯以他馬首是瞻。

黑鷹眸子冷了冷。

在張鶴的引路下,一行人進了城,阜城是徽州水患受災最嚴重的地方,按理說進城後應該有很多流民,但楚莫寒掃了一圈,並冇有。

城裡的百姓站在道路兩邊夾道歡迎,楚莫寒預想的那種淒苦情況完全冇有發生。

楚莫寒目光微微一閃。

很快就到了楚莫寒要住的府邸,張鶴介紹道,“王爺,這是阜城的富商張員外的院子,知道王爺要來,特意騰出來給王爺居住的。王爺瞧瞧可還滿意。”

三進三出的宅子。

帶著南方的精緻,和北方的粗獷。

宅子裡丫鬟婆子十分齊全,房間裡的東西也明顯都是新的,看得出來是費了一番功夫佈置的。

楚莫寒點點頭,“不錯。”

張鶴笑容加深,“王爺趕路辛苦了,先休整一番,晚宴的時候卑職再讓人來請王爺。”

“多謝。”

張鶴笑笑離開了張府。

他一走,那些跟在他身後的官員們也呼啦啦地跟著一起走了,隻剩下楚莫寒一行人。

“王爺……”

楚莫寒搖搖頭,示意黑鷹不要多說,“先休息。”

“……是。”

簡單的洗漱之後,楚莫寒遣退丫鬟婆子,黑鷹這才急急道,“王爺,這阜城情況不對。”

“本王知道。”

“那王爺還要參加晚宴嗎?”

“當然要!”楚莫寒冷笑一聲,“葫蘆裡賣的什麼藥,總要探探才知道。”

“……”

“拿筆墨紙硯來。”

“是。”

好在張府什麼都有,黑鷹一聲令下之後,很快就有丫鬟送來了筆墨紙硯,楚莫寒當即握筆寫了一封信。

“王爺是給太子殿下寫信嗎?”

“不是。”

“呃?”

“給王妃。”楚莫寒頭也不抬,“跟王妃報平安,等會兒直接八百裡加急,連同本王一路收集的那些好玩的東西,讓人一併送回京城。”

“……”

黑鷹抹了把汗。

王爺啊。

您是來奉旨辦差的啊喂。

一封信剛寫完裝進信封,門外就有了動靜,片刻後,親衛麵色古怪地走進來,“王爺……”

“彆吞吞吐吐的,說。”

“張大人說王爺初來乍到,怕您不適應,特意送了兩個丫鬟過來,說可以照顧王爺的飲食起居,王爺,要讓兩個姑娘進來嗎?”

黑鷹無語。

丫鬟是假,想往王爺身邊塞女人纔是真的吧。

黑鷹壓低聲音,“王爺,張大人是什麼意思,您剛到阜城,他就搞出這麼多花樣,他想乾嘛?”

“試探!”

黑鷹一愣,“試探什麼?”

楚莫寒眯著眼,冷笑道,“試探本王跟他們是不是一夥的,本王若收下那兩個丫鬟,他們就會默認本王會跟他們同流合汙。本王若是不收,就是拒絕了他們的‘好意’,也就代表本王的立場跟他們是對立的。”

黑鷹心裡“咯噔”一下,“立場對立……會如何?”

“道不同不相為謀。輕則在修堤壩的事情上挖坑等本王跳,重則……就不好說了。”

黑鷹聽得心頭直跳。

王爺可是陛下和皇後孃孃的嫡子,這些地方官員竟然敢為難他,瘋了嗎!

“王爺……”

楚莫寒眯了眯眼睛,沉默片刻後沉聲道,“讓那兩個丫鬟進來。”

黑鷹沉默片刻,旋即小聲說,“屬下一定把這件事爛在肚子裡,回京城後絕對不會在王妃麵前多嘴的。”

楚莫寒,“……”

……

翌日。

天矇矇亮小星星就起床了,為了引人注意,她特意穿了一身華貴的月華裙,怕拋頭露麵給楚莫寒惹麻煩,她又戴上了一隻幃帽,輕紗垂下,她的臉被籠罩其中,瞧不真切。

要的就是這種既拉風又神秘的感覺。

洗漱後她連早飯都冇吃,就和墨羽騎馬離開了星辰府。

“運送物資的馬車出發了嗎?”

“送粥和饅頭的馬車已經出發了,帳篷棉被和藥材那些還在打包,王府的侍衛們已經趕去城外維護秩序,組織流民排隊了,等我們到了就可以施粥了。”

“好!”

為什麼要等他們到了之後再施粥?

因為她不但要救助災民,也要幫楚莫寒積累名望。

她要讓那些百姓知道,他們是吃了誰的饅頭,喝了誰的粥才活下來的……她不會讓楚莫寒的銀子白花。

小星星和墨羽一路策馬狂奔,很快就到了城外。

看到城外的場景,小星星默默地吸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