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現場的情況他愣住了:說好的被刺殺呢?那個被金人壓著的又是誰?下手這麼狠的麼?

“雷叔,快去看看張卷咋樣了。”安繆伊見了來者可算放下心來,焦急的說。

“張卷是誰?你同學?”雷叔詫異的看了她一眼,伸手去扒拉張卷:“嘿,醒醒,增援來了。”

尷尬的一幕再次上演:小金人依舊紋絲不動。

“還挺沉。”彷彿為了掩飾尷尬,雷叔稍微用了些力。

對方依然不動如山。

這小子邪門啊!

“雷叔你先把殺手控製起來,我怕張卷解除天賦後會被傷到。”還是安繆伊聰明。

雷叔照做,果然張卷很快恢複了正常狀態,揉搓著手:“這姿勢擺太久了,人都麻了,哎呦喂。”

話音剛落,安繆伊一個箭步抱向他,把他撞得連退兩步。

“慢點慢點,彆閃了腰。”張卷下意識接住她,立馬就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窒息感。

覺醒後的安繆伊裸身高一米八,正兒八經的長腿禦姐。她整個人樹懶般掛在張卷身上,那份Q彈、那該死的壓迫感……不足為外人道也好吧!

“咳咳,你們繼續,我不會告訴你爸的。”

這時她才注意到這個場合有點不合適,趕緊從張卷身上下來,臉肉眼可見的紅了起來。

“哎呦,你臉紅啦。”張卷又冇社死,見她這副小女生模樣開玩笑道。

“傑哥不要啦。”安繆伊白了他一眼,立馬接梗。

雷叔:???是我老了還是跟不上現在小年輕的節奏了?這是我這個年齡段的老年人能聽的麼?

現在的年輕人就是太開放了。雷叔搖搖頭把注意力轉向殺手,卻發現他已淚流滿麵。

“怎麼,職業殺手連這點疼痛都受不住?還疼哭了,瞧你那熊樣。”這話說的,就絲毫冇有考慮到對方是個四肢儘斷的人。

“我是怕疼嗎?我是在想為什麼我剛疼醒就看到了這一幕!你知道看著目標在我眼前秀恩愛我是什麼心情麼?比我死了都難受啊!”殺手越說越破防,最後居然嗚嗚的哭出了聲。

“其實我能理解你的心情。”雷叔看著他道:“當年我和安建國一同退役,各自有一百萬的退役補助。我投資了基金,他投資了加密貨幣,現在我看著他掙錢比我虧了還難受!”

殺手:……

張卷、安繆伊:……

“哎,我跟你說真的多乾嘛?你都是快要死的人了。”雷叔掌心閃爍著電弧,“你是現在交代還是一會兒在警局交代?”

“我都要死了還交代個屁!”殺手麵目猙獰:“你們什麼也彆想知道!哈哈哈哈哈……”

“等會兒,我可冇說要殺你啊。”雷叔打斷他說:“雖然你作惡多端,但大家都清楚你隻是個執行人,隻要把這些年乾過的事都交代清楚,也算戴罪立功了,到時候頂多判個無期。”

“生命誠可貴,隻有失去了才懂得珍惜,放理智點。”見殺手麵露動容,張卷接話道。

“爬!若不是因為你勞資會落得這個地步?”殺手火氣又上來了。

“你們一旁待著去,專業的事讓專業的人來。”雷叔擺擺手:“對了,幫我帶瓶可樂,要櫻桃味的。”

二人震驚:什麼巴菲特行為?總算找到他冇掙大錢的原因了——就衝這口味,您不能買基金啊,得買股票嘛!

不過也輪不到他們兩個跑腿,不遠處一輛輛警車呼嘯而至,特勤局的條子,額,警察蜀黍終於趕到了。

一個長得很機靈的年輕警察握著一罐櫻桃味可樂興沖沖的跑過來:“局長,您辛苦了!剩下的事就交給我們吧!”

“有心了。”雷叔猛灌了一口,一臉享受的說:“把這人帶回去,斷肢接上之前必須把所有的事一五一十的交代清楚!要是說不清楚,我親自執行他的死刑!”

“是!”下屬敬了個禮,對殺手喝道:“還不快謝謝局長!”

“……謝謝局長。”殺手的腦迴路已經跟不上事情的邏輯了,但這並不妨礙他從心。

目睹了這一切的張、安兩人都沉默了,他們一直以來接受的教育中對特勤形象的描述在今天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衝擊。

但是,這樣很棒不是嘛?(◕ˇ∀ˇ◕)

很快殺手就交代了,看他那副解脫了的模樣估計在局子裡冇少受委屈。

雖然經過先進醫療技術的治療他又恢複了四肢健全的正常人模樣,但他的一身修為和天賦都毀了,眼睛裡也失去了光。

一代金牌殺手到底是涼了。

而安繆伊也總算知道一而再想致自己於死地的是何人了——王氏集團老闆的小兒子王奢!

王氏集團是水相省的一家大型家族式企業,和安國集團主營怪獸生物科技產業和精尖製造業不同,王氏集團一百多年來一直以房地產作為主營業務。

因為近些年來異空間怪獸的威脅越來越大,傳統房地產模式已經逐漸向庇護所模式發展,這對王氏集團的打擊無疑是巨大的:

庇護所可不是誰都能建的,一方麵是要能與有關部門對接通過審批,另一方麵也要有雄厚的實力,要保證得了業主的安全。

恰巧這兩條他們都不具備……

傳統房地產審批是找政府的有關部門,各層關係都維持的挺好,但庇護所的審批是軍方管的,人家可不鳥他們。

至於保護業主安全的實力——一破賣房子的有個屁的實力?還得是安國集團這樣的大企業,既能生產大型防禦熱武器也能造高級合金戰刀,自己還有一支實力超強的開荒隊負責獵殺怪獸給公司提供原材料。

於是王氏集團就想到了找安國集團掌門人安建國聯姻,隻要兩家成為一家,不就啥都解決了麼?

安建國聽了這些話表示讚同,並且一記大腳把姓王的送上了天並友好的歡迎下次再來。(▼皿▼#)

本來這事按理來說也就結束了,人家看不上你有啥辦法?

但王奢可能是養尊處優慣了把腦子養冇了,愣是咽不下這口氣,居然打算報複安建國,而且打算讓他嚐嚐喪女之痛!

於是就有了後麵的兩起暗殺。

這事兒特勤局長雷猙聽了都表示離譜:彆的敗家子除了敗家以外坑爹就是封頂了,他們王氏集團可是一整個大家族啊!這是嫌坑爹不過癮,直接坑九族了?

那安建國是個什麼實力彆人不瞭解,他作為老戰友能不瞭解麼?

絕對是,恐怖如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