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定主意的秦樹升走出了小世界,瞬間感應到數十個強大的神識探查。這些神識範圍極廣,每一個都足有方圓百裡之大,不但覆蓋了整個望月城,還覆蓋了大片城外的範圍,竟全是元嬰修士的神識探查。

天階功法來了!秦樹升剛興奮一會兒,很快又反應過來不對勁,怎麼突然冒出這麼多元嬰大佬?

他思索了一會兒,冇有繼續偽裝自己,堂堂正正以煉氣七層的修為走了出去。

他租下的住處有不俗的隔絕陣法,也不用擔心這些元嬰大佬會因為突然多出一個煉氣修士而盯上自己,快速去往一個專賣陣盤陣法的商鋪。

其實就在他突然冒出時,已引起了幾位元嬰修士的注意。但他們仔仔細細探查了數遍之後,確認秦樹升隻是一位正兒八經的煉氣修士,冒出的位置又是在城中頗有名氣的靜心山莊,也就不再關注他了。

此山莊有護山大陣,尤善隔絕神識探查,用來維護租客的個人秘密,所以經常從裡麵突然冒出一些身家頗豐的低階修士。

“不知道友需要些什麼陣法?”同為煉氣七層的小廝拱手問道。

“在下對陣法一道頗有興趣,想傾家蕩產買件高品質的聚靈陣研究研究,一來可以用來修煉,二來呢也可以讓自己觀摩學習一下。”秦樹升裝出一副靦腆的樣子,拘謹的說道。

“既然如此!道友看看這件玄階中品的聚靈陣如何?”小廝見秦樹升隻有煉氣七層的修為,想了一下推薦了他一個玄階的聚靈陣。

秦樹升鈦合金狗眼一開,瞬間就學會了此陣法的完整繪製方法。

他不好意思的一笑:“不知道友可否讓我看一眼更好一些的聚靈法陣?就算買不起也讓我瞻仰一下好嗎?求你了道友!”

小廝眉頭一皺,更好的聚靈陣就是地階的了,遠超他的權限,也絕不是眼前這窮酸之人能買得起的,心中當即有了趕他出去的想法。

正待付諸行動的時候,隻見秦樹升一臉諂笑,悄悄塞給了自己一個儲物袋,嘴裡還輕聲哀求著:“道友通融通融,在下實在是朝思暮想的厲害,這些小意思隻求看一眼地階上品的聚靈陣就成!”

小廝略一感應手中的儲物袋,裡麵靜靜躺著三十塊下品靈石,心中頗為滿意。眉頭卻皺著不耐說道:“就看一眼?那等級彆的聚靈陣你能看出個什麼名堂?”

“不瞞道友,在下對陣法一道頗有研究,尤其是最近迷上了研究聚靈陣,譬如道友剛纔拿出的玄階中品聚靈陣,它的陣紋其實有一些小瑕疵,戌時方位的陣紋刻印有些不穩,略微影響了一絲效果……”秦樹升臨時賣弄了起來,唬的小廝一愣一愣的。

他連忙再次拿出了那件玄階中品的聚靈陣,仔細看了看戌時方位的陣紋,的確有一些小瑕疵。不由對秦樹升佩服的五體投地,怪不得他看不上這個陣紋,原來人家早就研究透徹了!

看來的確是一個研究型的修仙者,這種人可是正兒八經的人才,就算境界不高也極受大勢力歡迎,自己一條鹹魚絕對不能得罪這等人物,再說如今又收下了人家的靈石。

小廝咬了咬牙,低聲說道:“可以,就看一眼?”

“就看一眼!”

“此處分店剛好有一件鎮店之寶,正是地階上品的聚靈陣,你且隨我來。”

秦樹升連忙跟上,片刻後看到一處高牆上紋刻著一個繁複至極的龐大陣圖,雖然一看就是純粹展示用的手繪版,但足以證明這家商鋪在陣法一道的高深研究。

“地階上品的聚靈大陣,可覆蓋方圓五十裡,供大量修士修煉,繪製方法和陣盤製作手法如下……”

“果然厲害,在下才疏學淺,看不懂看不懂!”秦樹升收回目光,極為感激的對著小廝躬身一禮:“多謝道友成全,在下徹底明白了自己的不足,回去後一定刻苦鑽研,不忘初心!”

“不用不用,道友才華橫溢,將來成就不可限量啊!”小廝連忙回了一禮。

“不知這等陣盤要多少靈石才能買到啊?道友可否滿足在下的好奇心?”秦樹升心中一動,想知道自己這波省了多少靈石。

“至少五百萬下品靈石!”小廝神態誇張的說道,雙眼充滿了嚮往。

秦樹升雙眼瞬間一亮,美滋滋的告辭離去了。

出了店鋪後的他並冇有急著返回住處,而是在城中胡亂轉了起來,意圖搞明白為什麼突然出現瞭如此多的元嬰修士,順便看看能不能瞻仰到這些大佬的身姿。

望月城常駐元嬰不過三位,如今出現了一位似乎能隨意得到地階功法的元嬰老怪,這種恐怖能力可是太讓人垂涎了。

所以一有後輩傳訊此事,這些元嬰大佬們瞬間坐不住了,整個賀蘭山脈幾乎一半的元嬰修士都齊聚此城,每天都極為仔細的尋找那傳說中的元嬰老怪。

秦樹升轉了半天,突然神色一動,牢牢鎖定了前麵一個老頭。

隻見老頭不修邊幅,邋裡邋遢,腰間掛著一個酒葫蘆,一副修為低下的不堪模樣。

“馬本在,元嬰中期修為,主修天階中品功法—三十六真火**,完整功法如下……”

秦樹升心神一跳,強忍激動,終於有了一個傳說中的天階功法,可惜為什麼不是天階上品的啊!

他厚顏無恥的想著,渾身充滿了力氣,美滋滋的繼續閒逛,試圖瞻仰下一位元嬰大佬。

“咦!怎麼有一股被窺視的感覺?可惜虛無縹緲!”馬本在喝了一口酒,眉頭緊皺,仔細感知了一番周圍所有的修士,神識在秦樹升身上一頓就瞬間散去了,撲向了下一人。

天階功法對衝擊境界幫助極大,大成者可借天地偉力傷敵護身,是概不外傳的立族之本。

秦樹升邊走邊在心裡琢磨著;也不知道那些商會有冇有把那些功法拍賣完畢,有時間要去收回盈餘靈石了。

“一次出手這麼多,不知道有冇有被功法的正主逮到,以後要小心行事啊!”

他一邊心中默唸,一邊繼續滿城的繼續尋找元嬰修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