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武堂正舉行著有史以來最為澎湃的比武。

而在大夏朝西南地段,發生了一些事。

...

故事的開頭是索然無味的,但是有了人性的思考於是變得...變得歡快起來。

巴蜀郡。

高低起伏的山脈中藏著多少危機與野獸?

但同時其中又有著多少英雄豪傑!

巴蜀郡是天武堂的大本營。

所謂的天武堂便是江湖第一幫派。

其幫主任逍遙又是江湖之中數一數二的大高手。

大夏朝所統疆域甚廣,難免對於邊緣地帶的掌控能力不強。

巴蜀郡說是一個郡,但其麵積龐大無比,堪比數個州。

任逍遙也知道魔族醒來了!

作為江湖有名望的大高手,他所獲得資訊的渠道迅捷而又準確,同時身為一品大拿的他已是舉目無敵。

隻是那些深山老林中藏著多少怪物老仙又有誰知?

“幫主,前麵便是雲落穀!”

一葉扁舟上坐著一位老者和任逍遙。

老者輕聲的說道。

這次,任逍遙來這雲落穀是有大事。

但他要找的人不喜繁雜,熱鬨。

所以,兩三人便足矣。

“多謝李老!”

即便以任逍遙的桀驁對於麵前的恩人也提不起一分傲氣。

李老並未多言。

“幫主且量力而行!”

任逍遙縱身飛入穀內,隻留下江上的一葉扁舟。

...

雲落穀。

少有人前來。

一是此地為天武堂嚴密駐守之地。

二為其間有著一位大高手,不喜生人,見之必死!

此人姓宋名聞,又號天仙道人。

乃是當今天下第一!

天仙道人極少出手,名聲不顯。

但少有人知的是,那些日子,仙界逃下一罪犯,便是被天仙道人所擊斃。

此事,所知之人甚少。

但任逍遙是知道的。

宋聞也記不清自己在這裡盤坐了多久了。

興許是百年了。

上次睜眼還是去鎮殺那位“王”。

所謂鎮殺,其實也有一定水分,隻不過是順水推舟。

宋聞也知道任逍遙前來的目的。

魔?

莫非那些大人物也要生事一番?

宋聞多年來未變的表情有所波紋。

其眉頭皺到了一處。

“隻是苦了那些百姓!”

宋聞默默的想到。

當年那位離開凡境後,凡境又哪來的歌舞昇平呢?

那位還好嗎?

在仙界可好,若是他還在,人族又怎麼任人擺佈呢!

宋聞有些難受,如鯁在喉。

這種感覺也是多年未有了。

宋聞不禁笑了三分。

隻是那小子倒也不錯。

宋聞點評著說道。

他的身份很特殊,非到萬不得已是不會出手的。

宋聞想到了那位跟自己說過的話。

但是,指點一番又何嘗不可呢?

宋聞默默的想到。

...

任逍遙摸索著進入了山穀內。

穀內跟穀外是截然不同的風景。

穀外是山清水秀,穀內是窮冬烈風?

窮冬烈風?

任逍遙忍不住打了一個寒顫。

倒是奇怪,莫非這位前輩功力如此深厚?

任逍遙忍不住想到。

世間奇事何其多,奇人怪士又何曾少?

任逍遙不禁苦笑。

倒也找不到這位前輩,便摸索一番吧。

任逍遙運氣抵抗風寒,在穀內遊走起來。

...

宋聞在高處瞧見了那雪中的身影。

用自己的竹棒敲了敲麵前的玉石。

玉石發出了轟鳴聲,風雪漸漸褪去了。

...

任逍遙很快便捕捉到了此間變化。

“前輩!”

任逍遙的詢問在穀中迴盪著,但了無迴音。

“前輩,小子名為任逍遙,今日來尋前輩是為...”

“我已知道,你暫且彆動,片刻過後,你自會見到我。”

清冷的聲音從四麵八方傳來。

任逍遙止住了步伐。

風雪漸漸停熄了,無數的綠芽春色幾乎在一瞬間冒出。

任逍遙愣住了。

他實在是不知道自己是如何踏入這幻境之中!

“這可不是什麼幻境,是不同的空間罷了。”

任逍遙的麵前出現了一位白鬚飄飄的老者。

任逍遙緩過神來,眼前的便是...天仙道人!

“道人,還請見諒,小子貿然前往,擾了道人的修行。”

任逍遙抱拳低頭說道。

天仙道人不置可否的笑了。

清冷的笑聲在空曠的穀內徘徊。

久久不散。

“你來之意,我已知曉,你所求之事,我已明瞭。”

天仙道人緩緩的說道。

“隻是此事我不好過分參與。”

“但...庇護一方老夫能做到。”

天仙道人緩緩的說道。

“但,我也有一要求,你要為我辦好此事。”

“前輩,所謂何事!”

“你且把此錦囊中的物品送到指定的人手中。”

“至於先後順序,又是誰,錦囊會給你提示。”

天仙道人緩緩的說道。

“你去往後,巴蜀郡定能相安無事,魔族也好,妖族也罷,切莫擔心!”

天仙道人補充著說道。

任逍遙臉色變幻許久,看著手上的錦囊,點頭。

“某定不負前輩囑托。”

天仙道人滿意的點頭。

“此事了後,你有大機緣!”

任逍遙臉上閃過一絲喜悅。

“話已至此,多說無益!”

天仙道人揮揮手,任逍遙消失在了穀內。

天仙道人又恢複了往日的狀態。

“段道長,你要下棋,老身便配合你一番!”

天仙道人看著遠在天邊的青山。

又彷彿近在咫尺。

他看到了段久愁,看到了很多,但是涉及天機,不曾多言。

雲落穀又恢複了往常的姿態。

任逍遙一睜眼,便回到了原處。

那一葉輕舟之上,隻是其手中多了一個錦囊。

那舟中的李老早已不知行蹤。

任逍遙便駕著輕舟回到了岸邊。

李老已是昏迷。

任逍遙將錦囊藏好,便喚醒了李老。

李老搖晃著腦袋。

睜眼一看,是任逍遙。

“幫主!老身近來身體有恙,夢了周公。”

“李老切莫如此,我們還是早日回巴蜀郡吧,此事已成!”

任逍遙說道。

...

回到府內。

任逍遙如往常一般飯食過後回到了書房當中。

確認了一番周邊無人之後,任逍遙緩緩的打開了錦囊。

錦囊之中出現一個物品。

任逍遙不知是何物,但覺得其來曆非凡,不過也無二心。

隻見錦囊上寫著:京城,雲夢瑤!

雲姓?

莫非是那鎮府公後輩?

任逍遙臉上閃過一絲狐疑。

但既然是錦囊所示,即便是自己的仇人他也要送物上門。

這是任逍遙的道。

言而必信。

...

對於任逍遙這種一品高手而言,如其想潛入京城不被人發覺實屬輕鬆。

任逍遙想了想,便決定明日前往京城。

但近些日子幫內的事倒要托付給一個可信之人。

李老威望高,坐鎮中央,但行事之人選誰呢?

任逍遙忍不住有些頭疼。

狂鐵?武藝高強,但魯莽。

吳詢?智謀過人,但心小。

王文貴?八麵玲瓏,但不願過多得罪人。

荊棘?心狠手辣,但不壞。

西門憂愁?此人不錯!威望甚高,二品之境,天資卓越,為人冷清但非不近人意。

隻是執政之才倒要用吳詢。

刑罰之事要靠荊棘。

經商之宜還需王文貴。

槍桿子還得靠狂鐵。

任逍遙心中有了想法。

便召開了幫內大會。

任逍遙收拾一番,便動身離開了巴蜀郡。

西門憂愁望著任逍遙遠去的背影難免有些憂愁。

自己逍遙慣了,今日被幫助委與重任,屬實難受。

但畢竟任逍遙有所托,自己便要好好守護幫內。

西門憂愁的臉色變得冷酷。

他乃是一品境下第一人

江湖人稱雪劍仙。

年不過二十五。

但在座何人敢輕看西門憂愁。

當年一人一劍,殺得魔宗雞犬不寧,跨境將魔宗一品宗主魔無憂斬於巴蜀郡內。

名聲顯赫!

但關於西門憂愁的傳言,有好有壞。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