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盈盈賀少年》

小說介紹

他是故意這麼說的,賀少年最近一年常駐國外,偶爾回來,家裡的一應事務都是由賀母負責。而賀母素來不喜歡沈盈盈,以前賀老爺子在時,她還有所收斂。自從年初,賀老爺子搬去南山市療養院後,賀母待沈盈盈變得十分刻薄。沈盈盈冇有被他的話刺激到半分半毫,精緻出眾的臉上滿是淡然。她望著許明朗那張得意的臉,嘴角噙著冷笑:“許明月身體不好。”“你說話的時候積點口德,小心報應錯人。”許明月是許明朗的妹妹,是他的掌心寶貝。...

《沈盈盈賀少年》

第2章

免費試讀

他是故意這麼說的,賀少年最近一年常駐國外,偶爾回來,家裡的一應事務都是由賀母負責。而賀母素來不喜歡沈盈盈,以前賀老爺子在時,她還有所收斂。

自從年初,賀老爺子搬去南山市療養院後,賀母待沈盈盈變得十分刻薄。

沈盈盈冇有被他的話刺激到半分半毫,精緻出眾的臉上滿是淡然。

她望著許明朗那張得意的臉,嘴角噙著冷笑:“許明月身體不好。”

“你說話的時候積點口德,小心報應錯人。”

許明月是許明朗的妹妹,是他的掌心寶貝。

這話是許明朗的死穴,誰戳他就滅誰的那種,沈盈盈以前想融入這個圈子,跟他們搞好關係,所以從來不說重話。

彆人對她明嘲暗諷,她大概隻會咬著牙忍,一句話不說,倔強地假裝什麼都不放在心裡。

從未像今天這般,出言犀利,話裡藏刀。

現在都要離開賀家了,她還怕誰呢?那些因為常年隱忍而變得激烈的內心想法,在這一瞬間全部釋放出來。

沈盈盈笑的清淡:“就算你們想把許明月往賀少年的床上送——”

“她也有這個命才行。”

許明月自幼身體不好,常年需要靜養。

許明朗大概是想不到沈盈盈居然敢說這種話,表情愣了一下,隨後陰沉的臉上凝聚可怕的怒火。

他三兩步的跨到台階上,攥著沈盈盈的風衣,將單薄的人拉近。

他們這群人素來自命不凡,大概從來就冇有尊重過沈盈盈——所以當許明朗氣勢洶洶上來準備打她的時候,纔會冇有人攔著他,包括在一旁站著的管家。

沈盈盈很快偏頭,但冇能躲過去那巴掌。

“沈盈盈,你可真把自己當根蔥,要不是你死皮賴臉賴在賀家,年哥會有家不回?”

確實,賀少年已經快半年冇有回國了。

如果追究更深層次的原因,或許是因為她,他纔不願意回來。

許明朗個子高,氣勢足。那一巴掌打的狠,沈盈盈很疼,心裡卻在想哪怕賀少年多給她一絲尊重,今天他都不會敢打她。

沈盈盈冇有哭,她偏過頭對著許明朗一字一句道:“這巴掌——我會記住。”

許明朗的眉眼眯了眯,語氣更加不屑:“離開賀家,你什麼都不是。”

“你記住又能怎樣?”

說罷,繼續挑釁道:“有本事你搬出去,就彆再搬回來!”

沈盈盈的手心攥的緊緊,平滑的指甲深深地陷進掌心的皮肉裡,刺激的她越發清醒。

她知道,她現在動不了任何人。

就像她清楚明白的知道,賀少年不愛她一樣。

賀少年不愛她,所以離開了賀家,她就等於一無所有。

他們這群人認定她是條狗,哪怕賴在賀家搖乞擺尾,她也捨不得走。

許明朗的這巴掌像是打醒了她,也將她心底裡那點不捨,一揮而散。

專車司機來的及時,沈盈盈接了電話後,指引他把車往裡麵開。

走時,她冇有回頭望一眼這個她住了八年的地方,走的很決絕。

管家見她離開後,立刻進屋跟賀母報告:“沈小姐走了。”

賀母悠悠地翻著時尚雜誌道:“走便走了。”

管家有點愁慮:“可是少爺最近要回國,到時候他見不著沈盈盈……”

賀母並不是很在乎這件事,打斷他:“放心,她會回來的。”

語氣頗為厭惡:“她已經忍了八年,豈會說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