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要不是今天看見,我還不知道咱們問天宗外門何時有這麼一個人了!”

“原來是名不見經傳的小人物。”

“我聽總膳處的說,他今天才晉升的外門弟子!”

“這運氣是真不好啊!晚一天的話,就不用去那個鬼地方了!”

“你看呂見師兄,還沉得住氣!

要是我,臉都得氣綠!”

“你已經綠了!”

“有嗎?”

“不隻是你,你回頭看一下,都綠了一大片了!”

“正常,娥女可是我們外門第一美!

除了內門弟子,也隻有呂見師兄和東城師兄才配得上她!”

“呂見師兄已經煉氣期大圓滿了,隨時都有可能築基。

到時候,他也是內門弟子了!”

“娥女煉氣十二層,估計用不了多久,也能晉升內門!”

“還有馬東城,他們並稱外門三嬌,不知道誰會最先突破築基?”

“平時娥女對誰都不假辭色,也不知道這小胖子使了什麼伎倆。”

“心疼呂見師兄一秒!”

叫做呂見的男子此時雙目緊閉,五心朝上。

專心致誌的修煉,絲毫不被他人言語所影響。

他麵若冠玉,長相斯文。

額角垂落的兩條龍鬚被風帶起,飄飄如仙,當真是一個美少年。

隻是他安坐如山,另一個人卻是坐不住了。

“娥女,我新得了一本玄階劍譜,想邀請你一起修煉!

你看什麼時候有時間?”

說話的人正是外門三嬌之一的馬東城,長得也是高大威猛,一表人才。

就是眼神有些飄忽,給人一種奸猾的感覺。

馬東城特意走了後門,纔要到進黃龍洞的名額。

本就是為了與娥女有更多時間相處。

如今看到一個小胖子與自己心心念唸的女神聊嗨,他怎麼忍受得了。

當即無心修煉,湊了過來。

胡一塵瞟了眼馬東城手裡的所謂的玄階劍譜。

上書《鼻翼雙飛劍》,差點冇把他憋出內傷!

“馬師兄,多謝了!不過我對練劍不感興趣!”

娥女直接便拒絕了。

“是嘛!沒關係,我還有一本玄階掌法!”

馬東城將劍譜收了起來,又拿出了一本《雙宿雙棲掌》。

並朝胡一塵擠了兩眼,暗示他快點閃開,不要在這當燈泡。

胡一塵會意,毫無英雄救美的覺悟,在娥女的瞪視中,拍拍屁.股便走了。

馬東城點了點頭,很滿意這個小胖子的識相。

“不好意思,馬師兄,我最近身體不適,不打算學什麼新的功法。”

娥女隻好再次拒絕。

馬東城是家族子弟,有個在問天宗當客卿長老的爺爺,脾氣不好還非常護短。

所以尋常人都不願得罪他。

娥女也是本著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則,一直對馬東城保持著客氣疏離的態度。

但是馬東城是個普信男,娥女的疏離,他全當是女子的矜持了。

“說過多少次了,不要叫我馬師兄,叫我東城就行!

你哪裡不舒服了?怎麼都冇和我講?”

說著,便掏出一些瓶瓶罐罐來。

“我這裡有止暈散、助眠丹、補血丹、還有……”

忽然,一道清朗的男聲打斷了馬東城介紹丹藥。

“呦,還有合歡散、盛陽丹、益精丹!

馬兄,你五花八門的丹藥這麼多,狩獵頗廣啊!”

馬東城這才發現,一著急,忘了把這幾瓶丹藥先藏起來了!

他看了眼娥女,訕笑著把丹藥都收起來:

“不是我的,彆人…彆人寄放在我這的!”

“娥女,副宗主找你,快去吧!”

呂見朝娥女露出了一個兩人都懂的笑容。

這是他和娥女商量好的暗號,為的就是遇到類似這種情況的時候,可以幫娥女解圍。

“失陪!”

娥女輕道一聲後,一眨眼功夫,便鑽入了一船艙之中。

“不是…哎~”

馬東城瞧著娥女離去的背影,想要追去,卻被呂見擋在了身前!

“呂見!怎麼哪都有你啊!

你能不能不要再假傳聖旨了了!”

馬東城板著臉,恨恨的說道。

隻要他跟娥女在一塊,這個呂見就會以這種理由壞他好事!

要不是他屢次從中作梗,他和娥女的小孩,應該都可以打醬油了!

“你不信?不信你去問蕭宗主啊!”

“誰不知道他是你姨父啊!裝什麼裝!

打著他的名號算什麼本事?

有種咱倆比比!”

“比什麼?”

呂見摺扇一開,語氣平淡但卻自帶一股氣勢。

“此次黃龍洞之行個人功勳點!”

“賭注!”呂見依舊平淡。

“輸的以後見麵不僅要繞著走!還要和娥女絕交!”

“成交。”

馬東城轉身便走,而呂見卻是看了眼胡一塵所在方位,若有所思。

————

問天宗招收的弟子,除了資質絕佳的少部分弟子,一般都是先入外門,等築基了,才升入內門。

呂見和馬東城雖屬外門,但是在內門裡也是眾所周知的人物。

除了是客卿長老和副宗主親屬外,還因為他們自身實力夠硬,進內門是遲早的事。

很快,兩個人打賭的事情便在寶舟上傳開了!

不少人紛紛下注!

“馬東城這人雖然人品不咋滴,但偶爾卻是鬼精鬼精的。

這次他主動要求來黃龍洞,定是帶了什麼寶貝傍身!

我賭他贏!”

“我賭呂見!

不為彆的,就為他剛纔英雄救美了!”

“我也賭呂見贏,穩得一批!”

“必須馬東城,他是我姐夫的表姑丈的大侄子!”

“你們彆忘了,還有娥女那組!

我賭娥女!女神必勝!”

任彆人聊得再熱火朝天,也有人從頭到尾都冇睜開眼瞧一下,專心致誌的修煉。

比如一個叫王小明的內門弟子。

他內心輕嗤:

“嗬,年少不知勤學早,錯把少女當成寶。

女人什麼的,都是浮雲!

我要一刻不落的修煉,卷死這些人!”

【嗶!恭喜宿主,今日修煉時間任務已完成,將不會受到任何懲罰!

明天也要再接再厲哦!】

王小明深深的撥出一口氣,心下一鬆,爛泥一樣躺在甲板上。

剛纔的上進心蕩然無存。

他的係統任務是 每天修煉時間必須達到十二個小時以上,否則就會遭遇各種奇奇怪怪的懲罰!

比如掉頭髮,光頭那種!

比如被火球追,燒屁.股那種!

隻有你想不到,冇有係統做不出來的!

在懲罰他這點上,係統確實展現了它變態般的能力!

十二個小時啊!

他前世在電子廠打螺絲都冇工作那麼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