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楊小邪脫掉了夜行衣,立馬乘飛機回到了東海市。

次日,杏花村。

冇有閒雜人等,今天能在這裡的無一不是這個世界上頂級的存在。

一位身著黑色大蟒袍的老人在那裡,整個人猶如一條巨蟒一樣彪悍。

而此刻,站在巨蟒身邊的老人,看上去樸實無華,威懾力卻更勝黑袍老人。

這位黑袍老人正是上京餘老,而在她的身邊則是地下世界真正的主人七爺。

與七爺和餘老對麵,站著一位身著金色袍子的老人。

胸前一隻巨大的三足金烏,特彆的惹眼。

這位老人正是岸信三陂,可能是這個世界上唯一擁有“魔法”的男人。

七爺的眉宇間有些凝重,畢竟和他約好那個男人冇有來。

除了這兩個重量級人物,一百多位十幾級的大佬。

就在這時,楊小邪帶著他的保安隊成員來到了這裡。

他的到來,立馬就引起了納瓦羅的不滿。

“楊小邪,你彆說你自己垃圾,紋身金罡,你真有意思。”

“還有,除了你之外,你還帶一大群更垃圾的保安。”

“嗬嗬,三杉火舞,餘宇文都冇有資格進來,你帶一群垃圾。”

楊小邪並冇有理會納瓦羅,而是帶著保安隊跳下了深坑。

“李菲,你過來。”

楊小邪招呼李菲來到了一位魁梧石像麵前。

“這是張飛啊,看盔甲和旁邊兩位。”有人分析道。

“怎麼楊小邪想弄什麼?是想搞一個張飛武相?”

果然楊小邪並冇有辜負人們的猜測。

“李菲,去,繼承你的武相。”

聽到楊小邪這麼說,李菲很是興奮。

那可是張飛啊。

李菲旋即問道:“怎麼繼承?”

楊小邪回道:“你自己問。”

李菲很是無語,讓他自己問。問一個石頭確定不是搞笑。

“問。”

聽到楊小邪再次提醒,李菲隻能硬著頭皮問道:“張飛,我能繼承你的武相嗎?”

話音落下的同時,一道光沖天而起。

隨著光芒淡了下去,張飛虛幻的身影浮現在半空之上。

“你知道我喜歡吃什麼?”

一道天音降下,所有人都傻眼了。

這太玄幻了吧?

李菲下意識的問道:“回答對,就能繼承傳承?”

“冇錯。”天音浩蕩。

餘老下意識的問道:“我們回答也行嗎?”

“可以。”天音回覆。

餘老迫不及待的說道:“酒和牛肉。”

“錯誤!”天音回覆。

餘老繼續說道:“豬肉,羊肉。”

“錯誤!你已經冇有機會了。”天音回覆。

李菲有些緊張,看向楊小邪回道:“我說什麼?”

楊小邪淡淡地回道:“你喜歡吃的。”

李菲老臉一紅,繼續說道:“串串啊。”

話音落下的同時,張飛的虛影瞬間冇進了李菲的體內。

“臥槽,張飛那年代有串串?”有人忍不住爆粗道。

緊接著,在楊小邪的帶領下,保安隊員們也紛紛繼承傳承。

這其中很多人也都嘗試回答問題,卻都冇成功。

終於,岸信三陂忍不住了。

要知道再讓楊小邪全部得到,他們得到什麼?

他低喝一聲:“細雨綿綿。”

刹那間,雨水降臨,封鎖住了兵馬俑。

“我的都是我的。”

然而,很快他留在兵馬俑上的水膜瞬間消失。

楊小邪咧嘴一笑:“還有這個辦法,可以據為己有。”

“綿綿細雨。”

刹那間,風起雷湧,風雲變幻莫測,天降暴雨。

但見,那天穹之上,萬獸嘶吼,瑞彩千條,有仙人馭獸飛行,踏劍前行…

岸信三陂忍不住驚呼起來:“你管這個叫綿綿細雨?”

楊小邪微微一笑,不再說話。

或許對他來說,刀山火海,暴雨狂風,興許都叫做“綿綿細雨”吧。

(全書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