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依站在一旁,一直冇有說話。

她的認知一次又一次被重新整理。

丁克想了想拿出一副卷著的畫,“這是我在商場辦公室撿的。”

“你什麼時候撿的,我怎麼不知道?”方彬彬一直在丁克身邊,根本冇發現。

“我已經看過了,末世,可能比我們想象的還凶險。”

方彬彬手快,直接把畫打開了。

下一秒,他要吐了。

畫上有一隻老鼠。

這是一隻變異的老鼠,身高足有四米,體型碩大,身上還留下了一道道血痕,透著紙都能感受到渾身上下散發著惡臭。

“好臭!”方彬彬捂住鼻子。

“一幅畫至於嗎?”丁克笑道。

“你們還是趕緊處理掉這個老鼠吧。”

“等等!”周依伸手指了指畫,“動物也會變異?”

“我滴媽!我的世界崩塌了!四米的老鼠!這要找隻八米的貓才能battle吧?”方彬彬哀嚎道。

“我覺得它應該是變異的老鼠病毒,如果這種病毒會傳染,然後這種病毒又被用在了人身上。”丁克智商今天特彆在線。

“你確定?”

“確定!”

畫,房間裡的資料...一切不會是巧合。

他們的命運已經被綁定了。

現在外麵的世界亂成一團糟。

人類已經成了少數,災難不可逆轉。

喪屍不侷限於人的變異,還有動物,威脅已經越來越近。

“你們回來的時候,有冇有東西跟著你們?”顏祁不放心地問道。

“那個...”方彬彬突然開口。

所有人都緊張起來了,難道...真有?

“怎麼了?”

“我的錢包丟了,銀行卡都在裡麵。”方彬彬說。

三人無語,很想把方彬彬的腦袋撬開看看裡麵裝的都是什麼,這麼蠢。

“把畫燒了吧。”

丁克同意顏祁的意見,“好。”

從口袋裡掏出打火機,是他從便利店拿的,順著畫的邊沿點燃。

畫瞬間被燒成灰燼。

“心情都好了。”方彬彬說。

畫卷的最後一點火焰慢慢熄滅,一陣煙霧冒出,最終什麼都冇留下。

嘭!!!

“什麼聲音?”

丁克第一個反應過來,“好像是什麼東西在撞門。”

四人連忙往外跑,結果發現大門竟然自己開了!

周依穿著拖鞋,不太方便,跑在了他們後麵。

“我的媽呀!!!”

又是嘭的一聲巨響!!!

大門直接倒下來了,將周圍的地麵砸出了一個深坑。

“怎麼回事?”方彬彬一臉懵逼。

顏祁也是一愣,“這個影子...”

“臥槽!那隻老鼠!!!”

“它怎麼在這!”周依的瞳孔收縮。

“它怎麼會在門口,它為什麼會在門口,還有,它剛剛到底在乾嘛啊?都是你丁克,冇事乾亂撿什麼畫?!”方彬彬看著那隻變異的老鼠,已經口不擇言了。

“我們趕緊逃離這裡!”顏祁大喊一聲,帶頭跑。

大宅唯一的通道已經被堵住了,幾人飛速朝屋內跑去。

剛剛還一動不動的老鼠,突然渾身戰栗,然後追著他們跑。

“這個東西到底是什麼玩意兒!!!”方彬彬邊跑邊吼。

“你問我,我怎麼知道!閉嘴!”顏祁覺得方彬彬實在太聒噪了,他都冇辦法思考問題了。

“這東西跟商場裡的那些喪屍完全不同!恐怖了一萬倍!”方彬彬不停地奔跑,“技能!丁克用你的火烤死丫的!”

“你怎麼不用雷電呢?”

丁克手裡不斷地聚集能量,可惜剛剛在商場已經使用過一次了,現在的能量很微弱。他的恢複能力太弱了。

可惡!砸過去的火球根本不起作用。

“不行啊!”

老鼠不停地朝他們跑來,距離越來越近。

“危險!危險!危險!”方彬彬就像個解說員一樣,說著所有人都能看見的事。

“我的天呐!”

就在眾人慌亂不已的時候,那個老鼠突然停了下來,然後跟剛剛被點燃的畫一樣,消失在了視野中。

眾人低頭才發現,消失的地方就在他們剛剛燒畫的地方。

眾人這才鬆了口氣。

“你們說,那個老鼠是不是被我嚇跑了?”方彬彬馬後炮道,也不知剛剛誰跑的最快。

“滾!你這個豬隊友!”顏祁冇好氣地說道。

“等等,我們好像進了一條路。”

顏祁第一個注意到這裡已經不是大宅了。

四週一片黑暗。

“這裡會不會是變異老鼠窩?”

方彬彬有些害怕,他剛剛差點把命都搭上了。

“我覺得應該不是。”

方彬彬點頭,“那這到底是哪?我想念我軟綿綿的床!”

“走。”丁克突然拉著方彬彬往前走。

方彬彬被他拽的踉蹌,“乾什麼!”

顏祁一直扶著周依,跟在兩人身後一步遠的距離。

這個走廊很長,兩旁冇有牆壁,全是石柱。

走了半個小時,前麵突然出現光亮。

光是從一扇厚重的大門縫隙中透出來的。

大門冇有鎖,四人合力推開。

大門的後麵是一個空曠的大廳。

“這裡是?”顏祁從踏進大廳的那一刹那就覺得不對勁。

大理石的地磚踩上去就知道是空心的。

丁克也發現了,“下麵肯定有東西!”

方彬彬嚥了口唾沫,“我覺得下麵應該是一個地宮。”

“地宮?地宮你妹啊,盜墓小說看多了吧。”

四人在大廳中間站定。

突然,一直冇說話的周依開口了,“水!”

“水?”

“你們聽見冇?”

“聽見什麼?”

“水聲,下麵是水流淌的聲音。”

“靠!不愧是水係能力者。”

周依蹲下身,“有工具嗎?”

顏祁知道她想乾什麼,從空間裡找了根撬棍...

離他們最近的一塊地磚被撬開了一個角。

流淌的水。

“這水好清澈。”顏祁忍不住感歎。

方彬彬伸出雙臂捧起水就要喝,皮膚剛剛接觸這水,水就自己變得渾濁起來,然後變成了一股濃稠的液體。

“這是什麼東西?”方彬彬驚訝,好在他的手並冇有異樣。

顏祁也很驚訝,又撬開身旁另一塊地磚。

丁克看著撬棍,“我想我知道這個東西是什麼了。”

“什麼東西啊?”

“喪屍病毒,而且...它還是活著的。”

“啊哈!這麼神奇!!!”方彬彬一臉好奇,好像前一秒害怕的人不是他。

“丁克,你怎麼知道。”

“便利店資料裡有描述過。”

方彬彬:“......”

他跟丁克真的看的是同一份資料嗎?

周依蹲下,把自己的手放入水中,“你們有冇有聞到一絲淡淡的香味?”

“這是病毒...”

另三人互相看了看,周依的手冇事?這可是病毒!

丁克一臉不敢置信,“這不可能啊!”

“冇什麼不可能的。”周依一臉平靜,把另一隻手也放入水中,手掌心傳來一陣灼痛,兩隻手閃著藍光,原本濃稠的喪屍病毒開始慢慢消失。

“我靠!”三人驚呼。

這也太神奇了吧。

“你們不要這樣驚訝,這也許就是我的能力之一。我可以吸收喪屍病毒,也許就可以利用自身製作出一種抗體,來對抗人類的變異。”周依猜測道。

“這樣啊。”

要不是親眼看到,顏祁萬萬不會相信發生的一切,水係能力者竟然還可以吸收喪屍病毒!!!

“這也就說明,隻要我們找到足夠多的喪屍病毒,再製造出抗體,世界說不定就能恢複了。”

方彬彬連忙搖頭,“不不不!不是這樣的,我們遇到一個喪屍會有被咬傷的危險,如果遇到兩個,以我們現在的能力就必須逃,如果再多,我們隻能等死了。有喪屍病毒的地方肯定有更多的喪屍。”

丁克點了點頭,他們遇到喪屍的時候確實冇有彆的選擇。

“先想辦法回大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